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OS][Spock/Kirk]World On Fire -10

10.
  要躲過攝像鏡頭並不困難,Vulcan人即使不崇尚暴力也不代表他們身手不佳,在鍛鍊精神的同時他們也會加強肉體協調。在Sarek的引導下,他們很快就穿越了兩個街區,對街的倉庫就是他們的目標,果不其然外面站了幾個同樣躲在陰影下的鬼祟人影。

  不論臉上戴著的紅色骷髏面具,他們同樣統一穿著輕便的防彈衣,以Spock手中那把相位槍的能量無法擊穿更不可能造成擊昏效果,這沒在設想中的困難讓他不免蹙起眉。

  而就在其中一人轉身的時候,Spock看見了對方手中的相位長槍槍殼底下正隱隱散出一抹幽藍光芒。

  「Spock呼叫Enterprise。」

  「這裡是Scott。」

  「Mr. Scott,你可否從Enterprise上針對敵方的武器做戰略分析?」

  「目標太小可能沒辦法分析得很準確——」

  濃厚的蘇格蘭口音在聽見Spock的要求後顯得有些遲疑,聽上去不是很有把握,但Spock一直都知道這位輪機長的頭腦總是能夠靈活地想出所有人想不到且無法阻止的瘋狂想法。

  大膽假設無畏求證,這就是讓他與愛冒險的Jim一拍即合的原因。

  「Can you or can you not?」

  「我試試看,Sir!」

  此時Sarek打開了一旁下水道的閘門,沿著鐵梯手腳俐落地爬了下去,消失在一團昏暗之中。Spock跟著爬下下水道,同時與Hendorff確認了各個安全官分隊的位子。

  「那些該死的玻璃根本不透光,中校,我們就算站在外面也什麼鬼影子都看不見。」Hendorff的聲音透過通訊儀在下水道中四處彈跳,回音聽起來如鬼影幽幽:「根據熱感應掃描的結果對照科學院結構圖,本館內的人都聚集在東西兩翼的休息廳中。雖然無法確定兩邊各有多少人,但東翼休息廳明顯聚集了比較多的人,那裡一大片紫紅色看上去好像要燒起來了。」

  「為了因應New Vulcan沙漠地表的陽光與輻射,建築玻璃都有載入不透光系統,無法用肉眼觀察內部是正常的,Hendorff中尉。」Spock依照Sarek的指示在有如蜘蛛網般的地下水道中轉過一條又一條的岔路,「帶著α小隊到西翼休息廳外集合,我會讓Enterprise傳給你一樓的平面設計圖。我希望接下來你能完全遵照我的指示,Hendorff中尉。」

  就在Spock與Sarek抵達設置於倉庫旁的下水道閘門前時,Scotty完成了敵方武器的戰略分析,但他顯然有些摸不著頭緒,平時總是朝氣滿滿的語氣夾雜著濃濃的疑惑。

  「我不懂為什麼會有這種結果,這應該是不可能的、Sir!我已經用了三種不同演算法掃瞄了好幾次……」停頓了會兒,從通訊儀中傳來的嗓音變得更加嚴肅:「如果這是真的,那真的是很不得了又很恐怖的技術。」

  「你百分之百確定嗎?Mr. Scott。」

  「Aye!雖然目標太小無法確切分析,但由於武器散發的能量很強,反而很輕易就能捕捉到訊號。」Scotty吞了口口水,壓低的嗓音微微顫抖著:「那的確是雙鋰晶體的輻射序列,但依據散發出的輻射回推出的元素半衰期照理說是不可能存在的!現在沒有任何科技能讓雙鋰晶體在進入第五半衰期時還維持穩定!結構會破碎、灰飛煙滅!這不只是全新的武器、而是足以震撼全宇宙的全新科技!」

  Spock蹙起眉,思考著Scotty的結論。對於敵人會針對科學院落成儀式進行攻擊似乎有了些線索,但在抓到敵人進行訊問前所有真相依舊處在迷霧之中。

  Spock在閘門開啟時率先爬了出去,發現他們的位置正巧在倉庫後方。陰影掩蔽了他們的身影,讓Spock能輕鬆潛伏在前方的巡邏兵身後,順利掐暈對方。

  與此同時Sarek也制伏了一名從另一邊繞到倉庫後方的敵人,Spock從其中一名敵人身上解下槍械後便直接將昏過去的兩人傳送上Enterprise進行扣押禁閉。

  將自己的相位槍交給Sarek使用,Spock把弄了一下手裡輕巧的黑色槍枝,很快就注意到了這把槍上許多隱密的設計。

  蹲在轉角牆邊,Spock看著大多聚集於倉庫正門附近的看守者,慶幸地發現前方有許多尚未回收的貨櫃可以進行掩護,不至於讓他們開槍後毫無防備地暴露在敵人眼前。

  舉起手裡的槍,Spock瞄準了其中一名正在使用通訊設備的敵人,穩穩地扣下扳機。

  螢光藍的相位光束畫破昏暗,伴隨著空氣分子高速震動發出了咻咻聲沒入目標後背。

  在對方倒地的同時一場混亂且激烈的槍戰旋即展開。

  Sarek開槍射擊往他們方向突近的敵人,並抓緊時機推了下Spock的後背讓他能在自己的掩護下順利前進到左前方的貨櫃後。

  站在貨櫃後方,Spock在敵人舉槍繞到前方的瞬間一手抓住對方手中相位長槍的槍管往前一拉。在對方慣性地跟著力道方向往前傾倒時用手掌側面狠狠切上對方的咽喉處,俐落地扣著對方手臂反過身、並抓住他的衣服後領,一個使力將敵人狠狠甩上空中再往地上砸去。

  赤紅色的光束迎面飛來時,Spock在千鈞一髮之際縮回了貨櫃後,遭到砲火猛力攻擊的貨櫃不斷震動,Spock只能扭動手腕舉起槍胡亂往外扣了幾下扳機。

  就在Spock進退兩難時,他看見Sarek站在倉庫邊望著自己,無聲地用手指了指外面的某個東西,接著比了個開槍的手勢。

  蹲下身迅速探身往外看了眼,絕佳的視力與記憶力讓Spock在短短的6.5秒便記住了方才視線中的所有物體,花不到幾秒便理解了自己父親的意思。

  Spock點點頭,舉起空著的左手伸出三跟手指開始倒數。

  在倒數到一時Sarek探出身往倉庫前廣場的消防水栓連開了幾槍,精準地射破了消防栓,強力且大量的水注隨即從破洞噴了出來,水花濺濕了倉庫前的整片空地。

  敵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轉移了注意,Spock趁機對著最遠的敵人開了槍,Sarek也幫忙掩護他的前進。

  按住衝到自己身前的敵人的槍背往下一壓,並且舉起自己的槍往對方腦袋砸了過去,Spock精準地將手指扭在對方的肩關節上,一個用力便讓他肩膀脫臼。

  撐住悶哼了幾聲但已經失去反擊能力的敵人當作自己的盾牌,一道道致命的紅色相位光束毫不留情地打在他身上,原本還痛得大叫的敵人很快就沒了聲音,身體軟趴趴地掛在Spock身上。

  Spock又開了幾槍,接著奮力舉起已經沒了任何反應的軀體用力往逼近的敵人丟過去。

  在對方慌亂地想要推開往自己身上撲來的同伴屍體時Spock已經衝刺到他眼前,攫住對方緊握著短刀的手用力一擰。敵人痛得鬆了手,Spock拉直了他的手臂用力一折,在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時立刻鬆開箝制、同時轉身迴旋一腳用力踹上對方腹部。

  行雲流水地在收回腳時蹲低身體,Spock拿起剛剛掉到地上的短刀毫不停歇地在視野清晰的下一秒便扭動手腕甩出短刀,銀亮光芒咻的一聲沒入接續在被踹飛的那名敵人後靠上的來者脖子內。

  Spock沒想到後面還有最後一名敵人,他舉著槍眼看就要扣下扳機,就算Spock摸索著掉落在地上的相位槍想要反擊也已經來不及了。

  但就在這時,一道藍色光束越過了Spock的肩膀,在Spock耳邊留下滋滋電流聲的同時正面打中了敵人的臉部,並在頭盔碎裂的同時又補了幾槍,直到敵人倒地為止。

  轉過身,Spock看見Sarek不知何時已經走出了倉庫角落,正站在自己身後五公尺處。

  「集中精神,Spock。」蹙著眉,Sarek的視線訊速掃過Spock全身,似乎在確認他有沒有受傷。

  抿著嘴點了點頭表示感謝,Spock撿起槍枝來到倉庫前,讓Sarek在電子鎖上輸入密碼。

  「傳送室,傳送一人上艦。」在鎖上的紅燈轉綠時Spock呼叫了Enterprise,並往後退開了些。

  「Aye aye,Sir。傳送一人上艦,請稍候。」過了幾秒後,通訊似乎被切往了艦橋,因為Scotty的聲音接替了傳送員,「Mr. Spock,根據掃描倉庫裡的敵人應該只有五名左右,祝你順利。」

  「感謝協助,Mr. Scott。」

  一點一點的螺旋光子在他們對話的同時旋轉著包圍了Sarek,隨著速度加快拖曳出閃閃發亮的光子線條,Sarek的身影逐漸消失不見,但他依舊舉起手對著自己的兒子比了個Ta’al的手勢。

  Spock看著Sarek失去身影後,便重新舉起黑色槍枝貼著冰冷牆面,按下了開門指令。

  果然如Scotty的掃描所言,倉庫內的敵人只有五名。

  其中三名因為外面的騷動早就守在門邊,在大門往兩邊滑開的瞬間便不顧三七二十一地開槍亂掃。

  但Spock趁他們往門口靠近時迅速按下了強制關門指令,倉庫大門咻地往中間闔上。來不及後退的兩名敵人直接被硬生生夾傷,剩下的一名敵人也因為這意外而慌了手腳,在反應過來前就被衝進再次開啟的大門的Spock給用精神掐放倒。

  剩下的兩名也很快就被制伏,Spock快步跑向倉庫中唯一一台運作中的機器,迅速找到了控制面板並進入手動模式。

  「Enterprise呼叫Mr. Spock。」

  「這裡是Spock。」一邊點擊著指令一邊回話,Spock不禁開始懷疑一切似乎過於簡單了。

  敵人大手筆地攻擊了一個最近由星際聯邦重點照顧的星球,並且還囚禁了諸多星球的大使們,從頭到尾卻只是將建築內外隔離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攻擊與做出任何犯罪聲明。並且根據Hendorff與Enterprise回報的監視報告來看,守在科學院內的敵人甚至也沒試著突破休息廳大門,反而只是將他們全鎖在裡面便毫無動靜。

  低調地進行了高調的行動,但隨即又陷如沉默。這次的行動與其說是針對Vulcan的攻擊,看起來反而像是一場虛張聲勢的華麗演出。

  「Sir,敵方駭客的網絡流量在剛剛突然大增。」Scotty用著又急促又暴躁的語調開口說道:「他們成功入侵了科學院的網絡系統並將其他使用者鎖在外面……他們展開行動了,Sir。」

  Spock終止了脈衝儀的運作,並且迅速讓自己通訊儀的通訊信號重新校準,一邊回覆Scotty的報告:「什麼行動?」

  「呃、我覺得你還是親自看看比較好,中校。」Scotty有些遲疑地說:「我攔截了敵方的網絡訊號,開啟倉庫內的終端機我就可以將畫面載入。」

  Spock走到倉庫中用來記錄屯放貨物的電腦終端機,不一會兒兩個監視視窗便躍入眼中。

  其中一個畫面裡只有寥寥幾人,而出席宴會的Enterprise成員幾乎都在裡面,另一邊則是人滿為患,但無論是哪個畫面裡都沒有Jim Kirk的身影,讓Spock的心臟忍不住狠狠跳了下。

  緊接著下一刻,一個帶著強烈惡意的懸賞畫面便霸占了整個視窗。

  『VOTE OR DIE』

  『01:07:18』

  Spock望著整個畫面,他看見通訊官、醫官、舵手、領航員、物理博士、自己以及艦長在開幕宴會上的影像紀錄。

  那明明只是不久前的事。

  看著Jim在演講台上發表演說,Spock想起了不久前Khan事件一週年的紀念演說,紀念那些在事件中失去生命的人。Jim在講台上看起來既悲傷又堅強,Spock明白Pike對Jim的意義有多重要,他也明白Khan帶給了Jim多大的衝擊。

  Jim在短短一天內不得不做出許多生死攸關的決定,他甚至為了所有人、那些被他稱為家人的人們擁抱死亡,即使他是如此害怕,他在一開始依舊是毫不考慮地爬進了曲速核中。

  彷彿太陽一般,Jim不顧一切地燃燒自己照亮身邊所有人,他提供了光及熱、給予他們生命。Jim看上去是如此燦爛奪目,擁有著比恆星更加無與倫比的引力,Spock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被吸引,僅僅是注目著就像是要被拖進那絢麗的金黃之中,安穩地漂浮在那生機無限的湛藍內,彷彿全身都被溫柔擁抱。

  而現在,Spock卻只能再一次眼睜睜看著Jim接近死亡。

  當那名Blizzar大使倒地身亡後,整個東翼休息廳便陷入了恐慌,倒數重新開始後,他們所有人的票數都開始增加,其中Jim的票數更是暴漲。Spock不明白他們選擇的標準,邏輯告訴他有69.4%的可能性是因為身為U.S.S. Enterprise的艦長,Jim是最廣為人知的人物。

  但事實上Spock知道聯邦中也有許多人不看好這名最年輕的星艦艦長,更何況星際聯邦中也不是每個星球之間都很友好。即使都加入了聯邦,宣稱和平,但許多星球及種族間仍然存在著巨大矛盾。

  這也是Jim對於今晚特別頭痛的原因,而Blizzar大使的死就像是爭執的導火線,所有人開始彼此猜忌懷疑,每個種族星球間的不滿與對立都瞬間爆發,在無法公開動手的情況下代表著聯邦官方的Enterprise成了發洩的對象。

  Jim。Spock又開始頭痛,那種深陷濃稠白霧中的無力感又逐漸湧現,將他拖進空無一物的空白深淵中。

  過多的資訊塞進精神世界中,來不及消化只能被淹沒。但在因為斷裂的紐帶與族人們共鳴的痛楚帶來一片茫霧般的模糊世界中,只有一個人是清晰的,填補了所有的空白。

  Jim、Jim、JimJimJimJim——

  通訊儀的啾啾聲響在倉庫中迴盪著,Spock猛地回過神。

  一陣滋滋雜音後,通訊儀連接耳機傳來的是一陣平穩規律的呼吸聲。

  「Spock?是你嗎?」


-TBC


|後記|

Spock的體術讓我的武打腦細胞都死光啦!!!!!!!!!(奔逃
希望有帥到!!!!!

預購持續中!!!
台灣通販照例委託月見草幫忙www
預購頁已經釋出,感謝大家支持喔>w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