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天空塚 -28-

第二十八話 亞特蘭提斯戰記

【CWT36】[特傳冰漾] 天空塚 完結篇及套組 預購





  手指搓著左耳上的金屬片,感覺著指腹底下晶石與紋路的凹凸觸感,就算不面對鏡子我也可以清楚地在腦海裡描繪出那個耳墜的模樣。

  雖然才過幾個小時,但這幾乎已經要成了我的習慣。

  「別弄了。」

  比我大上一些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指硬是拉離了耳朵,差點把我耳朵一起扯下來。

  一手穩穩端著托盤一手伸過半張桌子緊緊抓著我的學長眨了下他那雙紅得彷彿隨時都會在眨動間摩擦生熱燃燒起來的眼,面無表情但眼神中卻帶著一絲警告意味。我只能訕訕地把手從對方的掌握裡抽回來乖乖擱到腿上,學長什麼也沒說,哼了一聲就到別桌服務去了。

  喵喵在旁邊跟五色雞為了學長端上來的一盤覆盆子蛋糕吵了起來(想當然爾喵喵難得跟西瑞搶食的理由是因為那盤蛋糕是學長親自送來的,而西瑞跟喵喵吵的理由當然只是單純為了吃),我默默地喝著口味正常的焦糖瑪奇朵,努力忽略隔壁桌那個人的咖啡杯裡緩緩長出來的紫色花朵。

  沿著花瓣邊緣長出的利齒在日光燈下閃閃發亮潔白無瑕,好吧、至少在它一口啃掉正打算喝飲料的那個學生而染到血之前。

  「店長!又有人因為『最愛戀人』被送醫療班啦!」本來在另一桌擦桌子的店員彈彈手指,把那被紫色花朵吞進去一半的人連同咖啡杯一起送到了醫療班。

  只見遠在另一邊吧台鎮店的學長朝這裡比了個閃亮的大拇指。

  為什麼飲料叫這個名字送過來的東西卻這麼恐怖啦!

  「截至今日為止,伊薩學長光棍了整整十七年呢。」以優雅的姿勢端起了紅茶,千冬歲一邊小口小口啜飲著一邊若無其事地爆別人八卦。

  所以這是去死去死團的怨念嘛!那個活像分手擂台的東西也是因為這樣來的對不對──!

  「可是聽說最愛戀人真的很好喝喔!」搶贏了五色雞那塊覆盆子蛋糕的喵喵高興地靠了過來,順便把特地留下來的兩小塊分別塞進我跟千冬歲嘴裡(萊恩根本找不到在哪),「為了自己的愛人點一杯最愛戀人,然後英勇擋在對方面前將怪物斬殺!多浪漫啊!」

  妳什麼都嘛很浪漫。

  翻了翻白眼,我吞了一大口咖啡把湧到舌尖的話沖下肚,跟對面一樣滿臉無奈的千冬歲互看了一眼,無聲地笑了出來。

  「漾漾。」吃著馬卡龍,千冬歲若無其事地開口,「沒事吧?」

  「嗯?」正在吃熔岩巧克力泡芙的我沒控制好咬下去的角度,一個不小心把裡面的巧克力醬擠了出來沾了我滿嘴,配上我有點傻愣的表情我想我現在的模樣應該很好笑,但千冬歲依然是嚴肅地盯著我直看,雖然眼神難得地柔和,但卻專注地好像要把我給看穿一個洞一樣。

  「呃……」下意識地把很好這兩個字給吞進肚子裡,我隨便抹了下嘴巴聳聳肩,「平常我要見夢見也都是他找我,除此之外他就跟不存在一樣,搞不好他現在也只是在搞失蹤或又睡著了而已。」

  瞇起眼,千冬歲的表情寫滿了他的懷疑,但他依然沒有當面戳破我勉強得像笑話一樣的瞎扯。雖然班上其他同學都因為五色雞胡說八道的引導而以為早上發生的小意外是別班同學搞的鬼,但我想千冬歲他們還是看出了什麼。

  畢竟那張移送符是學長親手畫的,就算已經用了一年多,我不覺得火星出品有效期無限年的東西會那麼容易被別人動手腳,要改動學長這火星之王畫下的咒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還是在陣法發動的瞬間直接干擾了使用者的目的地。

  我想學長也隱約猜到了些什麼,我清醒時雖然還不到學長要上工的時間,但學長還是強硬拉著我到他們2-A,大概是不打算讓我離開的視線監看。而雖然還不到我放風的時間,但班上其他人只要看見是學長就全都笑臉迎人地歡送我離去。

  只能說學長的面子真大,不論是形容意味上還是看上去的視覺意義上。

  忽然,後面突然傳來了激動的歡呼聲與咒罵聲響,我匆匆轉過頭,剛巧看見一個不知是哪班的男生把餐巾給甩在了服務生臉上。

  這下我也驚悚了,因為那從餐巾下露出來的銀色長毛正耀眼得如刀鋒那般刺眼。

  但看來看去露出驚恐表情的竟然只有我,其他人除了那個挑釁男全都是滿臉興奮至極的表情,剛剛還溫和高雅的咖啡廳氣氛瞬間全都不知消失到哪個星系去了。

  「嗚喔喔喔,終於有人向學長下戰書了!」喵喵興奮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差點把她的薰衣草奶茶給整杯撞翻。

  「那傢伙是個白痴。」千冬歲雙眼泛光,搭上他眼旁的青紫色紋路看起來更加詭譎,他呵呵呵地怪笑了出來,「學長會把他打進醫療班。」

  「斷手斷腳。」萊恩從空氣裡浮了出來,又從桌上抓了一個特地為他點的飯糰(是說為什麼咖啡廳會有飯糰!)默默地啃著。

  「Off his head──!」五色雞哈哈大笑著猛拍了下桌子,兩張合併起來的桌子都為此震了一下,我還以為這木桌會受不了西瑞的怪力當場垮掉,幸好它在搖了幾下後艱忍地撐住了。

  是說我已經不知道應該驚訝五色雞竟然會知道紅心皇后的名台詞、還是他會講英文的這件事了。

  就在我們這桌正在各自騷動的同時,學長已經跟那個也許是生無可戀了的男同學跳上擂臺。

  低下頭慢條斯理地捲起襯衫袖子,學長看起來完全不把紅色角落的挑戰者放在眼裡,雖然我知道學長向來高傲,但除非是面對某個咖啡魔人,他很少會有這麼不禮貌的行為舉止。

  「那是3-A的學長,據說從以前就不爽學長很久了。」即使受傷了千冬歲依然是所有人的八卦頭子……我是說情報頭子。

  連氣都不換就一鼓作氣劈哩趴啦地把那個學長的身家資料從在哪裡出生到搬過幾次家甚至是昨天吃了什麼早上在哪個班玩了什麼遊戲全都爆料了出來。

  雪野千冬歲,通常運轉啊。


    ※


  與去年一樣,今年的學院祭也持續了三天,第一天主要是商店街,第二天則是全高中部活動,第三天則是讓大家放鬆慶功的園遊會。

  雖然昨天發生了些讓人不安與摸不著頭緒的事情,但依舊無法阻止火星人的瘋狂──如果他們還知道理智怎麼寫的話。

  我以為去年的紅白大運動會就已經夠誇張了,今年顯然又更上了一層樓。這所學校的存在就是致力於突破地球人的小腦袋所能想像的情況啊!

  「漾漾!今天要一起加油!」喵喵穿戴著學校配給她的裝備,可愛的天藍色洋裝與披肩的白色的長袍,加上一支杖頭捲曲的法杖,看起來就是個標準的法師模樣,「把擋在我們面前的人都打趴吧!」

  舉起看起來十分輕巧的手杖,喵喵做了個揮棒的動作,直接把眼前小空屋的石牆給打破了一個洞。

  我覺得妳根本就搞錯了自己職業的能力吧!還有那跟法杖裡是埋了鐵棍嗎!

  「漾漾,別忘了你的長刀。」剛從土裡爬出來的千冬歲一邊拍掉自己身上的草屑,一邊從抽起了插在旁邊充當十字架的長刀像直標槍一樣往我這裡扔過來,要不是我閃得快,恐怕我現在就直接變串燒插在地上,「抱歉,我對力量還控制不太好。」

  紫金色的眼睛無辜地眨了眨,配上那淡綠色的皮膚與眼邊的紫色紋路,剛出生的不死族術士用手指彈掉黏在袖子上的最後一塊土塊,用了個召喚術就把自己的隨從給叫了出來。

  「啊,萊恩原來你在那裡啊。」

  白色透光的縮小版萊恩與其說像是個精靈不如說是個鬼魂,他輕飄飄地跟在千冬歲身旁走來走去,抓了抓尖尖長長的耳朵活動了下手腳,然後像是發現了什麼糟糕的事一樣看著自己的小手小腳震驚地抬起頭,飄浮在他頭頂上一行「飯糰第一人生第二」的暱稱字樣迎著陽光閃閃發亮,「我沒辦法離歲太遠。」

  因為你是千冬歲的隨從啊大哥,而且你反應也太慢了吧!

  「哼。」把玩著手裡的匕首,學長活動了下手臂拉了拉筋,紫黑色的髮像是星空一樣在太陽下閃爍著銀色碎光,紫藍色的皮膚上有著火焰般的紋路,不知是天生的還是刺上去的。

  沿著手指爬上手腕纏繞在手臂上,也有從後背向前蜿蜒至鎖骨,最後隱沒在那貼身的黑色勁裝之下,最後盤繞在肌肉線條明顯的精壯腹部上。赤裸的腳踝上綁著一排小匕首,學長踢了踢腳,測試了下靈活性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所以學長是黑暗精靈。」頭痛地看著明顯全身上下的配色都跟原本的樣子顛倒了的學長,我努力把視線從他矯健的身形上移開。

  說真的一個男人好看成這樣真得太犯規了!

  「那學長的職業是什麼?」喵喵看著學長就像看到肉的小狗一樣,只差沒有流口水了。

  「我是刺客。」

  刺你媽咪!我悲憤了,「那為什麼我是人類戰士!」難得可以換個種族職業來玩玩,好歹也讓我變得帥氣一點啊!

  黑暗精靈的刺客挑了挑眉,唇邊勾起了一個真誠卻刺眼、讓人想一刀捅過去的笑容。

  「因為你天生當坦的命。」

  就算我衰運連連耐打耐撞皮厚血多也不是這樣分配的啊!混蛋!

  但就算我再不願意,我也不知要去哪提出抗議申請,更不用說這群火星人根本就不會把你的聲音當一回事,看到我這地球人痛苦的模樣,恐怕也只會更加開心地給我增添些有的沒有的設定吧。

  「嗯?怎麼沒有見到西瑞?」通常這時候會爽爽地跑出來炫耀自己新造型的人不就是那隻五色雞嗎?怎麼我從自己出生的人類村莊走到墓地來找千冬歲的這段路上都沒有出現?

  「隊員候選名單上沒有他嗎?」彈彈手指,一個發著幽綠光芒的四方控制介面變浮現在空中,千冬歲用手指點開公會頻道,迅速滑過了頻道上的各種詭異暱稱,「沒有的話,那隻蠢雞約莫就是在敵方陣營了。」

  不、會、吧?

  當然不是說我有多希望跟那隻雞在同一隊伍裡,只是跟他在同一個隊伍好過跟他在不同隊伍時造成的麻煩啊!

  「不要管他,遇到時再給他一個痛快就好。」把玩著綁在手臂的匕首,學長說出了很符合他現在職業的話(而且我強烈認為他的種族其實根本就應該是黑暗精靈才對),「把自己的狀態跟裝備調一調,我們該上路了。」

  因為剛出生,理所當然狀態列的HP與MP都是滿的、也沒什麼異常狀態,我確認了一下血量跟魔法值後便點開了自己的裝備欄,發現裡面已經有了基本的布甲跟皮革靴,便立刻把身上的布衣布鞋給換了下來,再從千冬歲那裡拿了些身為術士的他沒辦法使用的盔甲後,我就算是配戴完畢了,反正剛出生的角色就是窮得響叮噹、身上也都是些基本裝備而已。

  就在我拿起剛剛千冬歲扔給我差點把我送回重生點的刀子時,我發現那把不是什麼隨便的刀子,觸摸長刀點開它的介紹,我發現那把刀是喪屍骨刀,米白色的刀身纏繞著一絲絲邪氣,在攻擊敵方的同時會吸收對方掉的HP的一半化為己用。

  通常這種有附加功能的武器都不應該是初心者拿得到的武器吧!為什麼會這樣隨便插在人家不死族的出生墓地旁啊!

  「如果什麼都要從等級一開始玩不是很麻煩嗎?」聽了我的疑問後,學長不屑地噴了口氣不以為然地回答我。

  「是沒錯啦……」想想只是個一天的活動,如果真的大家都從等級一開始練要玩完遊戲也不知道要幾天才夠了。抓抓臉,我對於總是懷疑自己學校人品的自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那我們現在要去──」

  我看著走在前面的學長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當然不是說他的顏色搭配跟身上穿的衣服,而是他頭上飄著發光的狀態列好像有什麼不對……應該說很不對勁。

  「……學長,為什麼大家明明都一樣是剛出生,你已經八十級封頂了?」

  黑暗精靈挑挑眉,似乎覺得我的問題很愚蠢,「因為黑暗精靈長壽。」

  這什麼破爛理由──!什麼叫做精靈長壽就可以直接等級封頂啊!而且說到長壽……「千冬歲還是不死族咧!他都還沒──」

  「嗯咳、漾漾……」

  轉過頭,我看著跟在我身後看起來有點抱歉的千冬歲,他淺綠色的皮膚在太陽下閃閃發光,而他頭上那破萬的血量也閃得刺眼,

  「為什麼是六十七級!」我悲憤了。

  「喵喵是五十一級喔!」跟在後面一蹦一跳的法師跑了過來,依舊揮舞著她手中雖然看似輕巧卻足以破山開路的法杖,「漾漾死了也沒關係喔!喵喵會高級復活術!」

  「我們會保護你的身體不會讓你被敵人守屍的。」幾秒沒見就已經變成中級隨從怪的萊恩現在像是神燈精靈一樣高大,他乖乖飄在千冬歲身邊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冰冷的感覺讓我以為自己被一塊大冰山砸到。

  是說你們都直接從我會掛掉這一點開始思考嗎!而且既然大家等級都那麼高了為什麼我還要當肉坦啊!

  「感謝參與本次學院祭的運動大會!我是同時擔任遊戲系統與戰況播報員的琳綺!」清亮開朗的女生從空中傳來,我點開通訊頁面,發線系統的公眾頻道被強制開啟了,「歡迎大家來到亞特蘭提斯戰記!」

  這次的運動會與上次一樣分兩組進行,只是跟當初模仿原世界紅白運動會的模式不同,這次是模仿了原世界的線上遊戲系統,分為兩組人馬打怪破關完成任務,與平常的線上遊戲不同的是每個人的種族、職業與所屬陣營都是學校直接分配好的,跟上次的紅白大運動會一樣,出生時的衣服是直接在前一天晚上送到我們手上。

  亞特蘭提斯戰記,故事背景是在講在一塊稱為亞特蘭提斯的大陸上,有兩個國家在彼此爭奪土地與傳說中由反映真實的神深藏在大陸中央的祕寶。

  兩個國家分別是受到海風祝福的溫迪斯羅爾,國徽是一個扇子的符號,屬性是影;以及受雨水恩澤的萊尼方多爾,國徽是一把傘的符號,屬性是光。屬於哪一國,你的胸膛就會有該國徽章,狀態列表上也會顯現國徽,所以很好便認是敵是友。

  「是說這個扇子跟那個雨傘啊……不會是……」瞪著飄在自己頭上的閃亮亮扇子徽章,我的臉忍不住皺了下。

  但無論如何,我的表情再難看都沒有學長扭曲就是了。

  「一定是那個瘋女人拖師父下水的!」

  我想也是,畢竟我怎樣也想像不出來傘董事坐在電腦前玩線上遊戲的畫面,那實在太世界毀滅了。


    ※


  為了這個遊戲,學校的場地配置也完全變了個樣,昨天看上去還井然有序的校園一夜之間成了叢林蓊鬱、小鎮四散與主城對立的模樣。雖然只是個高中部的校園範圍,但土地面積依舊是寬闊到就算站在最高的樹木上放眼望去除了樹之外還是什麼也看不見。

  點開介面裡的世界地圖才能看出整個亞特蘭提斯大陸接近圓形,兩個國家的主堡壘在相對的兩端,兩國的勢力範圍分別以藍色及綠色標示,看上去有點像中國的太極圖案。

  「所以我們是要攻下對方土地然後往大陸中間尋找祕寶嗎?」看著地圖中間一塊白色發光的區域,我戳了下想點出資訊,出現的卻是一排排問號。

  其實並不意外,通常BOSS級的東西都這樣啦,一點情報都不給的,超小氣。

  收起地圖,面板恢復成一顆光球盡忠職守地飄在身邊,又抬頭看了看頭頂的狀態列表,我再次對火星人的能力感到無比讚嘆──這種虛擬真人實境Online Game要是能在原世界上市的話絕對賣翻!不過看學長跟千冬歲他們平淡的反應,好像頭上有個狀態表手邊有個攻擊招式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一樣。

  雖然他們自己本身就很像電玩裡才會出現的角色了,但偶爾跟我一樣興奮個一下又不會要他們的命,只有我一個人像鄉巴佬一樣驚奇得半死感覺還真是孤單寂寞覺得冷。

  「前方有動靜。」學長停下了腳步,黑色雙眼散著危險的光芒看向前方騷動不已的樹叢,兩把短彎刀不知從他身上那件布料少得要死的衣服哪一個地方滑出來握在手上,蓄勢待發。

  後方的千冬歲已經使用了暗影術,紫黑色的魔力在手中凝聚,接著一個措手不及就往樹叢裡砸了過去。

  就在慘叫聲響起的剎那,站在最後面大概把補師跟戰士的用意搞混的喵喵已經一手把我往前推了出去,「漾漾!GO!」

  GO妳個頭──!妳為什麼不叫學長GO、他明明是刺客啊────

  看著從前方草叢衝出來的菁英,來不及後退的我也只能揮劍砍上去,幸好千冬歲的暗影術已經造成了他們HP減半的傷害,雖然是菁英但也只要我每隻再砍個幾下就贏了。

  「全是些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那個站在我這個戰士後面的刺客暫時幹起了盜賊的活,翻了翻那些倒地的菁英的衣服,搜出來的都是些藥草或是銀幣,立刻一秒被嫌棄地往後丟掉。

  是說老大你們不需要那些但我需要啊!等級一的我需要慢慢賺錢慢慢升等啊!

  而那些菁英在學長搜完身甚至還被抓住腳提起來倒了倒之後就砰的一聲恢復成符咒的樣子,然後冒出了加幾分的字樣,最後再連著符紙一起消失無蹤。

  「看來這些菁英都是系統設定的NPC。」推了推眼鏡,千冬歲點開介面看了一下公會頻道,「果然這些分數會進行小隊累計。」

  「贏了有獎品嗎?」喵喵問。

  「有。」學長哼了聲,站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腳,唇邊勾起了個高傲的15度上揚弧度,「沒有就跟他們拼命。」

  還是算了吧,學長要是真的跟扇董事打起來,在你們沒命之前學校就先毀了吧。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就在我們又扒光四批菁英的衣服、並且殲滅了敵國一個騎著飛獸直接闖進我們這裡的小隊伍(他們運氣非常不好地直接降落在學長旁邊)往前快要走到樹林邊緣時,萊恩突然在千冬歲身邊飛竄而起,像個巨大的白色氣球一樣盤旋了幾圈又飛下來,「有東西,是等級30的嗜血狼妖。」

  「牠們的牙齒有白金的成份。」喵喵看了下妖怪列表,興奮地眨了眨眼,「可以換錢或請工匠製作飾品!」

  「白金、是吧。」學長重新將剛剛毫無用武之地的彎刀又翻了出來,冷哼了聲。

  渾沌的黑色雙眼細細瞇起,瞪著又再次騷動起的草叢樹林、以及那一聲聲越來越近的震天狼嚎,學長突然轉過頭看了我們一眼,臉上掛著的笑容看上去比名字裡有嗜血兩個字的狼妖還要嗜血。

  他輕呵了聲,用著好像在問小孩想買多少糖果爸爸都買給你的口氣輕鬆地開口。

  「要幾顆?」

  不要管幾顆了,我當下只想叫狼妖快逃。

  最後在學長把那群狼妖全給輕鬆輾過去(再問一次,到底要我當坦的意義在哪?)、並且把他們滿口白牙全給拔了之後,千冬歲召喚出了他的坐騎。一隻看起來好像龍跟鳥的融合體,鱗片與羽毛的搭配加上鐵灰色的冷色調,以及因為從屬不死族的關係而在關節處有些露出的森白骨頭,整體看上去還真的挺帥氣的。

  雖然我向來無法適應這所學校亂七八糟的行事作風,但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審美觀與設計感還是一等一的好。大概是各種族的帥哥美女太多,總是要有相對搭配的設計才能襯托吧。

  就在我感嘆著底下這隻載著大家的坐騎,並把四周整個經過大幅變動的校園風景新賞過一輪後我才發現有哪裡不對。

  「千冬歲,坐騎不是只能載主人一個人嗎?」

  前方的不死族轉過頭眨了眨眼,千冬歲看起來很驚訝我會問這個問題,他聳聳肩後推了推眼鏡一本正經地回答,「開修改器是玩遊戲的一環。」

  ……隱台詞是不爽不要玩嗎?

  老實說這一點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因為我玩遊戲也會開修改器,只是……只是從他們這些天生開金手指的火星人口裡聽到這句話就是覺得不爽啊!混蛋!

  在往邊境城鎮去的路上也零零散散遇到了同陣營的隊伍,大家也各自就這樣在空中互相交換了情報跟裝備。目前兩國的狀況都差不多,互相侵占的土地面積都不大,我想大家都把目標放在那幾個主要的防守碉堡上,畢竟遊戲時間也才一天,沒那麼多閒時間給你慢慢打,與其慢慢侵占不如直接攻下那些據點,得到的分數也相對比較多。

  就在我們告別了經過我們的第三個隊伍時,我終於有空檢查一下自己的裝備欄。身上穿著62等的白金秘銀鎧甲,鞋子是57等的闇炎黑靴,肩上還有一件44等的綠妖精披風,手上的武器從那把喪屍骨刀換成了64等聖闇雙刀。

  而我本身的等級還是一。

  這哪裡不對啊!連我身上的裝備等級都比我還要菁英!也太悲傷了吧!

  「到了。」千冬歲指揮著坐騎在城鎮的飛行所降落,毫不在意他為了多載我、學長跟喵喵而硬把一人座擴增到四人座的巨大寵物幾乎把整個飛行所壓成廢墟。

  「歡迎來到中立城鎮、水晶鎮。」駐守在飛行所旁的飛行安全官走上前,陌生的臉龐與制式化的笑容,自己工作的場地被毀得只剩幾根柱子還笑得那麼開心,看起來應該是個符咒製作出來的NPC,「建議各位先去見見我們水晶鎮的執行官、他會為您介紹我們城鎮的一切。」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一眼就看見了那非常熟悉、足以閃瞎人眼的高聳建築,「水晶塔?」

  「這裡是原本水晶塔的範圍,學校的行政人員大概都擔任了遊戲NPC的角色。」看了下四周,學長似乎認出了這個地方原來是長什麼樣子,「看來邊境城鎮都是中立區。」

  經他這麼一提我才發現剛剛經過我們的那組人馬是敵國的成員,四處觀察一下也會發現那些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吃飯的人也不管是同一國,大概原本是同學朋友但被分在不同國的關係吧。

  雖然想掠過去見城鎮執行官的小任務,但當我們提著兩袋還沾著血的狼妖牙齒站在工藝學會門口卻怎麼也踏不過門檻、並且得到系統提示一定要去見執行官後,學長雖然不爽但也只能乖乖領著我們往水晶塔前進。

  水晶塔四周看起來跟原來一樣,除了多了幾個像守衛一樣的獸頭人,而一個跟水晶塔的氣質非常搭配的人就站在大門前,與身後的建築一起發著光。

  「賽塔?」不會吧,賽塔也被扇董事拖下水了?

  光神的貓眼笑得萬分溫柔,看上去就彷彿是在這大浪中搖擺的瘋狂世界裡唯一的一盞明燈,「你好,褚戰士。」

  ──怎知他一開口就一道巨浪打來。

  「噗。」走在我身邊的學長毫不客氣地嗤笑了聲。

  笑屁!如果是你的話你就會變冰炎刺客……等等、為什麼聽起來還挺帥的?這不公平──!

  「歡迎你們來到水晶鎮,就由我來為各位介紹這個城鎮吧。」頭頂飄著一行「水晶鎮執行官」的字樣,賽塔笑瞇瞇地看著來到台階下的我們,「你們可以選擇聽我作十分鐘的介紹,或是花1500金買地圖。」

  「買地圖。」學長毫不猶豫地迅速回答,並直接從千冬歲那裡接過了準備好的錢袋交到塞塔手裡。

  「為什麼不聽聽看?」我還滿想聽聽看學校會給水晶鎮做什麼樣的設定欸,而且1500金也真貴!

  「精靈可以把十分鐘的內容說到一個半小時那麼長,如果想聽你自己留下來聽。」鄙視地白了我一眼,學長點開直接收進了地圖系統裡的城鎮地圖,迅速找到雜貨店、武器店以及職業工會,「除了這些地方外,你們還有想去什麼地方嗎?」

  「有轉職所嗎?」湊到學長身邊看著浮現在學長雙手間的褐色地圖,出乎意料地在上面代表玩家的光點中找到了幾個同班同學(其中一個人的暱稱是「不要再說我老是想蓋1-A布袋了!我是不會住手的!」)。

  學長睇了我一眼,壞笑地看著我,「幹嘛想轉職?褚戰士。」

  「閉嘴啦!」

  最後我們決定先去把那兩袋很佔物品欄的牙齒賣掉,順便賺點錢,途中千冬歲先跑去了術士工會跟裡面擔任導師的NPC學習新技能,在我跟喵喵等待工藝學會的工匠拿其中兩顆牙齒去製作飾品的空檔,學長也到隔壁的服飾店買了他的新裝束。

  大概是職業限制使用權限的關係,學長換上的衣服還是一樣的清一色暗色系。宵藍與暗紫再搭上玄黑,蓋住了嘴巴的布料延伸到雙手,原本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全被包住了,但也許是種族特性的關係,那些很帥氣的刺青暗紋雖然也全被遮住了,但卻又在布料下散著幽藍微光,時不時會有流光在布料下滑過,勾勒出那繁複的圖騰。

  緊身的皮褲上沿著大腿到小腿綁著一圈圈的匕首套,上面掛著大小不一的匕首與小刀,另外還有一個兩條鍊鎖纏在腰上,鍊鎖的底端是一把摺疊起來、目前看不出是什麼的武器,我記得那是學長在空中從某個倒楣的敵國隊伍那裡搶來的。

  最後再把那個用牙齒做好的白銀護符給喵喵裝備好,並且去過法師工會學會新技能後我們又再次回到了水晶塔,賽塔已經不在大門了。

  「轉職所在水晶塔二樓。」學長看了眼貼在水晶塔外的塔內地圖,伸手把門推開。

  「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不管怎麼樣,上次來水晶塔看見的景象實在太衝擊了,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塔內一樓原本排列整齊的辦公桌椅全不見了,連帶那些亂七八糟堆了滿地的資料也消失了一乾二淨,溫暖的陽光灑入,落在地板上的一個巨大圖騰上,勾勒著那圖案的線條在陽光下閃爍著鑽石反光一樣的碎光,整體看上去只是個很普通的大廳。

  但即使這景象再神聖,也還是無法抵銷我推開二樓轉職所木門後受到的衝擊。

  「怎麼、看來又是個對自己職業不滿的愚蠢之徒。」

  鏡片後的藍色雙銳利地朝我射來,金色長髮柔軟地搭在肩上,在透過窗戶落入的陽光下散著成熟稻穗般的金光──連桌上一堆堆黃澄澄的金幣都相形見絀。

  「夏卡斯!」

  「歡迎光臨,褚戰士。」水藍眼睛挑剔地把我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明顯鄙視地噴笑了聲。

  不要那樣叫我────!我好想哭!我可以哭嗎?可以嘛!

  「少廢話。」蹙起眉哼了聲,學長拎著我的衣領直接把我像拎小雞一樣揪到了夏卡斯面前,「他要轉職。」

  挑挑眉,夏卡斯以一副饒有興致的表情看著我,隨手翻著桌上的本子:「為了防止某樣職業人口過多的狀況,本遊戲的職業有數量限制,」啪的一聲,那本厚厚的本子終於停在了某一頁,「本轉職所僅剩聖騎士可選擇。」

  這跟戰士有什麼差別!一樣是當坦的命啊!

  「此聖騎士有聖光祝福,附贈精靈鎧甲一副,以及光晶長劍與夜嵐長弓的武器組合,更有高等座騎大放送,轉一送三要轉要快。」夏卡斯以歌功頌德的美妙嗓音做著廣告推銷,雖然讓人很想吐槽但我還是忍不住心動了。

  有聖光祝福的話黑暗系攻擊就不用太擔心了,武器組合裡有長弓的話也就可以進行遠距離攻擊、不用直接往的人衝過去,更重要的是還有坐騎啊!想想千冬歲那帥氣得無與倫比的坐騎!

  「請稍等我去將您的坐騎牽來。」轉職成功後我們依照夏卡斯的指示回到水晶塔門口,等待一個NPC去將我的坐騎牽來。

  就在我正想像著我的坐騎會是怎樣英武帥氣──最好是能夠像千冬歲的那樣是多種生物混種的模樣──時,一聲淒厲熟悉的嘶鳴直直闖進了我的腦海。

  『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轉過頭,我看見了前額頂著一支散著柔白聖光的長角,通體雪白、背上搭著雕工極為精細看上去就像精靈的手工藝品的高級黑色皮革馬鞍,萬分符合聖騎士這個職業名的高等坐騎朝我直奔而來。

  只可惜,如果牠是一匹我不認識的獨角獸,我想我會更開心點。

  老姊說的對,推銷果然都不可信。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