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OS][Spock/Kirk]World On Fire -6

6.
  落成典禮的開幕非常順利,紅地毯光采動人,雖然Jim不懂這個星球的色彩就已經夠紅了為什麼還非得要用紅色地毯。

  在Jim與他的艦橋船員們走過那長得驚人的紅地毯時, Scotty隨口說出了他昨晚在酒吧聽見的八卦。據說本來Vulcan科學院是沒打算把典禮舉辦得這麼高調,但來觀禮的星球代表實在出乎預料得多,結果整個活動就變成好像地球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一樣盛大。

  「事實上,聽說大部分的人不是來觀禮,是來看『Enterprise的艦長』,Sir。」壓低聲音,Scotty純正的蘇格蘭口音從Jim耳中的塞入式耳機傳來。

  為了安全起見,輪機長回到了Enterprise,並作為代理指揮利用掃描儀監控整個典禮會場。他本人是沒什麼意見,比起人山人海的宴會,Scotty更願意與他心愛的銀色女士共度美好夜晚。

  「見鬼,我還真不知道我的魅力已經延燒過整個聯邦了。」Jim吃吃笑了出來,對著他的船員們擠了擠眼。

  對此,McCoy毫不客氣地露出了個嘔吐的表情。

  「我認為其他聯邦星球的代表應該不是因為艦長的外表因素而來。」Spock一本正經地回應,敏銳地注意到四周的異星人們自從他們下飛行器後就釘在他們身上的視線,忍不住蹙起了眉,「這兩年來,被聯邦各星球所知的兩件大事Enterprise都參與其中,並在事件中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我認為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他們就不能去禮品店買個Enterprise的模型好好欣賞就好嗎?」翻了翻白眼,Jim伸手脫下了軍禮帽,但手指剛碰到頭髮就被一旁的醫官一手拍開並得到了個足以殺死人的狠瞪,讓他只能心虛地把帽子重新戴上,「說真的,到底有多少星球知道我們Enterprise是地球代表?」

  「差不多全部。」Uhura抽了抽嘴角,「Komack上將以復興New Vulcan與結合聯邦的名義做足了宣傳。要形容的話,大概就像他給四大象限開了個全宇宙廣播。」

  「就沒人有那腦子去阻止他嗎?」抽了抽嘴角,話雖這麼說,Jim還是在一對綠皮膚的Orion美女對他拋媚眼時露出了完美的營業笑容。

  而Uhura的回應是躲在Chekov身後扮了一個鬼臉。

  「好吧,好吧,我早該想到往上爬的代價就是掉腦子。」嘀咕了幾句,Jim打開了通訊儀,「Kirk呼叫Enterprise,Hendorff上尉。」

  「這裡是Hendorff,艦長。」

  「嗨,Cupcake。」對著通訊儀咧開了笑臉,Jim完全可以想像安全士官長一臉沉痛胃痛交雜的表情,「帶著你的分隊,然後再另外挑兩個小隊,脫掉你們那幾乎可以跟New Vulcan融為一體的保護色紅衣,穿上你們最正式的衣服傳送到典禮會場來,在周圍進行巡邏。我會一直把通訊儀開著,有任何異狀就立刻通知我。」藍色的眼珠轉了轉,Jim補了一句,「表現自然一點,最好是像老土觀光客一樣,不要讓人發現你們是Enterprise的船員。」

  「長官?」

  「是是,我當然之後會給你們時間去禮品店買Vulcan紀念品,但在那之前麻煩好好執行我的命令,不然就沒收你們零用錢。明白嗎?Mr. Hendorff。」Jim無視了一旁McCoy看不下去的臉,繼續笑嘻嘻地下著命令。

  「遵命,艦長。」Hendorff聽上去正在極力忍耐不要用相位槍掃射通訊儀。

  「很好,Kirk out。」

  看著Jim把通訊儀收起來,Sulu隨即往他身邊靠了些:「你覺得會出事嗎,艦長?」

  雖然他可以從Jim玩鬧般的命令聽出來情況尚未發展到非常嚴重的事態,但既然下了命令就代表還是有警戒的必要。

  「這個嘛,以前就一直有人很不爽Vulcan跟地球是BFF(Best Friend Forever),Vulcan星毀滅後Vulcan人更是跟地球展開了緊密的重建合作,小道消息就有聽說Klingon非常羨慕忌妒。」其實他本來就打算讓Enterprise從上方軌道對地表進行掃描監視,但因為參加人數增多,光是用掃描實在很難看出有什麼不對勁,他只得把安全官給放到地表來執勤,「現在,重建後的Vulcan還非常脆弱,非常容易變成攻擊目標。」Jim聳聳肩,繼續壓低聲音,到了最後幾乎成了自言自語的咕噥,但還是準確無誤地傳進四周圍繞著他的船員耳裡。

  在抵達科學院大門口時,Jim看了眼與自己一同出席典禮的朋友們,視線最後停在離開Selik的家後便不發一語的大副。事實上,Spock連他們以幾乎可以衝破牆壁的時速將飛行器開進接待所的車道都一聲不吭,甚至在McCoy從屋裡衝出來抓著兩套軍禮服一邊大聲咆哮一邊把那堆布料甩到他們臉上去時也毫無反應,這讓Jim不禁眨了眨眼。

  其實他對於Spock難得不在狀況內的模樣有些意外但也並不是多吃驚,Jim覺得自己應該要就拒絕與Spock連結這件事跟對方談談,但他又有些害怕去面對這件事。

  合而為一的思想,合而為一的心靈,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

  吸了口氣再深深吐出,Jim覺得他自己好像也要精神崩塌了,一年來一直時不時纏著他的惡夢湧了上來在腦海中盤旋不去,讓他有些煩躁的按了按太陽穴,只能努力接續剛剛的話提來轉移注意。

  「總之,你們自己罩子放亮一點。」

  「Aye aye,Captain。」

  落成典禮的演講也非常順利。雖然Jim在科學院長上台演講時偷偷打了個哈欠被McCoy抓包然後狠狠拍了下後腦勺,之後依照流程上台發表了小小一段他準備了整整七天聽者皆說是非常激勵人心的演說——其實他也不太清楚究竟有沒有人被打動,畢竟底下的Vulcan人民全都是永遠的一號表情,他彷彿在對一群復活節島石像做演講,這實在讓人感到極為挫折。

  典禮後的宴會開放給一般民眾參加,通常只要有酒精就可以讓Jim玩到瘋狂,但此刻他端著酒杯只希望一切快點結束。

  身為聯邦的一員,Vulcan從來沒有出入境限制,只是Vulcan保守的民族性以及一大片紅色乾燥的大地讓其他星球的人民本來就很少來觀光或度假。

  可為了復興Vulcan,許多聯邦星球都伸出了援手,因此本來邀請的外交官人數就不少,現在又加上Enterprise的聲望讓其他星球來訪的一般民眾增多了三倍,讓會場的戒備困難重重。

  「你太緊張了。」

  McCoy抓著一杯紫藍色並冒著泡泡的雞尾酒走到Jim身邊,看著他過去那派對高手的模樣消失無蹤,反而站在柱子邊有如驚弓之鳥,皺起眉哼了聲,「你現在根本不是在擔心攻擊吧?」

  藍色的眼睛心虛地眨了眨,Jim不太自在地清了清喉嚨:「不懂你的意思。」

  「是啊,你最好是。」翻了個白眼,McCoy的雙眼宛如三錄儀般迅速上下掃瞄著自己的好友,似乎打算把對方體內那股不對勁整個掃描出來,「嗯哼。」

  「什、什麼?」Jim有時候真是恨死自己好友的南方口音了,特殊的音調加上渾厚的嗓音簡直是女性殺手的完美武器,但這招施展在Jim身上時他只有種自己被固定在手術台上等著對方手中的手術刀落下的感覺——某種意義上這同樣也可以稱為待宰的羔羊。

  「是那尖耳混蛋吧。」

  Jim很慶幸自己僅僅是握著酒杯而不是正在喝酒,不然他大概會不小心把酒液一口噴出來,「什麼、跟Spock才沒關係!」

  McCoy的視線落到了Jim發紅的耳殼,滿臉不信地又嗯哼了聲,「當然所有事都跟Spock有關。其他人沒看出來不代表我沒有眼睛,你們兩個從你所謂的『Vulcan朋友』的家回來時,看上去就像一對在鬧彆扭的16歲青春小愛鳥。」

  「BONES!」

  「別太激動了,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嗆死。」聳聳肩,醫官的聲音聽起來與其說是關心不如說根本就是幸災樂禍。

  雙眼慌亂地看著氣定神閒的朋友,Jim的視線迅速掃過那個在另一邊與自己父親及長老們站在一起的Vulcan大副,煩躁地把軍禮帽拿下,原本打算揉自己頭髮的手因為McCoy的眼神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轉而捏上原本僵挺的帽子蹂躪著。

  「……有這麼明顯嗎?」

  McCoy跟著Jim的視線轉向那些臉部表情全都一模一樣的長老身上,最後對著那穿著與自己相同軍禮服的身影狠狠瞪了眼,最後才又轉回來看向陷入漩渦一樣的艦長身上。

  他看過很多種樣子的Jim Kirk,這是當然的,畢竟他們在星艦學院裡同寢了三年。

  身為醫生McCoy以自己細微的觀察能力為傲,用一杯酒與一根菸他就可以在一個晚上摸透一個男人的行徑,而Jim一直到現在對McCoy來說都還是個出人意料、不可思議的人。

  他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那天在穿梭機上坐在他旁邊接過酒瓶,依據那些鼻青臉腫推測五至七小時前剛經歷過一場激烈鬥毆的青年,竟然是有名的Geroge Kirk的兒子。

  一直到那天下穿梭機、有個星際艦隊的上尉拿著PADD核對每個入校人員的身分資料時他才對「Kirk」這個姓氏帶給他的熟悉感恍然大悟。顯然其他搭乘同一班穿梭機的成員也都沒想到,每個人瞪著Jim看的表情就像他突然長出了兩個頭。

  那一瞬間McCoy有點想笑,可原本一路上一直與他嘻嘻哈哈的Jim卻反而收起了笑,緊繃著下顎用著彷彿在評估敵人一樣的眼神對每個看向自己的視線一一怒視回去。

  星艦史這門課上使用的教科書有整整一個章節專門介紹Kelvin與那有名的(引用書上的敘述)僅僅擔任了12分鐘的艦長卻拯救了800條人命的大英雄。McCoy每次讀到這一章都想吐。他能明白身為艦長的George Kirk想拯救船員們的心情,他也明白身為丈夫與父親想拯救妻兒的心情,但他同時也知道無法見到自己父親是怎樣的心情——鐵定跟離婚後他沒辦法輕易見到Jo一樣是一團狗屎。

  瞪著那飄在半空中毫無實體感的燦金色全息影像,McCoy又看向坐在自己旁邊把頭埋在桌面上呼呼大睡的金色後腦勺,柔軟凌亂的頭髮讓他終於忍不住摸上去用力撥了撥。

  對McCoy來說,Jim Kirk不是什麼英雄的兒子,他就是那個在初次見面就接過他的酒、進了學院後一天到晚給他添麻煩、天殺的對大半個宇宙過敏、愛到酒吧胡搞卻又比所有人都還要聰明、認真與努力的蠢小子。

  Jim是他的朋友、兄弟、需要照顧的兒子。

  他看著Jim在三年內把需要花四年完成的學業修完,他看著他除了主修艦長所需的學科之外另外修了機械工程、動力學甚至是通訊科目與醫療相關科目,McCoy的教科書有一大半就堆在Jim的床頭當睡前讀物。

  他也看著他偷溜出學院在酒吧喝酒打架玩到凌晨四點,或是每天跟不同的女人到處睡,像是在嘗試用各種方法把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弄到崩潰,徒勞無功地試圖給自己進行「清除-重組」指令。

  但他終究不是電腦程式,McCoy看著Jim用酒精勉強將支離破碎的身心黏糊在一起,他無能為力只能待在對方身邊希望給予他支持。但老天知道他自己也已經夠亂七八糟,一如磁鐵的同極相斥,他與Jim因為太相似而最終依舊無法使彼此保持完整。

  而在星際學院有驚無險的三年中(感謝全San Francisco的酒吧保佑他們誰都沒有崩潰),McCoy即使覺得自己後悔得半死但實際上卻從沒抱怨過的就是把Jim偷渡上Enterprise這件事。

  因為上帝啊、Jim天生就屬於宇宙、屬於艦橋、屬於那張椅子。

  他看著Jim站在艦橋上散發著足以點亮整個漆黑宇宙的光與熱,看著他宛如恆星一般成為整艘盲目不知前路的宇宙探險家們眼裡最顯眼的座標,卻不知什麼時候會爆炸成足以毀滅一切的超新星。

  而關於Spock,McCoy這次是當真不知道究竟該感謝誰的祝福才能讓那個天殺的尖耳朵綠血妖怪足夠冷靜也足夠成為Jim的反面讓他維持平衡。

  或許這就是宇宙的邏輯(McCoy打死也不會公開承認自己認同了Vulcan人的邏輯說),讓一個用盡自己破碎不堪的情感保護手邊一切的Jim,與使用冷靜自制的理性來撿起對方每一片碎片的Spock相遇。

  而現在,McCoy看著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蹂躪手裡的帽子、只差沒有用腳尖在地板畫圈圈的Jim Kirk,忍住嘴邊幾乎揚起的戲弄微笑與想把對方拖進自己懷裡用力揉對方腦袋的衝動,伸手拍了拍對方緊繃的肩。

  「談談?」

  「不——我是說、其實根本沒什麼好談,因為我不行……」嘆了口氣,Jim終於還是煩躁地抓亂了原本梳理整齊的頭髮,原本弄得整整齊齊的頭髮再一次蓬亂了起來,「Vulcan人是一群瘋子。」

  「很高興你終於認同了我一直以來的觀點,但這與讓你變成一個戀愛中的16歲少女有何關聯?」

  「嘿、我才沒有……!」Jim瞪大了藍色眼珠,一臉難以置信地瞪著自己的多年好友,「Bones!」

  McCoy翻了個白眼,「認真的?Darlin’,我打賭現在塞一本粉紅日記本給你,你立刻會跟它成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好心提醒一聲,別把艦長日誌當作私人日記使用,那些日誌記錄會上交給指揮高層你還記得吧,用『Dear Diary』當開頭是會被退件的。」

  「折磨我很開心吧,Dr. McCoy。」Jim悲痛欲絕地眨了眨眼,滿臉痛苦地看著首席醫官。

  「You have no idea。」難得露出了個燦爛的笑,McCoy再次伸手拍拍對方的肩並且捏了捏,巧妙地藉由笑鬧讓Jim放鬆了下來。

  知道McCoy根本就沒想要追根究柢只是想轉移他注意的Jim只能強忍住自己心底的衝動、事實上,要不是現在這裡到處都是他媽的神經敏感纖細的Vulcan瘋子,Jim現在早就撲到McCoy身上用著要把他全身骨頭粉碎的力量緊緊擁抱他了。

  「天啊,Bones、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你最後總是會好好的,因為還有Spock在。醫生聳了聳肩,但他還是沒有說出口,畢竟要讓他親口認同那綠血妖怪除非是再一次宇宙大爆炸。

  所以他呼了口氣,看著是自己兒子又是自己兄弟與好友的Jim Kirk,想像著要是他真的不在對方身邊他現在會是怎樣一團糟,然後咧開一抹笑聳了聳肩,「Crash and burn。」


-TBC


|後記|

超喜歡雞媽媽的Bones啦!!!!!!!!!!!
最喜歡讓他寵小艦長!!!!!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