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OS][Spock/Kirk]World On Fire -7

7.
  以雙手背在後腰的姿態站立著,修長體態直挺地宛如一根木樁,Spock在大廳裡站在長老們身邊,無法阻止自己一邊聽著他們彼此用Vulcan語交談,一邊將注意放在牆邊的金髮人類身上。

  Vulcan人由於大腦的高度發展而擁有極高的集中力、專注力以及一心多用的能力,這也是Spock能完美地兼任大副與科學官職位的原因。但在與長老們交流時將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另一邊的人類身上是不合邏輯的,但Spock怎樣都無法說服自己停止注視對方。

  Jim看上去十分……光彩奪目。Spock交握的指尖微微抽搐,宛如有細微的電流竄過,激起他想將手指穿梭在那頭柔軟的暗金色頭髮中的渴望。

  地球人與Vulcan人在面貌上除去耳朵與眉毛的差異外,其實並沒有很大的不同,況且在意外表是一項沒有意義又浪費時間的心理行為。

  但或許是長時間生活在人類社會中,Spock仍然注意到Jim的相貌在人類種族中算是惹人喜愛、甚至是吸引人的等級。

  不。Spock在內心低嘆。不只是外表。

  Jim所散發出的熱情與活力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宛若發光的日陽,那只要不梳理就蓬軟亂翹的暗金色髮稍讓他看起來放蕩不羈、率性而為,但有時那凌亂的樣子看在Spock眼裡卻又皺巴巴地惹人憐愛。

  爽朗的聲線充斥在艦橋中,Jim大笑時會因為換氣而發出輕微的抽氣,微笑時唇角彎起的完美弧度。Jim是那麼生機勃勃,他只要坐在那張椅子上旋即照亮了黑暗宇宙中的每粒塵埃與星辰,引領Enterprise航向未知,也引導著迷茫於互相衝突的血統中的Spock更加放鬆並接受自己。

  那對無時無刻閃爍著光芒的鈷藍雙眼就像是地球的天空與海洋、孕育著生命的初始之地。

  但他同時也看過那雙眼眸失去生命活力、光芒散滅的時候。

  隔著冰冷的透名鋁、他無法碰觸,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總是為了他人、為了Enterprise、為了身邊的好友們、為了Spock熱烈燃燒的火焰徐徐熄滅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Jim的呼吸越來越緩慢,Spock感覺自己的心臟疼得近乎扭曲。

  與T'Pring斷裂開的連結宛如刀刃般狠狠刺進他的精神,撕碎了他的心靈,當初Vulcan殞落時引起感應共鳴傳來的痛苦都比不上Jim停止呼吸的剎那。

  那就好像有一半的自己跟著一起死去,整個人被硬生生從中間撕裂開、被抽離,那絲絲密密的疼痛卻依舊沾黏在彼此之間,只要一想起就會牽扯到那從未癒合的傷口——

  「Spock。」

  總是宛如衛星繞著行星軌道一樣毫不停歇的思緒在瞬時間停頓了2.4秒,Spock眨了下眼,看向出聲呼喚他的Vulcan人,「……父親。」

  Spock跟在Sarek身後告別了長老與科學院主席,他最後看見年長的自己——Selik接替了Sarek的位置與長老們交談,並且以一種Spock無法明白的眼神與他對視了3.7秒。

  那與自己相同的人類雙眼隱藏著他不理解的情緒,有時候Spock會很好奇另一個自己究竟在他的時間線中經歷了什麼,另一個宇宙的Jim Kirk又在他身邊扮演了什麼角色,能讓他變得如此——獨一無二。

  他是Vulcan的Spock,卻又將人類的特質發揮地淋漓盡致。Selik是矛盾的集合體,同時也融合了兩者。兩者的優缺點同時展現、相撞、妥協、和睦,他是Vulcan人卻又更像人類,或許這就是Jim如此喜歡Selik的原因。

  而Jim拒絕他甚至不願與他建立聯結。Spock突然一陣顫慄,這是不合邏輯的,他不該會感到驚恐。但他相信Jim會為了救他做出任何事,Spock害怕的是Jim拒絕了連結的建議後會想出什麼令人氣惱的愚昧決定。

  Spock覺得自己走入了一團黏稠的濃霧之中。

  腳下糾纏著的雜亂思想彷彿一團又一團的糾纏絲線,長期沉浸在痛苦、不安與憎恨中直至腐爛。

  Spock向前的每一步都宛如走在泥淖中寸步難移,每一次身體的呼吸與大腦的思考都不停扯動那被撕扯斷裂的連結,在他能撫平那陣不是很嚴重的疼痛前又因為與他人的共鳴而擴大了痛楚。

  他人得雜亂思緒像是火山灰一樣四處飄散,幾乎將Spock掩埋窒息。

  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之中,Spock只能放棄思考來停止那伴隨著大腦運轉而逐漸加劇的疼痛。

  :: 穩定你的精神,Spock。 ::

  Sarek的聲音像是劈開層層濃霧的的閃電,行成一條發光的緞帶牽引著他。

  :: 追循我的聲音,Sa-fu,你必須脫離心靈噪區。 ::

  Spock眨了下眼,原本掩蓋住他所有心靈的白霧幾乎是傾刻間便消失無蹤,但Spock能感覺到那白茫痛苦的深淵仍盤據在他心靈某處的角落注視著他。

  過了一陣子(Spock羞愧地發現自己甚至無法精準地計算出時間),他發現原來自己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大廳,來到科學院特別栽培照料的植物園區。

  「……父親?」

  Sarek正蹙著眉站在Spock面前,他舉起的手維持著與Spock的臉龐相觸的動作。Spock能感覺到他們親子間的家人聯結正被對方緊緊拽住,抵抗著從斷裂的伴侶聯結那裡傳來的大力拉扯。

  「你陷入了噪區(Noise Zone)。」Sarek移開了手,看著Spock慘白不適的面容,「我假定你之前從未陷入此種狀況?」

  「正確。」用力地深呼吸,Spock試圖擺脫那混亂的心靈噪區,「過去2.3年來我於Enterprise與地球上都未曾有過此種狀況,但我的精神在抵達New Vulcan後,與族人們的不安及痛苦產生共振,導致了不穩固加劇。」

  「邏輯來講這應當就是你會突然陷入噪區的原因。」Sarek挑起眉,以一種觀察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兒子。

  「父親?」Spock迎上Sarek的雙眼,有些意外地看見對方Vulcan的雙眼中充斥著一抹難以察覺的趣味,這理當應該是人類才有的情緒。

  「Vulcan殞落後,比起尋覓新星球以及重建Vulcan遇見的困難,最艱難的是許多族人都因為斷裂的精神聯結而心靈崩潰、抑或迷失於心靈噪區中。」Sarek說道,「而我的Sa-fu——我必須承認當我於穿梭港見到你時,我萬分驚訝於你的健康,無論身體或心靈上。」

  Spock在這時候終於忍不住也打破了Vulcan的面具露出了些許訝異的神情。

  關於他在與T'Pring的連結斷裂的這2.3年內沒有還沒心靈崩潰這項事實其實對Spock來說並不是特別意外,畢竟Spock與T'Pring之間的初步連結本來就沒有非常深沉且穩固,他們在Spock離開Vulcan後甚至屏障了彼此。

  即使在T’Pring死後Spock的確感受到了連結斷裂的衝擊,但著實還不至於使他在短時間內受到太大的傷害。雖然2.3年是久了點,但畢竟他有一半的人類血統,身為唯一的Vulcan-Earth混血兒,Spock承認自己身上尚有許多未知的探索。

  但心靈噪區——心靈噪區是在Vulcan人中非常普遍的心靈疾病,通常會發生在他們受到極為嚴重的心靈創傷時陷進去。

  用簡單明瞭的方法解釋,心靈噪區有點像人類所謂的PTSD(創傷後症候群),但卻比PTSD更嚴重些。畢竟,PTSD可不像心靈噪區一樣可以將一名Vulcan人成為完完全全的廢人。

  當自己腦內產生或接收過多雜亂無理的思緒而無法精準地整理或利用冥想消化完畢時,那些混亂的思緒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直到有如病毒般佔領整個精神領域。

  過於龐大的訊息量堵塞在腦中會引發劇烈疼痛,受到攻擊的心靈會因此產生反射的自保反應:停止思考。

  一旦進入心靈噪區並且沒有即時脫離,那名Vulcan會逐漸喪失思考能力,直到大腦除了維持基本生理需求的指令外會完全停止運轉。

  Spock曾經見過陷入心靈噪區的病患,他們的雙眼看著某處又好像什麼也沒在看,坐在椅子上宛如雕刻地栩栩如生的石頭雕像。

  更糟糕的是除了自行發病外,心靈噪區同時具有傳染性。

  隨著Vulcan人彼此間心靈感應能力的共鳴而被擴大,那些雜亂的思緒會輻射開來彷彿空氣中的灰塵進入另一名Vulcan人心中,使之同樣陷入噪區之中,因此通常進入了心靈噪區的病患很快就會被隔離在治療所中。

  Spock推斷這就是Sarek會感到驚訝的原因,畢竟這2.3年來Spock並未與Vulcan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他的精神受損沒有到崩潰的地步,看上去也不像是會自主進入噪區的樣子。並且Sarek很確定自己不曾進入心靈噪區,所以噪區傳染的可能也被否定了。

  總地來說,怪就怪在Spock不知為何好端端地突然走入噪區。

  「在明日治療師進一步的檢查前,我無法確定族人們的悲傷共鳴是否足以造成你進入噪區,但我必須說那種可能性低於12.4%。」Sarek再次挑起眉。

  Spock理解地點點頭,畢竟那些共鳴再怎麼說也只單純是一種情緒投射,照理說不會嚴重掉引發噪區。但自從他降落New Vulcan後精神上的損害就逐漸嚴重仍是不爭的事實,Spock突然覺得他理當在降落時就去與治療師見面才對。

  抓著一點點線索,Spock緩慢地思考著自己陷入噪區的可能,在T’Pau檢查過他的心靈後Spock便感覺到自己的思緒越來越失控——Jim站在身邊,他是如此想要伸出手……

  「Spock。」Sarek呼喚到,「我需要知道你的選擇。」

  從思考中回過神,Spock眨眨眼。所以,這就是Sarek帶著他離開大廳的原因。

  「Selik……是你,但又不是你,即使他認為讓你與Kirk艦長連結可以使你痊癒,但我依舊必須要知道你是否也這麼認為。況且,Kirk艦長看上去並不同意這項安排。」

  痊癒。Spock深吸了口氣,空氣中夾帶著許多植物花朵釋放的香味分子,這讓Spock感到有些頭暈目眩。

  他不可能會痊癒的,他在失去了母星的同時失去了母親——Spock看著Sarek,他這時才在昏暗的植物園中看出自己父親疲憊的臉色,一絲青黑的色彩在雙眼下浮現,Spock驚訝著自己父親竟然沒有因為失去Amanda Grayson而進入噪區。

  在Enterprise上的坦白過後,Spock便不再懷疑父親對母親的愛,但也因此他更好奇Sarek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在他失去了所愛,他最重要的那一半、像是他一直以來小心翼翼握在掌心中的恆星爆炸開來。炙熱的高燙溫度燒傷了他能擁抱對方的雙手,甚至將他整個人一同燃燒殆盡後,他依舊生存了下來,即使傷殘的雙手從今以後只能擁抱著那細細密密的疼痛與愛意。

  「你的母親拒絕了我。」

  抬起頭,Spock看著自己的父親,不明白他突然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他只是靜靜等待。他向來擅長等待。

  「我當時以駐地球大使身分前往一所學校作視察,在那裡遇見了你母親。」Sarek嗓音平穩地說道,但Spock卻意外地從裡面聽出了一絲懷念,「她為了一份拼音嚴重錯誤的外星語作業用Klingon語責罵比她高出一呎兩吋的男性學員。那些用字遣詞直到現在依舊令我……印象深刻。」

  Spock可以輕易地在腦海中勾勒出那個畫面。即使Amanda在Vulcan社會中向來沉穩文靜,默默扮演好大使妻子的身份,但當Spock做錯事時Amanda同樣會毫不猶豫地進行教育。

  她是一名好妻子、好母親與好老師,Spock從來沒有懷疑這些,他被以Vulcan人的身份撫養長大,但他同時也受到的地球的教育。Amanda並不反對他選擇成為一名Vulcan,也不反對Sarek以Vulcan的標準教育他,但在給予Spock應有的情感認知教育上卻也從不退讓。

  她不求Spock能夠體會那些感情,但Amanda希望他能夠對情感有所認識,並將那些情緒放進思考要素中。

  Vulcan人以邏輯作行為準則,這讓他們能在各種條件狀況下作出最符合經濟效益與個人即大眾利益的判斷,但這同時也讓他們失去了思考上的彈性。總有一天,他們會死於自己的邏輯。

  Spock從沒將這些放在心上,一直到他在Nibiru的火山中等待死亡時他也不覺得自己的決定是錯的,但Jim卻因此對他生氣。

  「你的母親對於我的追求十分不滿意,事實上過了5.9個月她才理解到我的追求行為。之後她開始要求鮮花與禮物、為了那不合邏輯的浪漫,並聲稱在街上行走時必須保持手部接觸來維持我不能理解的氣氛,同時無論在何種狀況下我都必須先將她送至住所、即使與大使館完全不順路。」Sarek第一次在與Spock交談時沒有注視他的雙眼,而是看向一旁的花叢低聲說道。

  六瓣花朵在夜色中盛開著,夕紅色的花瓣映著一旁照明光芒產生的陰影深淺變化看上去就像火焰靜靜燃燒:「但她同時也努力學會了三維西洋棋只為了能與我一同下棋,即使我總是贏、她也對向我提出挑戰樂此不疲,她嘗試吃素並且研究Vulcan食譜,她耐心地為我解釋各種奇妙的人類習慣與行為,即使有37.1%的機率她總會以Klingon語咒罵做結論。」

  Sarek不明顯地清了清喉嚨,Spock以為自己聽到了對方聲音中的哽咽,「當我向她求婚時,你的母親拒絕了。」

  眨眨眼,Sarek的視線依舊沒有從花朵上移開,不知是不是昏暗造成的錯覺,Spock覺得自己似乎從那冷硬的表情中看見了懷念,「依據她的說法,她說我們之間『不會成功』。我不明白、要求她解釋,她說她可以為我做任何事,但她害怕她最後會失敗於無法使我快樂。畢竟我是Vulcan人,Vulcan人不需要快樂,可是人類需要,她害怕她的人類情緒會將我淹沒。而事實上,我的確對於人類擁有的豐沛情緒有些反感,她拒絕我是符合邏輯的決定。」

  Sarek從未對他描述過他與Amanda的相遇,更不用說曾被拒絕過的事。Vulcan不是什麼喜歡回憶過去的種族,他們著眼現在並放遠未來,過去只是一段無法改變的歷史,除了能從中獲取教訓外沒有任何意義。

  但此時Spock推測Sarek跟本從沒忘記過那段他與妻子相識並相戀的時光,即使他推說與人類女子結婚是他身為大使作出的符合邏輯的決定,但他不顧族人反對與之結合、甚至帶著她回到家鄉,做出了這些連Spock都想稱之為瘋狂的行為。

  Spock想起了Jim對Sarek的評論,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從沒有好好看過自己的父母。是的,他們相愛,但Spock從沒意識到他們究竟有多愛著彼此——以一種超越了Vulcan與人類的感情、冷靜又荒唐地愛著。

  「那為什麼最後母親還是嫁給了你……?」Spock有些虛弱地問。他無法想像自己的父母沒有在一起,在Spock眼裡他們似乎註定就是要在一起。

  眨眨眼,Spock發現Sarek再一次看向了他,神情恢復了原本嚴肅的樣子,但那雙眼中似乎隱藏著更多他沒有說出口、也說不出口的情緒。

  他是Vulcan人,卻瘋狂地愛著Amanda Grayson。

  沒有人能說那是個錯誤。

  「我從未停止對她的追求。那理當是不合理的,但放棄她……足以違反宇宙邏輯。」

  在Spock心中與腦海裡不斷迴盪著的疼痛從他所重視的一切消失在黑洞後便彷彿幽靈般糾纏著他,無時無刻提醒著他失去了多麼重要的東西,以及那麼多的愛。

  而一切的痛楚在他看著Jim停止呼吸時宛如猛然炸裂的火藥摧毀了他的全部。

  他的思緒跑回了5.4小時前他們離開Selik的家,在飛行器上時Jim緊握著方向盤在滾滾熱浪中一路狂飆的場景。

  Spock記得自己那時候問Jim他之所以拒絕連結是不是因為他對心靈感應能力的恐懼。Jim在他們打滑到對向車道前即時轉回了方向盤,瞪著他像是看見了什麼史前生物,並且露出了一個受傷的表情——一個被拒絕的表情。

  這讓Spock困惑,畢竟明明他才是被拒絕的那個人。

  『Spock,我可以為了你下令全艦487名船員全數傳送到地表來給治療師檢查精神匹配度,我也可以乾脆就這樣把一名治療師綁架上Enterprise讓他跟我們一起出五年任務。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來防止你那見鬼的精神崩潰。』緊握著方向盤,Jim瞪著前方的馬路,好像恨不得往前狠狠衝撞什麼,『但是我太破碎、我沒辦法——』

  Spock看著Jim吞了口口水,彷彿用盡了所有勇氣(這實在很不可思議,畢竟對James Kirk來說勇氣與魯莽似乎是永遠不會缺少的奢侈品),迎向自己的目光。

  鈷藍色的雙眼宛如海洋。Spock的冷靜理智在剎那間像是斷了線的風箏,放任他在其中徜徉。

  那是那麼的……鮮明,又難以忘懷。


    ※


  Jim真是受夠了軍禮服,帥氣歸帥氣(雖然Jim認為他本人已經夠帥氣不需要別的東西襯托),但這一切在Vulcan美妙的高溫之下滿頭大汗時那套灰色軍裝就跟破抹布一樣一文不值。

  手指勾著領子上那顆總是與他作對的該死領扣,Jim痛苦地在鏡子前疵牙裂嘴,「我打賭設計這身衣服的蠢蛋絕對沒有親自試穿過。」

  看著Jim獨自一人在衣帽間裡自言自語的Selik抿著嘴角微勾的唇,站在房間另一邊,沒有回話。

  「Spo……Selik?」Jim呼了長長一口氣,終於轉過身看向站在門邊直挺挺地像個衣帽架的Selik(有鑑於他們現在還在公開場合,Jim認為自己必須習慣這個稱呼),有點疑惑他的安靜。

  至少,他還以為這個Spock貳號機也會針對他剛剛的抱怨認真反駁,或是一股腦地提醒他出席落成典禮時應該有的禮節與程序等等,而不是就這樣當個稱職的Vulcan衣帽架。

  眨眨眼,年長的Spock看向10.4分鐘前還滿頭亂髮、如今已成功整裝完畢恢復原來英挺帥氣模樣的Jim,原本挺直的肩非常人類地聳了下,「長老與議員們的談話有時會過於冗長。」

  眼珠溜溜地轉了圈,Jim馬上理解地咧開一抹笑,「你偷溜了。」

  Selik再次露出了那種笑,那種他在他的Spock臉上偶爾會看見的笑,而那通常伴隨著Jim剛經歷一場大失血或嚴重過敏甚至是斷手斷腳好不容易在醫療室醒過來的條件,而最近一次是Jim剛活過來那時候。

  不是什麼好回憶,Jim在內心嘀咕著。

  在柔軟地毯上踩著無聲的步伐,像貓一樣靠進Jim身邊,Selik伸手為他處裡那依舊有些歪扭的衣領。

  「你很熟練嘛。」戲弄地擠了擠眼,Jim想要輕鬆打趣卻無法隱藏起話語中的醋意。Spock曾經幫某個人多次打理穿著的想法在他心底灼熱地燃燒,即使這個Spock跟本不是他們所在的時間線的Spock,但Jim就是無法停止他對每個宇宙裡的Spock的幼稚獨佔欲。

  嘴角短暫地勾起一個弧度,Selik用粗糙的手指翻弄著那不聽話的衣領與小鈕扣,用著慢悠悠的語氣開口:「Jim始終沒有辦法好好打理自己的軍禮服,他稱它們為折磨人的小惡魔,並且宣稱他總有一天要把所有扣子塞進設計師的喉嚨裡。」

  喔。Jim愣了下,他花了一陣子才意識到Selik說的是他的James Kirk。

  這個認知讓他不禁愣了下,過了幾秒才能乾巴巴地開口:「……我必須說我同意他的看法。」

  似乎沒有注意到Jim的反應,Selik僅僅是挑起眉,輕笑了聲:「當然。」

  房間裡的氣氛無法控制地陷入沉默,Jim實在不知道與Selik談論另一個自己究竟是不是個好選擇。

  他不是那種會想要知曉未來的人,對他來說另一個James Kirk的經歷與他完全不相干,那或許會是個好的冒險故事,但與他是半毛錢的關係也沒有。

  他熱愛冒險、喜歡未知,甚至對危險有那麼一點點上癮(沒錯,McCoy恨透了他這點),所以他的未來由他創造。

  但是Selik看上去很懷念。這令Jim有些意外,他以為Vulcan人不念舊。

  「你想念他嗎?」在Jim能管住自己的嘴巴之前,他的問題就已經脫口而出。看著Selik高高挑起的眉毛Jim只想一巴掌抽死自己,但他無法停止:「你的、我是說你那個宇宙的Jim Kirk,你想念他嗎?」

  時間線的更動讓兩個宇宙產生了細微的差異,Selik——Spock看著這個宇宙的Jim擁有的湛藍雙眼,不禁想起他的Jim擁有的琥珀色眼瞳,回憶著那彷彿蜂蜜般膩人的眼神。

  他想念他嗎?Spock想回答「是」,但那又不是很正確,他對Jim已經不是想念可以簡單說明。

  他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他、甚至是看見他。

  當他幫助Vulcan科學院推算人造黑洞理論時看見Jim在他旁邊與他針對其中一個變數向量爭執不下,當他在早晨為自己泡了一大杯Vulcan熱茶時會看見Jim對那杯味道奇妙地像雨水的飲料皺眉,當他坐在書房中閱讀時會看見Jim就蜷縮在他腳邊安靜地看書直到呼呼大睡,當他走進商店購買生活用品時會在肉品區看見Jim興奮地看著各項肉類、然後在蔬果區看見Jim用著無與倫比的熱情挑選那些葉菜類。

  Jim活在Spock生活的每個角落,他甚至是轉過身都可以看見那迷人的蜜金色正專注地凝視著自己。

  「Jim是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離開我的。」最後Spock——Selik說道,他看著那對藍眼睛透露的震驚與難過,不知為何內心卻覺得無比輕鬆,「當時我並不在他身邊,但是連結——這才是最難以承受的事,我們之間的紐帶在前一秒還存在、下一秒那溫暖的彼端就只剩下空寂。」

  所以,他們連結了。其妙的是Jim並不感覺意外,畢竟提議他與這個宇宙的Spock進行連結的就是Selik。但他的確為他們結束的方式感到震驚,他以為他們是因為種族壽命差異分離、他以為他能跟Spock一起生活到老——

  「Jim。」

  Selik溫燙的體溫夾帶著花草的芳香將他溫柔籠罩,手臂有力卻不失禮節地摟在腰間,「別哭,Jim。」

  這時候Jim才發現自己流下了眼淚,他卻不知道是為誰而哭。

  或許是為了痛苦孤單地活下來的Spock、又或許是為了那不得以離開Spock的James Kirk,又或許是為了破碎到無法成為任何一個Spock的支柱的自己。

  「我很幸運能遇見Jim,並且在與他不得已的分離後再次相遇。」

  「可我不是他。」放任自己埋進對方層層堆疊的柔軟布料中,Jim聞到了熟悉的薰香味、他的Spock也有的味道,這認知讓他更感到崩潰,「我無法成為他。」

  「你無法成為任何人,就像我無法與這個宇宙裡的Spock一模一樣。」Selik的手指輕輕搓著Jim的後頸,像是安撫一隻焦躁不安的貓,「但我們總是會不斷遇見。」

  他不會停止在生活中的每個角落看見Jim眨著蜂蜜色的眼溫柔地凝望著他,Jim早就是他生命無法切割的一部分。

  除了紐帶斷裂帶來難以忍受的細密疼痛之外,他同樣被太陽一般的溫暖填滿,那令他滿足到想流淚的存在超越了所有絕望與瘋狂的愛戀,就單純只是……Jim

  Spock不懂自己何以如此有幸能擁有他、他的Jim。

  而現在瑟縮在他懷裡的Jim Kirk是如此年輕、如此孤獨、如此害怕,他畏縮地想要保護並靠近他的Spock的模樣令Selik心痛。

  他當然有注意到Jim尖銳的拒絕之下有多麼恐懼,一直到18.4分鐘前由Dr. McCoy提供的保護與支持下才終於鎮定下來不至於粉碎——感謝宇宙真理,在幾乎奪去了Jim的所有之後至少留下了Leonard Macoy。

  但他無法告訴Jim不要害怕擔心,因為這不是他應該做的,他也沒有這個權利。

  「Jim、我的朋友。」我愛你。Selik眨了下眼,他看見Jim正悠哉地坐在角落那張沙發椅上笑盈盈地看著自己,調皮地眨動著琥珀的眼。我如此愛你。

  「我是如此幸運能與你一次又一次地在各個宇宙相遇,而你從來沒有令我失望。永不。」Selik輕鬆地呼出一口氣,眨眨眼,「為此我只請求你一件事,請傾聽年輕的我所訴說的話語。」

  我以我們相同的本質起誓,他會比任何人都愛你。

  Selik看進那比汪洋還富有生命力的湛藍,在內心默默祝福,並感覺著那斷裂許久的紐帶彼端傳來的細細疼痛與他不曾遺忘過的燦爛。


-TBC


|後記|

Sa-fu是瓦肯語中的兒子
心靈噪區是我自創的瓦肯心靈疾病,類似創傷後症候群的心靈版本。病患會漸漸無法控制心靈感應能力,與他人不經意的肢體接觸也會不自覺吸收對方過多的情緒,冥想會失效,導致過多不屬於自己的思緒及情緒停留在精神中,彼此攪和糾纏在一起後變成無法停止的「噪音」,進而導致病患完全失去心靈感應的控制能力甚至心靈崩潰

預購持續開放中!!!!!
很喜歡老大副Q__QQ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