[ST][AOS][Spock/Kirk]World On Fire -5

5.
  Jim餓扁了。

  他起床後只喝了三杯淡得像洗臉水的Vulcan咖啡,接著就收到Spock大使的連絡,希望他能與Spock一起在傍晚的落成典禮開始前拜訪他。

  所以他就抓著飛行器的鑰匙拖著Spock衝出大門然後在飛行器前被抓著梳子向抓著無針注射器的McCoy逮個正著。

  然後現在,他們站在來自另一個時間線的Spock(現在已經改名為Selik)位於New Vulcan城市郊區的房子。

  但屋裡不是只有Selik在。

  「T'Pau。」

  Spock對坐在沙發上的年長女性比了個標準的ta'al禮,對方嚴謹的臉龐讓Jim認出了她就是Spock帶回來的六名Vulcan長老之一,而Sarek站在沙發後,與Spock大使並肩而立。

  Jim的第一個想法是Spock以後跟他老爸長得真他媽的像,第二個想法是他想要騷擾Spock大使的廚房的計畫似乎正式宣告泡湯,即使他臉皮再怎麼厚,也沒那勇氣當著人家老爸與長老的面大搖大擺地進人家家裡廚房搜刮一番。

  「用人類的話來說,很高興能見到你們,Spock、Kirk艦長。」銀色的髮絲整齊地盤起,掩蓋在黑色頭紗之下。T'Pau微微仰起了下顎算是致意,臉上的皺紋竟然紋絲不動。

  T'Pau看上去是個嚴肅到從身到心都是用岩石與檸檬構成的Vulcan人,但除了Spock,Jim還沒見過一個Vulcan人說出「用人類的話來說」這種句子。這讓Jim感到有些新奇,並且回應了個有點手指不協調的ta'al。

  見鬼的他以後來New Vulcan一定要跟McCoy要些醫療用膠水把手指黏起來!不過話說回來,好歹他只是有點僵硬,他們Enterprise首席醫官可是連無名指與小指都靠不起來。

  Selik注意到了Jim迅速收回手有些尷尬的模樣,唇邊露出了個若有似無的弧度。注意到年輕的自己不自覺地往Jim身邊靠,似乎對這件事感到有趣,忍不住悄悄地挑起了眉。

  「不好意思,我以為是Spo……Selik找我們有事?」清了清喉嚨,Jim收起尷尬,露出他練得十分熟練的艦長專用營業笑容,禮貌地作詢問。

  「你得到可以繼續稱呼他為Spock的允許,Kirk艦長。」T’Pau冷靜地說,雲淡風輕的口氣好像她只不過說了一句今天天氣真好的廢話,而Jim卻覺得他的眼珠要跳出去了。

  「T'Pau是大長老,移民到這裡時,他們需要確認每位Vulcan人的身分給與最恰當的安排,而Sarek是……我們的父親,Jim。」Selik順利把Jim從眼珠噴出或被口水嗆死的危機裡拯救出來,蒼老低沉的嗓音中帶著隱隱笑意,好像在與一名朋友笑鬧一樣隨意。

  Jim實在很難忍住不對Selik吐舌頭,但幸好在還有另外三個岩石檸檬臉環伺、同時並沒有與火辣美女一起躺在床上的情況下,他成功管住了自己的舌頭。

  「我想可以合理推測是T'Pau有事需要我與艦長到場,而Spock大使擔任了連繫人的工作。」Spock迅速得出結論,深褐色雙眼掃過沙發上的女長老與其後方的兩人,然後秉持著不知名的想法往旁邊站了一步,與Jim並肩站在了一起。

  他可以感覺到Jim因為他的接觸而僵硬了下,但隨即就放鬆了下來,比自己略低的微涼溫度透過布料傳來,像是海水拍打在身上一樣安撫著因為心靈上無時無刻的抽痛而焦躁不安的他。

  另一個自己似乎注意到了他的情況,Spock推斷。他看著那與自己相同的眼睛正盯著他們靠在一起的肩膀看,透著一些訝異又懷念的神色。

  「沒錯,有鑑於你身為星際艦隊成員的特殊性,討論過後我們一致同意這件事最好私下處理。」Sarek挺直著背脊回答,並在年輕的兒子詢問的眼光下壓低了聲音,「是關於連結的問題。」

  Spock理解了,而Jim茫然了,而他困惑的臉一定非常明顯,因為屋內另外四個Vulcan人(其中有兩人是半Vulcan人)都紛紛將視線轉向了他,最後是由Selik開口解釋——估計是身為大長老的T'Pau不會屈尊擔任解說員、Sarek懶得跟地球人解釋、旁邊年輕的Spock現在看上去有些彆扭地不想開口的緣故。

  「Vulcan人在七歲時就會由家長挑選好婚約者,進行精神上的初步連結,那份連結會隨著時間過去越加穩固,一直到雙方……結婚時進行精神上的全面連結、兩人合而唯一為止。」

  Jim發現Selik在解說事情時跟他旁邊的Spock一樣,習慣性用著像是在背誦教科書的語氣。但他意外地能察覺語句裡被對方顧左右而言他的部分,這非常人性化,而不得不說Jim覺得有趣極了。

  挑挑眉,Selik從那對閃著光芒的水藍中知道Jim機警地抓住句子裡被他掩飾的部分。但他也清楚Jim不打算細問,所以也就繼續裝作不知情地繼續說下去:「Mr. Spock也不例外,但是在2.3年前Vulcan星毀滅時,T'Pring——他的未婚妻並沒有成功生還。」

  死死咬住自己的臉頰肉,Jim在心底默默背誦圓周率,決定不要開口發出任何聲音。因為通常他在這種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會被McCoy用著悲天憫人的眼神狠瞪。

  事實上,扭過頭去看見一臉面無表情毫無哀傷之意的年輕版Spock,讓Jim自己也不確定節哀順變是不是個好句子。畢竟、天啊,他可是親身經歷過Spock究竟可以多哀傷。

  「這造成了一些問題。」顯然終於到了讓專業人士登場的時候,T'Pau揚起頭注視雙手習慣性背在身後的Spock,但女長老顯然是在為Jim作解釋,「Spock與T'Pring兩人之間的連結沒有經過正確的儀式解除,而是截斷——你可以把這假想為一條麻繩遭逢暴力扯斷,Kirk艦長。我相信這給Spock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衝擊,甚至是塌陷。」解說至此,T'Pau將話題轉向Spock:「你是否感覺到疼痛?」

  「是的,我——」

  「你會?」難以置信地瞪著旁邊的半Vulcan人,Jim感到耳中一陣血液沖湧嗡嗡耳鳴,「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天殺的我賭你也沒告訴Bones!見鬼、Spock!你應該要告訴我!還有塌陷是什麼意思、你會精神崩潰嗎!」

  Jim原本被首席醫官強行梳理整齊的金髮又蓬亂了起來,引誘著Spock的指尖。但Spock的注意在此時更被那對因憤怒而閃爍的湛藍吸引,他發現Jim就像顆小行星一樣,而Spock飄浮在引力區中,無時無刻都在被那無可抵抗的吸引力拖得更近。

  「這是我的私人問題,我認為……」

  「鬼扯。你那天殺的了不起的Vulcan腦袋正因為連結斷掉裂成兩半而你竟然膽敢不讓我知道!我是你朋友,Spock!」Jim咆哮了起來,伸出手指狠狠地戳在Spock的胸膛上,「不要就因為我跟Bones都在賭你待在塞滿神經病的Enterprise上五年會不會成為四大象限裡第一個Vulcan瘋子(nut)你就當真努力達成我們的期望!」

  「我的疼痛是精神與心靈上的,實體的頭腦並不會因此裂開,艦長。」Spock沒有躲避Jim盛怒的手指,Vulcan人的身體很強壯,那力道根本不會感覺到疼痛,他反而有些擔心Jim的手指會用力過度而受傷,「而且Vulcan並沒有核果,New Vulcan的氣候與地質也不適合核果生長,同時我相信我的個體DNA序列也不會因為在Enterprise上服役而改變。」

  Jim的指尖停在Spock堅硬如大理石的溫熱胸膛上(不,他拒絕承認他的手指好像拐到了),天藍雙眼中彷彿運轉著電磁風暴,隨時都會狂亂地破壞掉這間屋子。

  沒有人說話。

  Spock的見鬼邏輯總是有辦法在這種時候讓Jim又氣又無奈到想爆笑。看在上帝的份上,或許他真的是神經病吧,這種嚴肅的時候居然想捧腹大笑,難怪McCoy總是會一臉「你腦袋壞掉了,Jim,是真的壞了」的表情看他。

  眼睛轉了轉,Jim認為他還是應該要擺出艦長的架子發一頓脾氣,讓Spock得到教訓,不然他以後遇到類似的事鐵定又會什麼也不說。

  「Spock。」Jim開口,但他的頭是轉向那個站在Sarek旁邊的Selik,「請告訴我廚房在哪,我有些……口渴。」

  事實上他是肚子餓,而在怒火狂燒又退下後他發現自己更餓了。

  Jim在Selik的指示下板著臉扭頭離開客廳,並在操作水壺時故意發出憤怒的兵乓響。

  感受到舒服的溫涼體溫從自己的皮膚表面逐漸散去,Spock有些不適地蹙起眉頭,那被精神壁障壓抑著的疼痛再度浮動了起來。

  「Spock。」

  T'Pau呼喚道,但Spock發現自己實在很難集中注意。

  他的思緒全都跟著Jim留在了廚房那邊。Vulcan人絕佳的聽力可以清楚分辨Jim在裡面發出的各種噪音,他敏銳地注意到Jim打開了食物儲藏箱。他知道Jim肚子餓,因為他在接待所時來不及阻止其他人把食物吃光,而顯然Jim現在正想方設法自己填飽肚子。

  Spock忍不住擔憂Jim在操作Vulcan廚具與辨別Vulcan食材上是否會遇上困難,畢竟Jim從來沒有接觸過Vulcan文化,固然他的異星文化課程雖然成績優異,但該課程對於外星文化比較針對表面性,這種生活性的介紹完全不存在。

  更何況Spock發現自己也不知道Jim的廚藝究竟如何,在接待所他觀察到Sulu只能做簡單的大眾食物,Chekov意外地可以發揮創意煮出創新料理但成功機率僅有50%,而McCoy只要待在火爐前就可以把他手上所有食材弄焦(事實上這就是他們會把接待所的食物儲藏給吃空的主因),這讓Spock決定以後絕不會給予醫生任何料理工作。

  「Spock,集中。」發現到Spock精神的不穩,T'Pau終於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到Spock面前。

  「你感覺到疼痛?」

  「與焦躁,無時無刻。」Spock咬牙回答,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拉回來。

  「正常,原本存在的精神連結斷了,加上Vulcan殞落時所有族人的意識重疊共鳴造成的衝擊會讓精神壁障無從抵抗。」T'Pau伸出手,「跪下。」

  Spock遵從了命令,T'Pau將手指放在融合點上,進入Spock的意識幫助他恢復平靜並梳理他斷裂散亂的精神。

  但他們都知道這只是暫時的,想要讓斷裂的精神徹底穩固下來並恢復的方法只有兩個:接受Vulcan治療師的幫助,或是另外建立連結,用另一個連結平撫斷裂造成的傷害。

  Spock身為Enterprise大副,他們剛接下了五年任務,接下來至少有整整五年不會再靠近New Vulcan,在無法與精神導師接觸的情況下Spock不可能利用第一種方式做治療。

  「狀況不好。」退出Spock的精神意識,T’Pau看著不知何時挪到了Spock後方的Sarek回答,微微瞇起眼,「但也令人驚訝。」

  「什麼意思?」

  所有人轉過頭,看見Jim站在連接客廳的門廊上,手裡端著一個湯碗。發現自己沒有禮貌地打斷了對話,同時所有人都在用那個著名的檸檬臉望著他讓Jim感覺自己背上有菜蟲在爬,困窘地紅了臉乾笑著:「抱歉。」

  Spock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他倏地站起身,向T’Pau點頭示意後便邁步走到Jim面前,瞥了眼對方手裡的碗,他可以分辨出那應該是一碗Plomeek湯,「艦長,我想我可以假設你在廚房並沒有遭遇到困難。」

  「嗄?拜託,你以為我在出發前被Komack那狗娘養的關進辦公室裡狂讀Vulcan生活文化是為了什麼。」Jim翻了個白眼,然後又低聲碎碎念了起來,「還有Frank那混帳也從不在乎我跟Sam三餐到底怎麼解決,把湯加熱不會讓我少根手指,Spock。你真該看看Bones在廚房的表現,那才叫做真正的精彩絕倫,幸運的話還可以有一場煙火表演。」

  想起今早如果不是Uhura反應快,整個廚房可能會陷入火海的窘境,Spock感覺自己嘴角有些鬆動,但還是認真地回覆了對話:「我於今晨已有深刻的體會。」

  Jim看上去快昏倒了,蔬菜湯從嘴角滴下來,「Mr. Spock,告訴我究竟是哪個沒腦袋的傢伙讓Bones靠近廚房的,我要把他這次的季度評價評為劣等!」

  咬著湯匙煩躁地碎碎念道,Jim踱步走到沙發旁,當他重新仰起臉時已經換上了禮貌的笑容。當然,如果手上沒有那碗湯的話看起來會更顯得體。

  T'Pau的視線在Jim身上逗留了一會兒,但Jim的笑容仍然不為所動,反倒是跟在Jim後面回到T’Pau身邊的Spock看上去有些浮躁,向來明亮清晰的深褐雙眼因為心情欠佳而彷彿蒙上一層灰。

  「Spock精神意識上受到的損傷與我們其他Vulcan人民受到的傷害差不多,我會安排精神導師在你們停留的這幾天給予治療。」T’Pau終於不再繼續盯著Jim,她的手再次輕輕撫過Spock的側臉,「而令人驚訝的是,在連結斷裂後的2.3年內你都不曾由治療師給予治療,但精神上的傷害也並未加重。」

  「3萬民倖存下來與你年紀相當、狀況也相同的族人在Vulcan毀滅後一個月,有63%的人在壁障完好的情況下仍感覺到頭痛欲裂,檢查後確認他們精神意識受到的傷害正逐漸擴大,有45%的人甚至自主進入了自我療癒的休眠狀態。」T'Pau對著Spock說道。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的視線不甚明顯地往Jim Kirk的方向看了眼,「推測是你人類血統那部分產生的情感多樣性支撐了理性精神塌陷的部分,但基於你的心靈感應測試是頂尖的前5%,這個理論的正確性也待商榷。」

  「我明白你們超愛解謎遊戲或許還最愛密室殺人,但能否把焦點放在怎麼防止Spock精神崩潰?」揮了揮手裡的湯匙試圖得到所有人的關注,Jim對Vulcan人看到問題就像是猛追上去想用盡所有邏輯去解答得這一面感到既可愛又無奈。

  「艦長,我沒有要精神崩潰。」挑起眉,Spock一本正經地回應,「T'Pau所說的損傷並沒有傷及我的感應能力——」

  「Yeah,Right,去跟你那痛到要塌陷的精神世界講吧。」擠擠眼,Jim還是忍不住對年輕的Spock拌了個鬼臉。

  Spock終於閉上了他該死地愛辯論的嘴(去他媽的Vulcan人,Jim終於理解Pike當時把Spock趕出辦公室的原因,顯然是為了避免自己背負起一條持相位槍射殺星際艦隊中校的罪名),Jim得意地看著對方緊緊抿起的唇,他知道Spock腦子裡估計還有一籮筐的辯論點想說,但Jim剛剛那句話已經準確地踩在了他的停止器上。

  重新換上禮貌性的笑容,Jim點頭示意T'Pau繼續解說。而這次T'Pau在Jim與Spock之間游移的視線完全不加掩飾了,但那眼神中沒有任何不滿,看上去只是單純在觀察某些事情,不過這種被科學儀器掃描一樣的視線反而讓Jim更加不自在。

  McCoy曾經說過,Jim是個100%天殺的觸覺型動物,他一天不跟人家摟摟抱抱就渾身不舒服、手上不把玩個什麼東西就好像殘廢了一樣。說穿了就是手賤,McCoy只祈禱某一天他們在Romulan或Klingon中立區時他的手指不會在指揮椅上亂摸然後不小心按到開火指令。

  Jim喜歡碰觸,碰觸可以傳達情緒,甚至比語言還更容易溝通,並且更誠實。

  事實上,就算是視線中的情緒Jim也很歡迎,像是Uhura可以用一個眼神讓Jim覺得自己是智障、或是Chekov對他崇拜的眼神讓他覺得好像要飛起來一樣。這很有趣,他可以輕鬆地辨別每一道視線的含意並作出反應,而T’Pau那不帶任何感覺的視線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在X光下一絲不掛地暴露出所有,引發他腦中自我防護的警鈴大響。

  Jim在內心小聲咒罵。如果McCoy在場早就會注意到他的異樣而幫他轉移話題(無論他該死的會出做什麼舉動),將他從T'Pau的視線裡拯救出來。可是顯然當他只與一群不會看人臉色的Vulcan人在一起時,就只有悲劇的份。

  雖然他很想在女長老探究的目光裡奪門而出,但這個非常人類並且丟盡星際艦隊顏面的舉動會讓他之後進入生不如死的高層說教地獄。比起眼前的磨難,他還比較害怕那坐一排拼命動嘴皮的上將——至少眼前的Vulcan人都有腦子。

  就在此時,一個溫暖的東西擦過了他的手臂。

  Jim低下目光發現Spock站得離自己非常近,他們兩人就這樣在偌大的客廳裡緊靠在一起好像四周毫無駐足之地。

  Vulcan人的體溫非常高,即使隔著一層袍子Jim還是可以感覺到屬於Spock的溫暖透過他們相疊的手臂傳來。雖然不明白Spock會如此貼近自己的原因,但Jim還是從碰觸中感覺到了支持,讓他緊繃的精神放鬆了些。

  「無論如何,你急需與他人建立連結,Spock。」T'Pau終於收回了流連在Jim身上的視線,繼續向Spock說明,「利用此種穩定連結獲得支撐與幫助,來平撫你的損傷。」

  眨了下眼,Spock陷入了沉默,Jim忍不住撞了他一下:「幹嘛悶悶不樂,身為女友就是要為男友滔湯赴火在所不惜,Uhura不會拒絕的。」眨眨眼,Jim似乎終於想起了一件他應該在三十分鐘前就該問的事,但他對於那精神崩塌什麼鬼的太過震怒就忘了,現在正好讓他抓緊機會捉弄一下那個死板的大概連情書都要親手寫的大副,「這麼說回來,你明明有未婚妻了還跟Uhura交往啊,你這狡猾的傢伙(You sly dog)。」

  客廳再次陷入沉默,Jim突然有些尷尬。仔細想想現在最有資格揪著Spock的平瀏海對他發出質問的人只有Uhura,他沒事湊一腳根本是多管閒事,而且他明明知道Spock非常注重隱私,他竟然還當著Spock的父親跟大長老的面前把他的私生活給爆料出來!

  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好事的Jim只希望Spock不會把他掐死在客廳。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當Jim可憐兮兮地眨著藍色眼睛希望能博得些許好感讓自己不用死的那麼難看地望向Spock時,Spock也正看著他,遺傳自母親的深褐色雙眼透著些許困惑與關心。從沒看過Spock流露出這麼明顯的人類情感,讓Jim的心臟忍不住頓了拍。

  「在我與Uhura中尉進入戀愛關係前,我即已向她清楚說明我們Vulcan特殊的民族性。」

  Spock嘴角的線條鬆了開來,Jim覺得不是因為他們靠得太近導致他眼睛焦距沒有對準而看錯,就是他對剛剛那碗湯裡的食材過敏讓他產生幻覺——他好像看到Spock在微笑?

  「而即使我與人類種族不同,但也不是犬類。至於艦長所說的『滔湯赴火在所不惜』是建立在我與Uhura中尉仍維持著男女關係的情況下方可成立,而事實上,我與Uhura中尉的關係在5.3個月前就結束了。」

  「……你說什麼?」眨眨眼,Jim瞪向把事情說得雲淡風輕、彷彿只是在說一加一等於二之類的廢話的Spock。

  微偏了下頭,Spock清清喉嚨再次說道,「我與Uhura中尉在5.3個月前結束了戀愛關係,」頓了下,他補充解釋:「以人類的說法,『我被甩了,然後就說再見了』。」

  Jim手上的湯匙終於抵抗不了地心引力掉到地板上。

  「我想我們可以將問題放在我兒的連結人選上。」Sarek蹙著眉打斷了Jim又要出口的話,他平靜無波的雙眼看了Enterprise艦長一眼,又轉向了T'Pau,「請繼續。」

  「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誤,Spock與交往的女性結束了戀愛關係,因此你現在並無連結人選。」T'Pau停頓了下,看見Spock點頭後才繼續說:「我們之前已經私下為你檢閱過與你年紀相當,並且同為失去另一半婚約者的女性。但這位從另一條時間線來的Spock,給予我們一個出人意表的建議。」

  T'Pau的X光視線又啟動了,Jim甚至可以聽到嗶嗶嗶的聲音。頭皮一陣發麻,更可怕的是Sarek與Selik也以類似的眼神看著他,雖然Sarek看上去更像挫敗而Selik則是喜悅,但這完全沒有安慰他多少。

  德高望重的女長老換了口氣,好像這是件很了不起的大事,「他向我們提議James Kirk艦長。」


    ※



  Jim覺得整個宇宙絕對沒有比現在這一刻更荒謬的事。

  首先,因為一顆星星爆炸了,所以未來的Spock回到過去創造出了另一條時間線。接著Vulcan崩塌成一個黑洞,Spock失去了他母親還有一個他從沒提過的未婚妻。

  一年後他們遇上了一個300歲的超級戰士還有其他72個小伙伴,Enterprise被毀得破破爛爛差點在宇宙裡墜機(他媽的無重力宇宙,他們就這麼剛好卡在地球重力區裡)。

  整件事裡唯一值得安慰的是Klingon被一個骨董戰士給徒手滅了一整組小隊,Jim覺得Klingon沒有對Khan發出四大象限的通緝令應該是他們自己都覺得丟臉。

  最後精彩的來了,他被輻射給從裡到外烤得香酥脆爛,之後又因為那有300年歷史的超級血清活了過來。又一個一年後他以星際艦隊代表的身分出席了New Vulcan的新科學院落成典禮。

  然後他現在站在Vulcan大長老兼尖耳朵邱比特的面前,用著「妳的Vulcan腦袋是掉到哪去被狗叼走了嗎」的眼神瞪著她。

  「不好意思,為什麼我覺得好像聽見了自己的名字?」眼睛眨了又眨,Jim困惑萬分地詢問。

  「我的確是講了你的名字,Kirk艦長」T’Pau一點後路也沒留給Jim:「很抱歉,如果我的通用語發音不標準,請指正。」

  「這是很萬全的方法,老朋友。」Selik溫和地看著還處於震驚狀態、腦子像是剛經歷一場宇宙大爆炸一樣的Jim,好心地詳加解釋:「雖說人類的精神領域向來並不寬廣,但你精神領域的開發程度以人類的標準來說遠高於標準值、甚至可以說是有著極高的開發性。雖然我只有幸與你有過短暫的心靈融合,但依照我當時所感受到的、以及我的時間線的James Kirk展現出的心靈領域來判斷,與他本質相同的你完全可以承受住一個Vulcan的心靈連結。」

  心靈的感應與融合是一回事,但連結卻又是完全不同的事。

  當兩人的精神心靈完全連結在一起,他們將分享同一個思想、甚至是同一個靈魂。無時無刻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即使分隔兩地精神上也能作交流。

  他們是兩個個體,卻也是一體。連結可以讓能力雙份加強、擁有更強大的精神防護與感應能力,卻也顯得比一個人時更加脆弱,其中一方死亡必會引響到另一方。

  連結是親密、完美、悲傷、致命的,對Vulcan來說卻又跟空氣與水一樣不可或缺。

  「不好意思,請讓我搞清楚。你們,要我,」Jim抽著嘴角,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後又指向旁邊的Spock,「當我大副的……婚、婚約者?」講到關鍵字時他差點把自己的舌頭咬斷。

  T'Pau再次揚起下顎,這位女長老明明比Jim矮上許多,但當她擺出這個姿態時總會讓Jim忍不住瑟縮一下。

  「鑒於你們在未來並不會發展出婚姻關係,『婚約者』這個詞明顯不適用於此種連結關係中。」T'Pau看著金髮藍眼的人類,「心靈連結意味著將自己的心靈、思想與靈魂與對方分享,對Vulcan人來說是即為私密並親暱的行為,因此邏輯上僅僅適用於婚約者。」

  「但如你所見,許多Vulcan青年甚至年長之人皆因失去連結伴侶而出現精神損傷,為了治療此種現象,我們正盡力為失去另一半的族人與其親人好友加強親屬連結。」Sarek沉聲解釋,雖然他依舊站得直挺、表情嚴肅,但Jim還是可以看出他的疲態,看上去他們議會似乎為了處理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精神創傷已經心力憔悴,「邏輯上我們也本應如此,但另一時間線上的Spock認為由於你們之後會深入太空遠離New Vulcan,雖然對精神連結來說距離不是問題,但對受傷的心靈來說理當是與連結者越近越好,因此而否定了這項提議。」

  然後就把主意打在我身上了?Jim強忍下翻白眼的舉動,深深嘆了口氣。

  沒錯,一切都很合理也符合邏輯。

  Jim該死地需要Spock擔任他的大副,因此他不可能把Spock丟在New Vulcan跟著什麼Vulcan心理醫生做治療,絕不。

  而顯然遠距離療法就跟遠距離戀愛一樣不可靠,這一點Jim完全可以體會。在Winona與Frank之間距離了幾百萬光年的糟糕婚姻之後,他早就明白當別人說「請在這裡等我回來時」就要首先用盡全力甩了對方。

  那麼可以與Spock近距離手牽手心連心的人選似乎就只剩下他,Jim Kirk本人。雖然他覺得McCoy也可以,再怎麼說,Jim、McCoy與Spock簡直是Enterprise上的鐵三角,沒有人會懷疑這點。

  Spock替補了Jim長年在酒精裡泡成標本的理性與邏輯,而McCoy則是成為Jim快要忘光光的良心與煞車,當Jim待在這兩個人身邊時,他感覺自己完整了(而且看著Spock與Bones像是他腦裡的天使與惡魔不停吵架時真的挺有趣的)。重要的是,McCoy與Spock對彼此都有許多不滿的地方,但卻有更多欣賞的地方。

  不過依照他們光是用嘴談話都可以演變成拼了命地克制自己不要掐死對方或把毒藥一針送進對方脖子裡的情況,Jim推測他們心靈連在一起、把對彼此的想法一絲不掩地暴露後,他恐怕就必須要面臨自己變回「混帳Kirk」或「瘋子Kirk」的可能,更麻煩的是他還必須在第二天尋找新的首席醫官與大副。

  可是正如T'Pau所說的,連結會讓他們的思想與心靈連在一起。James T. Kirk將會完完全全毫無遮掩地暴露在Spock眼裡,他的一切,過去、現在與未來,那些屬於他或者他原本想徹底拋棄的部分。

  所有。

  「——不。」

  Jim不知道自己怎麼還有辦法在恐慌之中發出聲音,雖然他發出的也僅僅是有如氣音一般的聲響,不過這仍逃不過Vulcan人敏銳的聽覺。

  T'Pau挑起了眉,「您拒絕嗎?Kirk艦長。」

  「不。」Jim又說了一次,但讓人搞不懂他是在否定T'Pau的疑問或是重複強調自己的選擇。

  Spock看著艦長佇立於原地微微搖晃著,就像他好不容易在McCoy的首肯下終於能從病床上挪下來站在地板上時抖著雙腳渾身晃個不停,彷彿隨時都會倒下那般脆弱。

  他可以感覺到Jim強烈的不安,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感受到的。為了抑制心靈上的疼痛他築起了比往常還要厚的壁障、甚至可以說是堡壘,如果不是用手指去處碰他現在恐怕不會感應到任何事,而Jim的情緒彷彿就飄散在空氣中,隨著他每一次呼吸進到他體內,盤據在他心靈最深層。

  Spock仰起頭,他的視線從蹙起眉的T’Pau移到挑高雙眉並且顯露著明顯不滿的父親臉上,最後挪到了那專注逆凝視著他的艦長的年長的自己上,心裡猛地升起一股毫無道理卻無法忽視的不滿。

  「請容我再詢問一次,您的意思是您拒絕與我兒建立連結嗎?Kirk艦長。」Sarek緊繃著嘴邊的線條,高高挑起的雙眉幾乎要飛進他的瀏海之下,「就在Spock為你們星際艦隊服務時,你要拒絕提供幫助?」

  Jim的臉色倏地刷白了,天藍色的雙眼中卻充斥著閃亮的怒火,好像他被深深冒犯了一樣。

  Spock曾經看過Jim如此憤怒的模樣,就在他面對Khan時。

  那時的Jim看上去就跟現在一樣,宛如一團燃燒著的金色火焰,靈活激烈地耀動著的火星點綴在湛藍眼瞳中,而Spock幾乎就要溺死在那池水藍之中,又彷彿要被烈焰燒成灰燼。

  「我並沒有要拒絕提供幫助,」Jim沉著聲音說道,冷靜地宛如暴風雨前的寧靜,「我只是認為讓我與Spock連結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Sarek張開嘴還想說些什麼,但就在這時後Jim的通訊儀吵雜地響了起來,而且並不是普通的啾啾聲,而是聽上去就非常緊急的鈴聲,Jim聽到這鈴聲時露出了不知是解脫還是痛苦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必須接一下,不然我的首席醫官大概會把我全身骨頭拆了然後還會怪我害他犯下叛國罪。」拿出通訊儀,Jim接起了通訊總算是讓那激烈的鈴聲停止了,但下一秒卻又傳來了更憤怒的咆哮。

  「Jim你這臭小子是又去哪裡鬼混了?再不回來著裝我保證你會在落成典禮上大遲到!」Leonard McCoy的怒吼盤據了整個客廳,並且持續不懈地喋喋不休:「別告訴我你大白天的就窩在娛樂街區的酒吧霸占了所有酒精!該死的這群腦袋硬得跟岩石一樣的Vulcan人到底為什麼覺得酒吧在一大早就開始營業是個好主意?這根本是在讓所有人以曲速8的速度引發酒精中毒!還是這其實就是Vulcan征服宇宙的陰謀論——」

  「Bones!」看到Sarek的嘴角已經開始抽搐,Jim連忙出聲打斷了好友罵罵咧咧毫不客氣的批評,他知道McCoy沒有任何惡意甚至是在開玩笑,畢竟不可能真有人可以用啤酒征服宇宙,但Jim認為沒有人會喜歡自己被這樣大聲批評與推測,「我這就回去!」

  連忙掛斷了通訊,Jim尷尬地清了清喉嚨:「不好意思,職責在身。」

  依舊高傲地昂著頭,但看上去完全沒生氣(事實上Jim根本無法從她面無表情的臉上讀初任何情緒)的T'Pau點了點頭,「那麼,關於Spock的連結問題,我認為明天Vulcan時間早晨十時再繼續進行討論是合理的。」

  Jim煩躁地點了點頭,顯然他似乎更情願讓這個討論永遠不要進行下去。

  沒有去注意Spock是不是跟在自己身後,Jim快步走出客廳,卻在大門前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著陪同他們來到門邊的屋主。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Selik眨了眨與年輕的自己一模一樣的深褐色雙眼,「什麼都可以,我的朋友。」

  吞了吞口水,Jim強迫自己的聲音不要因為乾澀的喉嚨而沙啞:「你會提議我成為連結人選,是因為你那條時間線的James Kirk嗎?」

  年長的Spock露出了微笑,非常不明顯的笑,但他嘴邊皺紋揚起的弧度讓Jim非常確定他真的在微笑。這讓他幾乎看呆了,畢竟他從沒想過Spock是可以微笑的。

  深褐色的人類雙眼眨了眨:「我會選擇你是因為你是Jim,而我們曾經是也會是永遠的朋友。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我想地球也有一句俗話適用於此種關係上:『為了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惜(put my ass on the line)』。而你,Jim,我的好朋友,我知道你向來如此。」

  Jim知道Spock大使是對的,不管是哪條時間線的Spock,都永遠是對的——Jim Kirk真的可以為了朋友就算挪動屁股從邊緣掉下去也會尖叫地心甘情願。



-TBC


|後記|

一直忙著弄排版忘記更新啦!!!!!!
預購持續中!!!!
感謝大家支持!!!!!天冷了大家注意保暖喔!!!!!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