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OS][Spock/Kirk]World On Fire -13

13.
  這整件事都他媽的爛透了。McCoy像個白癡一樣在人群中鑽來鑽去,簡直就像在給自己賺選票一樣,他覺得要不是Cadotriss大使跟在自己身邊他搞不好就已經直接高票當選死亡榜首死在半路上。

  也多虧了Sa'iial的幫助,McCoy在休息廳內才沒有處處受阻,他以盡可能短的時間在每個人附近都轉了一遍,但捏在手裡的醫療三錄儀依舊安靜地像是死機了一樣。

  三錄儀沒有壞掉,McCoy對自己吃飯的傢伙非常了解,把三錄儀弄壞就跟汙辱他的專業一樣罪大惡極。

  「Dr. McCoy!艦長與Mr. Spock被俘了,正被押往你們那邊──」Uhura激動的嗓音從耳機中猛地冒出,差點把McCoy弄耳鳴,「我們這邊的走廊好像也有人在開、」

  首席通訊官突然收了聲,但McCoy從那忽然變大的背景音得知訊號並沒有斷掉。

  碰的一聲似乎是門被打開的聲音,接著是幾聲相位槍光束咻咻的破空聲、以及東西粉碎的磅啷聲響,其中夾雜著一連串呼嚕呼嚕外星口音很重的聯邦語怒吼。

  聽上去Uhura是將收音範圍擴大了,為了讓他能聽清楚另一邊發生了什麼事。

  聰明的女孩兒。勾起嘴角,McCoy瞄了眼那一大片螢幕牆。

  正如Uhura所說,一群傭兵正押著三個人在走廊上走。Selik依舊挺直著背但看上去似乎在擔心前方的兩人,被兩把槍抵著的Jim緊緊貼靠著Spock,McCoy有些訝異那個有嚴重觸碰恐懼症並且禮儀總是完美地像是要去參加宇宙美姿美儀大賽的綠血妖怪此刻卻駝著背、腳步蹣跚地要是Jim不撐著他似乎就會跌倒在地。

  「你們的大副看上去似乎受傷了。」Sa'iial與McCoy一起看向螢幕,望著畫面中的人微蹙起眉。此時又跳出另一個視窗,畫面是東翼休息廳外的走廊,休息廳內的人被一群傭兵包圍著帶了出來,「似乎是要把他們帶來這裡。」

  「見鬼。」McCoy暴怒地敲了敲手裡依舊毫無反應的三錄儀,粗魯地低咒了聲:「這裡根本沒有人帶著那把該死的變形槍!」

  「我想醫生你並沒有將這裡的每個人都掃瞄過。」

  「我們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在每個人身邊都轉過兩圈了!」不耐煩地抓了抓凌亂的頭髮,McCoy壓低了嗓音低吼道。

  四周賓客在看見監視畫面後,原本小小聲的竊竊私語變得越來越吵雜,看向McCoy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不善,讓他感覺有如芒刺在背。

  「不,醫生。」Sa'iial扯開嘴角,看上去像是獅子正要發出威脅的嘶吼,但他卻是爽朗地笑了幾聲。尖銳的指甲往某個方向指了指,大使眨了眨貓一樣狡猾的眼。

  「並不是『每個人』。」

  原本寂靜無聲的走廊因為凌亂的腳步聲而喧鬧了起來。

  由於被監視著不能交談,Uhura等人現在僅能靠耳機接收Chekov與Scotty急促的輪番報告,但多少也摸清了現在的狀況。

  整場鬧劇顯然已經步入結尾,敵人正將他們全部集中到一處,明顯是要走最後一步棋。

  Carol目不轉睛地觀察著敵人手中的變形槍,她剛剛在休息廳已經針對槍的動力核及所需技術與Scotty討論過。根據Chekov的情報,受雇的傭兵是Klingon人,而真正的雇主目前仍不知真實身分。Carol從剛剛開始就不斷在腦海中搜索著最近星球間武器科技的資訊,不管是官方發布或是台面下的小道消息都不放過。

  Khan發明的遠程光子魚雷在事件結束後就被封了起來,即使Carol身為Marcus上將的女兒在身分上不太合適接手研究,但Spock與Jim分別提出了關於Carol Marcus在Khan事件中表達的立場與表現報告,在再三保證下還是讓Carol取得了研究資格。

  Carol當然也沒讓他們失望,那些光子魚雷的設計資料雖然都隨著London 31區爆炸而化為了灰燼,但Carol還是成功將所有設計與技術完整重現。不得不說,Khan雖然身為舊時代的人,但他前衛的思想與大膽的技術操作、更不用說巧妙細膩的設計,都讓那遠程光子魚雷成了劃時代新武器。

  經過星聯議會討論,遠程光子魚雷的發表因為顧及到Khan事件帶來的餘波還未消弭,因此目前仍被收在機密檔案中。但經過這次的震撼,Carol也比以往更加注意星球間的武器流通。

  但現在卻又殺出了一把前所未聞的全新武器。

  Khan事件過去了,但聯邦間的矛盾與不滿卻隨著他對星際艦隊的攻擊都浮了出來,看樣子一時間也因此有許多超出常理、超越了現有技術的武器都跑上檯面。

  即使過去就對先進武器有所研究,但現在Carol卻感覺自己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外行人。

  想到這裡,Carol不禁握緊了雙手

  「Enterprise呼叫Mr. Chekov。」

  「這裡是Chekov。」切換頻道,Chekov確認了監視畫面中的兩路人馬目前沒什麼問題後便再次投入侵入網絡的工作。

  「我們追查到了駭客的IP位址。」Scotty哼哼了兩聲,聽上去十分得意:「聽清楚啦、小傢伙!」

  其實自從通訊恢復後Jim全程都用通訊儀旁聽了所有人的對話,這是他給自己的通訊儀做的程式修改(當然沒讓任何人知道),可以同時接通多個訊號。雖然要聽清楚他們同時間在講什麼是點麻煩,但只要抓住幾個關鍵字Jim就可以大致推論出結果。

  對於自己部下們的行動感到滿意,至少他現在不需要太擔心他們毫無反擊能力,因此他也就全心全意把注意放在Spock身上了。

  Spock看上去非常不好,要不是Jim剛剛衝上去扶住對方,他似乎會當場昏倒在走廊。

  擔憂地向Selik丟了個詢問的眼神,對方的視線一直盯在年輕的自己身上,看上去是知道Spock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實在不是開口詢問的好時機──剛剛因為跑向Spock而得到槍拖在腰側的重擊到現在還隱隱作痛。

  高聳的雙眉緊蹙,眉間的凹壑深深地刻入了無盡的痛楚,大顆大顆的汗水沿著額角滾落,沾濕了的髮鬢緊貼在耳邊,臉色慘白地令人心痛。從剛剛就交纏緊握的手指越捏越緊,Jim覺得Spock根本就沒注意到這一點。

  他很清楚Spock有多不習慣肢體接觸,更何況他一貫都會注意自己的力道,但Jim現在覺得自己的指骨快被捏碎了。

  天啊,Spock。Jim想起了T'Pau所說的精神塌陷,慌亂的心情讓他忍不住也用更用力的力道捏了回去。不、不、不。

  紊亂的喘氣在耳邊迴盪,偶爾喘不過來的抽氣讓Jim的心跳也跟著一抽一抽。Jim擔心不已,恨不得現在立刻把Spock拖到T’Pau前面再給他檢查一次,但眼下他要是再亂跑,下一個落到自己身上的不會是槍拖而是一道紅色的相位光束。因此他只能緊緊握住Spock表達自己的支持,可是身為沒有心靈感應能力的人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幫助。

  他總是如此無力,當他重要的人有需要時他總是無法幫助他們。

  東翼休息廳的大門就在眼前,Jim看見Sulu一行人就停在那裡。他們看見自己與Spock紛紛露出了擔憂的表情,Uhura看上去幾乎要不顧一切衝過來了,Jim只能趕緊對他們搖搖頭,希望他們不要擔心,並且暗暗希望這一切快點落幕。

  休息廳的門緩緩開啟,室內明亮的燈光與走廊的昏暗形成了強烈對比。

  Jim瞇起眼,看著裡面的賓客們全望向了門口,宛如狩獵中的猛獸盯上獵物,雙眼閃閃發光。


-TBC


|後記|

要最後啦!!!!

CWT35在3F喔!!!第一次上3F耶!!!!!
攤餵碼是B11!!歡迎大家來找我玩!!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