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Compassion Paradox -18- Emergency Call

  |ATTENTION|
  ※戰後
  ※原著結局改變

  Severus Snape X Harry Potter




  「嘖!」

  Snape暴躁地啐了聲,但接二連三揮出魔杖的動作卻依然沉著冷靜。

  他先為自己與Harry施了幾個幻身咒與忽略咒,接著喚出護法。

  銀色的小鹿在昏黑的墓園裡散著美麗的銀色光芒,像路燈一樣照亮了四周,Snape慎重地撫過小鹿頭上的小犄角,像是在確認什麼,「去通知Weasleys。」

  小鹿護法用鼻子蹭了蹭Snape的手,輕盈地點了下腳步跳躍到空中化作一團銀光迅速消失了。而Harry也趁著這個空檔先讓本來在Godric's Hollow四周隱身起來的Aurors先到發射出黑魔標記的地方探看並且直接連絡Kingsley。

  「我記得那個方向有個麻瓜的小村莊,雖然也有巫師住在那但人數太少,沒辦法應付。」Snape扯著Harry的手臂迅速離開墓園往Potter家遺址的方向走去,警戒著因為聽見騷動而紛紛跑出屋外的人們,幸好因為咒語的關係完全沒有人發現到他們,「魔杖拿好,有任何不對勁就先下手為強。」

  「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Harry因為快走而微喘著氣,側身避開一個快要撞上他的女巫,他感覺到自己緊握著冬青木魔杖的手心裡都是冷汗。

  他以為自己早就忘了在戰場上的感覺。

  但現在,他心跳異常快速、所有的感知都放到了最大,咒語在舌尖彈動連帶著體內的魔力不斷飆漲,Harry才知道這些已經近乎本能。

  「事實上,我並不意外會看到他們對我們的熱烈歡迎,上次Knockturn Alley事件後我們就算半曝光了,他們要是現在還查不到我們的行蹤也就不用在黑巫師的世界混了。」將Harry推入Potter家裡自己再踏了進去,Snape冷哼了聲,「檯面下的消息永遠跑得比檯面上快,那些見不得光的管道也多到讓人憎恨,而且我想魔法部到現在也不是全部都乾淨。」

  Harry跑到客廳從窗簾上被蟲咬出的破洞後看出去,那塊天空已經幾乎明亮地宛如黃昏,「他們攻擊麻瓜村莊是故意的吧?」

  「不,他們是擲骰子決定的。」Snape發出了鄙視的諷刺,「當然他們是故意的,如果你腦子還運轉正常,你該記得黑魔王當時主張世界上最討厭的東西第一是Albus第二是你第三是麻瓜!另外,攻擊麻瓜也是對你的挑釁,而且要顧及麻瓜的安全這點,讓我們在交戰上有著非常糟糕的劣勢。」

  「可是我們不能不去!」看著那些仍被吊在空中的麻瓜們,Harry心都涼了一半,即使他明白食死徒有著愛看麻瓜被折磨時露出的恐懼表情的惡劣嗜好,所以暫時不會殺了他們,但被折磨也不是什麼好事。

  「不,事實上是我不得不去。」Snape拉起斗篷的帽子將自己完全罩上,「你必須留在這裡直到Weasleys來接你。」

  「What!Why?我不可能讓你自己一個人去!」瞠大了雙眼,Harry不可置信地看著的打算丟下他的Snape,不滿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使用大量魔法,你要我說幾次!」暴躁地拉出Harry掛在頸子上的魔法掛墜在他眼前晃了晃,「難不成你期望過去丟幾個繳械咒就讓他們乖乖束手就擒嗎?」

  「可是我的確是用繳械咒打敗了Voldemort──」

  「HARRY POTTER!」直接怒吼打斷了Harry的辯解,Snape粗魯地揮手扯住自己的頭髮差點打到Harry的臉頰,他焦躁地從喉嚨發出低沉的咆哮,「你到底懂不懂、Oh,對不起、我想我們尊貴的救世主就是永遠不會了解他可憐的老教授是多麼想要幫助他保住自己的小命!而我一直忘了偉大的黃金男孩根本就不屑這一切!」

  「我才沒有!」似乎被這話狠狠傷到了,Harry焦急地大喊,委屈地想抓住Snape的手卻被男人無情地甩開,被Snape拒絕讓他感到更加慌亂,「Oh!Severus!拜託!」

  卯足全力直接撲了上去,Harry順利撞倒了心煩意亂的Snape將他狠狠壓在地板上,在男人出聲念咒前吻住了他的嘴不讓他出聲,但不管他怎麼挑逗還是就像親在木頭上一樣、男人該死的不回應,讓Harry只得喪氣地重新坐直身子。

  「我不是找死,我也不是不在乎你們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沒辦法放這那些不管。」

  「多麼高尚的情操。」冷哼了聲,Snape想要坐起身把Harry摔下去,卻被Harry搶先一步將他重新壓回地板上。

  「是嗎?我認識有個比起我擁有更堅強的意志、更聰明的頭腦、更能為感情付出的人,他現在就被我壓在身下。」Harry苦笑著,頂著Snape刀子般的眼神,「你知道我不能放著那些食死徒在那裡自己逃走,因為你也不能。」

  「Harry Potter你怎麼敢──!」竟然敢用這種無恥的理由!

  Snape的咆哮幾乎要轟破屋頂了。

  「我保證我會好好控制我的魔力輸出,打不過就躲到你背後、或是抓Auror當盾牌,好嗎?」手指滑過Snape的臉頰,點在他的唇角,Harry笑了幾聲,「相比之下我比較擔心我的跨年大餐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呢。」

  Snape看起來恨不得把他的手指咬斷,或許他真的在考慮,至少這樣Harry就拿不了魔杖,不過最後他只能發出妥協的嘆息,「不准亂來也別自作聰明,你必須完全聽我的指示!」

  「嗯。」Harry又親了男人一下才站起身。

  「把斗篷拉好,我們要出去才能消影,這個遺址設有魔法部的防護咒,血緣讓你可以消影但我不行。」Snape確認Harry的斗篷幾乎完全蓋住了他的臉,重新丟了一堆幻身咒與忽略咒後才帶著Harry離開Potter家範圍。

  冷冽的空氣像是刀子般刺痛著肺部,Harry小心翼翼地迴避開那些在四周激動地地跑來跑去的巫師女巫,順著他們高舉的手指方向看去,凝視著那依舊盤據在空中的醜陋標記。

  「隨時保持警惕!」

  Snape抓著Harry的手臂施展消影術,下一秒空間就產生了扭曲,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留下一聲輕微的爆裂聲,迅速被四周慌亂的腳步聲與恐懼的尖叫淹沒。


    ※


  在戰爭中死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此多的犧牲還沒有換來和平。

  小時候Harry總是偷偷撿Dudley不要的玩具藏在碗櫥裡,其中有一樣是綠色的小騎兵塑膠玩偶,他很喜歡那個玩偶,小小的騎兵騎在昂首闊步的馬上看起來威風凜凜,Harry甚至會想像自己騎在馬上騁馳沙場的威武模樣。

  騎兵指揮變形金剛斷掉的頭攻擊前方掉了一個輪子的小玩具車,接著讓右邊那個棉花跑出來的小熊壓扁煙囪掉了的火車頭,最後再把大家都放在碗櫥裡胡亂釘著的小木板櫃上寶貝地排排放好。

  那是屬於孩子的小小戰爭。

  可是現實不是如此,Harry聽著呼吸在尖叫中停止,看著死亡向暴風般肆虐,像是首一旦響起便永遠不會停止的戰歌。

  而當好不容易一切都結束後,一切的惡夢在此時卻又像套索一樣緊緊勒緊了他的頸子。

  由於沒有去過目的地也不知到準確的距離,Snape只能消影到目測出的鄰近地點再趕過去,兩人在穿過田野時就可以看見那一棟棟燒起的房子,火焰合成一大片像是龐大凶猛的赤紅野獸蟄伏在昏暗中,伺機而動。

  咒語的閃光像小型雷電一樣不斷閃過,Harry可以看見自己先派來的Auror已經與敵人展開激戰,幾名穿著黑色斗篷大半的巫師們挾持著已經昏過去的麻瓜,一如Harry之前想的,Auror們只能處於被動的狀態。

  「救下來的麻瓜先讓Auror送到Godric's Hollow保護。」Snape拉過Harry鑽進一旁田野的渠道中以此做掩蔽靠近村莊邊緣。

  點點頭,Harry利用Auror使用的特別連絡方式通知了兩名正在救助被吊在半空的麻瓜的Auror,並確定後援已經在路上之後,重新握緊了魔杖,「我們走吧。」

  「跟好!」Snape巧妙地藉著火光製造出的陰影迅速進入村莊中,並無聲無息地擊昏了兩名食死徒。

  在他偷襲成功後,Harry便迅速往他們身前甩出三層障礙咒,反彈掉攻擊過來的惡咒。同時Snape伸手將他拉到自己身邊,一個簡單的切割咒直接砍斷一名食死徒朝Harry伸來想抓住他的手。

  「滾開!」碰的一聲Harry直接把那個因為劇痛而倒到地上的男人給踢昏,眼看已經有幾個食死徒發現了他們的蹤跡,推算偷襲也到了極限,Harry狠狠地向前揮出魔杖。

  "Confringo!"

  爆炸咒的紅光光束直直打進前方的路,連帶鋪在地面的磚塊一起整個掀飛,並將敵人給往後炸開,一時間塵土飛揚,但卻剛巧遮去了Harry與Snape身影。Snape抓緊時機甩出一連串的昏擊咒與綑綁咒,直接拿下了那些因為爆炸仍在頭暈的食死徒。

  突襲到此為止,他們的行蹤徹底曝了光,不過Auror也在第一時間知道了他們的位置,並盡力配合他們。

  「那個該死的叛徒!」「他在這裡!」「殺了他──!」

  Snape看了眼發現他而全部將目標轉到他這的敵人,他回頭看向身子被斗篷整個包住的Harry,「看起來只是小暴動,趁著我把他們引開,你去幫忙救那些麻瓜!」

  「可是……!」Harry很明白那些人想置叛徒於死地的心,人在殺紅了眼的時候是不會有理智的,加上敵人人數完全簡直超出了他的想像,這讓Harry有種回到最終決戰時的時候,當時的回憶像噩夢一樣全部湧了上來。

  「他們還沒認出你,你的行動比較方便。」Snape朝衝上來的一個金髮男人射了幾個黑魔法,兩方的咒語在空中擦過魔力衝擊造成爆裂,趁著這時候他將Harry往旁邊用力一推,「別擔心他們也沒幾個人,乖乖聽我的指示!」

  咬咬牙,Harry很清楚Snape說的是對的,而且他很明白這種時候感情用事只會拖累對方,因此即使他的內心叫囂著要留在Snape身邊他也只能同意Snape的策略。

  不過他還是在分別前扯男人的衣領,往他蒼白的唇上咬下去,「小心點!」

  男人一如往常的惡劣笑容在下一秒捲進了黑色煙霧中變的朦朧,Harry看著Snape用魔法飛離他所在的位置,下一秒四周的食死徒也全數化為黑煙追了上去,並在空中爆出好幾道魔咒火花。

  尖叫聲與爆裂聲,以及交戰的打鬥聲此起彼落地宛如一場交響樂,Harry強迫自己收回直看著那已經看不見Snape身影的方向的視線,轉身往麻瓜們被聚集起來的地方跑去。

  "Incendio! Petrificus Totalus! Stupefy!"

  Harry毫不間斷地朝一個正將麻瓜女孩上上下下高高拋起的巫師扔出攻擊魔法,但對方也在火焰噴上去的那一刻敏捷地翻過身,咒語僅僅是擦過他揮動魔杖的手臂。

  不過那也夠了。

  Harry用著那一瞬間的停頓衝上前,用漂浮咒救下因為失去操縱而摔下來的女孩,並將女孩往一旁已經待命的Auror方向甩過去。接著順勢彎下身向旁邊滾去,躲過朝自己背後發射來的爆裂咒。

  靈巧地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姿勢,Harry將自己的臉隱藏在兜帽下,視線在那褐色短髮的男人身上晃著。

  「有隻小老鼠……嗯哼,你不是Auror吧?看你也沒穿那身愚蠢制服。」男人用戴滿一堆噁心的骨頭戒指的手撥了撥自己的頭髮,露出一口刻意磨尖的黃牙,嘻嘻呼呼地怪笑了起來,「哎呀其實也無所謂,只要通通殺掉就好──打斷我玩樂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啊哈哈哈哈哈!」

  「有本事就來試試看──!」Harry大吼著,在男人舉起魔杖的瞬間也同時揮出自己的手。

  兩道咒語在空中交會,炸出的火花在一時間將四周照量地宛如白晝,但情勢在眨眼間便一面倒。

  Harry的咒語輕易地壓過了對方,男人震驚地睜大了眼,魔杖被彈掉的同時更因為咒語的強烈衝擊而往後飛去撞破了籬笆直到撞上房子外牆,強力的衝擊造成了嚴重內傷,咳出的鮮血幾乎糊滿了他整張臉。

  Harry迅速地追了上去,居高臨下地看著那腦部受到撞擊而流了血、一時半刻站不起來的男人,用杖尖指著男人的臉。

  「你說的沒錯,我不是Auror。」

  Harry知道食死徒看見他的臉了,那對睜大的雙眼中清楚地映著掩蓋在黑色兜帽下的一抹翠綠。

  四周的火光打在他半露的臉龐上,看起來十分蒼白。

  少年纖瘦的身軀似乎與雙腳下的黑影融為一體,在男人模糊的視線裡看起來簡直高大的有些異常。

  黑色斗篷映著被後的火焰鑲起一圈金紅色的背光暈,他看起來彷彿就要燃燒起來。

  「我是他們的上司。」

  「Po──」男人想要大叫,但Harry不再給他機會了。

  "Stupefy!"


    ※


  這個麻瓜村莊並不大,但Harry不管怎麼找就是看不到Snape的蹤影。

  他十分清楚男人的實力,自己擅自過去說不定只會礙到他,所以他只能強迫自己專心在眼前的救援與敵人上。

  他必須為了大局著想不可以自私,他是救世主!他是那個打敗了Voldemort的男孩!

  但是你只想當Severus的Harry。

  當他小心翼翼地安慰一個嚇壞了的老太太時,心裡的「Harry」開始發出彷彿遭到酷刑咒虐待般的尖叫。

  去找他!你應該待在他身邊!

  Harry Potter覺得自己好像要被裂成兩半,一半的他叫囂著要擊敗眼前所有的食死徒,一半的他尖叫著想要往Snape消失的方向狂奔。

  「司長!」

  在一隻手重重拍到他肩上的同時,Harry反射地轉身甩出一道惡咒。

  鮮紅色的光芒勉強地從男人的臉頰擦過去,定下了神,Harry終於看清楚叫住自己的金髮男子是Auror第一分隊隊長,「Elroy!抱歉……」

  「不,你的反應很正確,我不該隨便從後面拍你。」擺擺手,男人擦掉臉頰上的血咧開了個激賞的笑容,揮了下手讓身後的隊員接過Harry手中那已經昏過去的老太太,「村莊裡的麻瓜居民都已經送至Godric's Hollow做治療與保護,剩下的都是自願留下作戰的巫師……別擔心他們還沒認出你是誰。」

  「嗯。」點點頭,Harry看了下Elroy身後幾個沒有穿著Auror制服的巫師女巫,他們站的位置剛巧是無法聽到他們對話的距離,這讓Harry再次體會到了這個Auror的細心。感激地對Elroy笑了笑,Harry重新拉好斗篷,「敵人還有多少?」

  「東側已經壓制完成,剩下的應該都在西面與南面。第二分隊與第四分隊大約再五分鐘會與鳳凰會一同抵達。」

  「派幾個人守好這裡不要再擴大損害,其他人分別去西面與南面支援!」下達命令的同時Elroy已經著手調派隊員,一道道身影紛紛消影離開。

  「你要去哪裡?」

  面對Elroy的詢問,Harry愣了愣。

  他想去找Snape。

  但情況不容許他想那麼多,村莊南面突然有棟建築物崩塌,揚起鋪天蓋地的煙塵宛如灰黑色的海嘯席捲而來,並發出了驚人的巨響彷彿有巨怪在原地跳躍、甚至連大地都為之震動。

  Harry與Elroy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我去南面。」

  村莊裡的所有房屋都受到嚴重破壞無一例外,Harry跑過一棟又一棟的房屋時還可以看到有些已經倒塌或是被燒成廢墟,就在這短短的半小時內一個家就這樣消失了。

  他想起了那個在Godric's Hollow的屋子。

  那個時候,自己父母的死亡也就在一瞬間。

  就麼一瞬間,Harry便失去了一切。

  魔法很有趣、很神奇,但同時卻也很可怕。

  他突然理解了為什麼Petunia阿姨會這麼憎恨魔法。

  敏捷地縱身一跳閃過了直撲而來的咒語,Harry給自己一個護身咒後便接連丟出了好幾個昏擊咒,但卻都被對方一一擋掉。

  藉著火光Harry看清楚了攻擊自己的食死徒的臉,那是在通緝名單中排得滿前面的高危險人物,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看來你似乎不是單純見義勇為的蠢蛋啊!」男人扯掉自己被咒語擦過而破爛不堪妨礙行動的袖子,嘶啞的聲音在喉嚨裡滾動,像是飢餓的豺狼那般發出陣陣嘶吼,「讓我看看你可以撐多久!」

  握緊灌滿了自己魔力而有些溫燙的冬青木魔杖,Harry抿著嘴無聲地投擲出一連串的攻擊,男人也立即毫不客氣地反擊。

  兩人一來一往交戰了幾回合,Harry就明白了男人在通緝榜上的高額懸賞的確是名不副實。

  有如暴雨般毫不停歇的攻擊只有越來越猛沒有退縮,甚至連防護咒都不施展,僅僅以最小的動作險險避開Harry的所有攻擊,血腥與疼痛更激起男人的戰意,Harry可以看見男人四周因為過度高漲的魔力而爆出的魔力火花。

  而Harry自己的心跳也越來越快好像要撞斷肋骨,血液隨著心臟越來越用力的擠壓衝進衝出,指尖甚至因為過度亢奮而微微發麻。

  他的視覺與聽覺全放到了最大,在極限下可以同時捕捉到許多動作,對方的呼吸與叫囂、猖狂的大笑以及巨浪般的魔壓衝擊。

  那一個個揮動魔杖的動作在Harry的視界裡好像出現了軌跡殘影,他可以看到五顏六色的魔咒從對方的魔杖中噴出,擦過身體發出的魔力穿過斗篷與衣物灼傷了肌膚,高燙的溫度鞭打在身上讓Harry感覺自己越來越亢奮。

  "Incendio!"

  大吼出的火焰咒因為Harry暴漲的魔力而從原本的火柱增強成了火瀑,沒想到一個簡單的咒語可以發揮出如此強大的效果,一時間無法閃過只能勉強給自己施了個保護咒。

  但魔法火焰瞬間就衝破了那層咒語,男人在火焰中發出慘叫,但早已瘋狂的他在下一秒便大笑出聲,即使渾身著火也毫不在意地往前衝。

  沒想到被燒傷還能這樣反應,Harry直接被著火的男人捉住了手臂。

  灼熱的火焰瞬間燒上黑色斗篷,火舌親密又無情地舔過,讓Harry只能捨棄斗篷往後跳開。

  當Harry的臉露出來的瞬間男人在火焰中模糊的臉扯開了一抹恐怖的笑,他將快要碎裂的魔杖往天空指,「看看這不是我們偉大的Harry Potter嘛!沒想到啊沒想到!雖然我沒能殺死你很可惜、但是今天依舊是你的死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orsmordre!"

  男人念咒的聲音轟隆作響像是在詛咒,詭異的螢綠色光芒從杖尖噴出,在空中歪歪曲曲地扭曲成黑魔標記。

  四周突然接二連三地爆出了消影術現影的聲音。

  黑色的影子像是鬼魅那般僵Harry包圍在中間。

  "Avada Kedavra!"

  死咒的翠綠光芒交錯地閃過視線,幾乎要燒壞視網膜。

  Harry在來得及反應前被一個力道往後猛地一扯,接下來就是身體被扭曲擠壓的感覺。

  白色的光芒像是流星般一道道劃過天空,下一秒他又被扯了一下,Harry在自己的臉狠狠撞上地面時在心中詛咒了一聲。

  「Oh!抱歉!Harry!」Ron Weasley手忙腳亂地Harry從地面拉起,「我還是不太會帶人消影……」

  「他們追上來了!」Hermione向後交錯甩出障礙咒與爆破咒,看了眼從Harry的衣領滑出來的掛墜就直接拉著他跑,「你暫時別出手!不然我就把你敲昏丟給Kingsley讓他護送你離開!」

  Harry這時才發現自己胸口的魔法掛墜已經發燙到幾乎灼傷皮膚,他剛剛的火焰咒一口氣動用了太多魔力,讓他已經開始有些魔力不穩,要不是掛墜吸收掉溢出來的魔力做微調節他應該早就暴走了。

  「來了多少人?」Harry一邊跑一邊問,「Ron!左邊!」

  「Protego!──足夠打爛這群該死的食死徒了!」擋下了攻擊,Ron在爆炸聲中大喊。

  「不要大意!他們的人也不少!」Hermione帶著他們拐過一個彎,Harry便看見了Kingsley正在與一名一樣在通緝榜上的食死徒作戰的身影。

  不過沒有多久那個食死徒就被前來增援的Charlie Weasley給打敗,趁著這個時候他們一起衝了過去,Harry用魔杖往天空噴一道金紅色火花,過了幾秒四周便現影出一個Auror小隊。

  「Harry!他們來了!」那幾個追著他們跑的食死徒們已經跟了上來,Ron大吼著發出惡咒阻擋他們的腳步。

  不用等Harry發令,Auror便紛紛擋在他們前面交戰了起來,Hermione趁著這個時候把他拉到了Kingsley所在的指揮中心。

  「Harry!你沒事吧?」Kingsley伸手把Harry臉上的泥巴給抹掉,順便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確認少年除了一些擦傷與割傷外並沒有太大的傷口後,稍稍鬆了口氣,「這個計劃的效果顯然比我們預估的要好上許多。」

  正在注意看Auror們與敵人惡戰的Harry並沒有聽清楚Kingsley的話,他的視線在四周掃了一遍,注意到許多鳳凰會成員都來了,而四面八方都可以聽見戰鬥的聲音,估計Auror也出動了不少小隊。

  人數實在多到一種奇怪的地步,不管是哪一邊都是。

  Harry知道除去那些純粹逃亡的食死徒,的確有不少激進派希望能殺掉他與Snape,而那些人也一直是魔法部的重點追蹤逮捕對象。照理說應該已經被打壓地像是散沙一樣,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他們似乎早已經集結了一陣子。

  「為什麼他們人那麼多?」Harry感到有些茫然,他問著Kingsley,突然想起自己有好一陣子都沒有收到食死徒們的情報資料,「你故意停止對他們的追查嗎?」

  皺起眉,Kingsley疑惑地看著有些慌亂的救世主,「Severus沒告訴你嗎?」

  「告訴我什麼?」

  魔法部長的表情更凝重了,他突然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跟Harry解釋。

  「Kingsley,Harry剛剛在南面,可是在出現黑魔標記前,那裡的敵人非常少。」Hermione輕聲說道,她心疼地看著臉色蒼白的好友,「好像他們根本不知道救世主在這裡。」

  Harry愣住了。

  他傻傻地轉過頭,看著面色複雜的褐髮女巫,隱隱約約好像明白了。

  「Severus要我不要暴露身分。」

  Harry的聲音很輕,但在四周一片吵雜中依舊十分清晰。

  像是在說給其他人聽又像是再說給自己聽。

  「他要我把自己藏好,他去把敵人引開。」

  分散敵人各自擊破削減大部分戰力後,接下來便是集合剩下的敵人一舉拿下取得最終勝利。

  而要將已經分散得很開的敵人自動集結,只有一個方法。

  ──給他們最想要的。

  Snape讓他們如願了,他暴露了自己,但卻把他們最想要的救世主給藏了起來。

  而他竟然還傻傻地遵從Snape的話!

  「他在哪裡……?」
  Harry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要爆炸,剛剛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魔力又開始翻湧。

  Snape明明知道這才不是什麼小作亂,這根本是食死徒拼著最後一口氣的反撲,但他卻又這樣犧牲自己將他給保護在背後!而男人當時竟然還在因為他想來保護麻瓜而生氣!

  那個老混蛋──!

  「Harry!」Hermione擔心地抓住Harry的肩膀想強迫他冷靜,但卻被他掙脫開。

  「Severus現在在哪裡!」又問了一次,可是Kingsley與Charlie只是神色凝重的一句話也沒說,Ron則是在要開口前就被Hermione給擰了一下手背。

  看著身邊全部打定主意不說──不管到底知不知道Snape人在哪──的人們,Harry勾起一抹冷笑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出魔杖。

  線條優美的銀色毒蛇從魔杖中噴出,盤起身子靈活地舒展開,溫柔底纏上Harry高舉的手臂。

  三角形的頭部高高昂起,看進前方混亂的昏暗之中吐著舌信,等候著Harry的指示。

  「找到他!」

  銀色護法應聲往一個方向迅速滑了過去,在空中拉出一條銀色殘光,像是指引的路標。

  「快阻止他!」Hermione機敏地大喊,但還是慢了一步。

  "Redoucto!"

  往地上甩出消除咒,逼退了想要撲上來抓住自己的眾人,Harry在塵土飛揚間啪的一聲消失在原地。







|後記|

我都忘記這篇還沒貼出結局了!!!!!!!0c2cb54cd19257f39ae8e6ea83b7e5bb_w46_h46.jpeg
剛好卡在最終決戰真是對不起XDDDDD
開始要把它補回來啦wwwww

要過年了呢,時間過得真快e65ef22e108eab8b568f7c79ee25b3fa_w48_h48.jpeg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好刺激!!!
(看完覺得胃痛
蹲等下一篇QQ

No title

太過分了 下一章呢!!!!!!!!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