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OS][SK]Fear Is a Four Letter Word (and So Is Love)(NC-17)

衍生派別:AOS JJ. Abrams Universe
配對:Spock/Kirk,過去的Spock/Uhura
分级:NC-17
摘要:一切都轟然爆炸,就在你醒悟過來需要某人的那天。而你終於明白感到害怕是沒關係的,只是所有一切都將與過去不再相同。
類別:hurt/comfort,Angst
警語:有涉及一小段Spock/Uhura,不喜歡的人請瞇著眼掠過
棄權聲明:他們不屬於我,不曾是、也永遠不會是。
作者的話:雖然STID潮過去很久了,但最近因為好坑友瑚瑚剪輯的MAD又被撞回了虐虐的STID。特此將這篇一直壓在資料夾底下的文完成以感謝妳的精神糧食以及願意被我推進ST這個大坑洞裡,愛妳。bb5dbc1004f07d97c1879b6eec905a83_w22_h22.gif


Fear Is a Four Letter Word (and So Is Love)


  他所感知的一切都在搖晃。

  從底部的輪機室開始,向上輕輕晃動直到最頂部的艦橋成了劇烈的搖擺,讓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有一名人類提出的蝴蝶效應。

  企業號的每一根支柱每一片外牆都在震動,而他固定在艦長椅上,挺直著背脊試圖讓自己像是個圓球的中心線那樣固定住整個立體結構,但所有的一切仍然是以他為中心不斷旋轉再旋轉,彷彿不會有停下的那一刻。

  系統制式的警告廣播與星艦四處傳來的尖叫混雜在一起,透過瓦肯優秀的聽力傳入耳中,即使身處最上方的封閉艦橋、之間隔了幾層鋼板結構,他依舊能在腦海中分辨著各種器械碰撞掉落的聲響。

  恐懼與絕望彷彿無形的探針一樣戳刺著他的腦海,他必須建築起比以往更紮實的精神屏障才能把那些爭先恐後地想往他腦海裡衝擊的情緒全數封鎖在艦橋之外。

  在彷彿永無止盡的下墜過程中,他用了6.4秒的時間問了自己一個充滿假設性的問題:如果是James Kirk,他這時候會怎麼做?

  推算與事實不符並且對於改善現狀沒有幫助的事是不合邏輯的,所以他很快地便用瓦肯的理智壓下了這個或許是從他人類那一半的心底浮出的疑問,繼續指揮飛行官用盡所能穩住整艘星艦。

  他們有94.8%的機率會墜毀在地球上,企業號會因為與大氣層摩擦而燃燒,在撞擊時成為一堆殘骸廢墟,所有人的個別生還率都低於3.4%、甚至更低。

  而那一串數字在曲速核重新啟動成功、動力完全恢復後全部成了在大氣層中燃燒殆盡的無用碎屑。

  這世界上沒有奇蹟。

  『Spock。』

  一聲若有似無的呼喚穿透過隔開艦橋與甲板的門、穿透過他屏氣凝神豎立起的精神屏障,用著像是雨水低落到地面的力道輕輕撞在他的心靈上,然後消失。那速度快得連即使是0.001秒都能準確計算的半瓦肯人也不禁產生了剛剛的呼喚究竟是不是真實的疑惑。

  那聲音很熟悉,卻缺少了原本應有的活力,這讓他不禁推斷一切都只是錯覺。

  直到通訊系統響起,前輪機長無力又絕望、並帶著無比憂傷的聲音在請求他快點去。

  他難得沒有去計算自己從艦橋衝刺到輪機室花了多少時間,只是瞪著那扇隔開了自己與艦長之間的透明鋁門。

  那扇門不能打開,否則全船都會遭受輻射汙染,所有人的努力、包括對面那個人的犧牲都會功虧一簣。

  可是當他的艦長說他在害怕時,他只感覺到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碎裂成片片從天空上與Enterprise的殘骸一起墜落,墜落,墜落。而他只能這樣無助地看著他的全世界與他一起向下

  他們的手隔著透明的門板重疊在一起時,他再一次聽見了那一聲不確定存在與否的呼喚。

  『Spock。』

  而當他看著艦長望著自己的湛藍眼睛逐漸變得無神時,一切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Spock無來由地渴望著Jim能得到平靜。

  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在遙遠的某一端遭到了痛苦不堪的拉扯。

  這世界上沒有非人為奇蹟,製造奇蹟屬於善於跳出所有框架的人類的工作,而一半的他卻只能被限制在瓦肯的邏輯之中,等待絕望將他淹沒。


    ※


  「做惡夢了,Spock?」

  他睜開眼睛,直直盯著上方的灰白色天花板,心裡默數著自己的心跳聲與從門邊傳來的平穩呼吸,一下一下將他的心靈從爆炸邊緣帶回平靜。

  坐起身,他任由那紋理平順的薄被從胸膛滑落,在大腿上堆積出水藍色的山稜凹壑。Spock知道那是他母親所懷念的天空色彩,可當Amanda Grayson嫁給一名Vulcan男性後,她只能放棄原先所擁有所熟知的一切,連同那燦爛奪目的湛藍色一起從天空碎落,如火山塵埃般靜靜堆積在他的雙腳上。

  「Spock?」

  輕柔的呼換又一次傳來,緊接而來的是已刻意放輕力道但在一片寧靜中依然如雷似的傳入他耳中的腳步聲。

  溫暖柔軟的指尖撩過他頰邊的頭髮,擦過他的耳朵尖,親暱地蹭了蹭。

  Spock無法抑制地感覺到一股喜愛之情彷彿沙漠中的綠洲水源那般從心底源源不絕地冒出,溫柔地浸潤他因為恐懼而近乎枯竭的心靈。

  「Ko-mekh(1)。」Spock小聲說道,他那彷彿只要輕輕一吹就會在空氣中散開的嗓音隱藏著不易被察覺的自我責備:「Vulcan人不會作夢。」

  嘶啞的輕笑像是夜晚的沙漠裡捲起的涼風那樣撲來,細密柔軟地吹進Spock的耳朵裡。

  「喔,Spock。」

  Amanda輕輕擁抱住床上那小小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撫過柔軟凌亂的黑髮,手指一綹綹地將之重新梳理回整齊的模樣。雙手形成的保護圈將自己的兒子環在中間,不一會兒Amanda便感覺到壓上自己胸膛的甜蜜重量。

  隨著年齡漸長,只有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才能讓Spock允許自己展現出對碰觸感到渴望的一面。Spock認為那種對親密的祈望是他體內人類血統的呼喊,而在這Vulcan的星球上這種需要是不合邏輯的。Amanda對此感到憂傷卻又為Spock始終明白自己的目標而感到驕傲。

  Amanda Grayson是一位美麗堅強的女性,Spock能從他身上學會許多情緒,快樂、悲傷、愉悅、痛苦,正面的負面的,構築成一名完整人類的要素,那些情緒是如此複雜又純粹,而這些也同樣如埋沒在沙漠中的秘密綠洲一樣深埋於Spock的基因、血統與靈魂中,時不時從邏輯與理智堆疊而起的城牆縫隙間滲出,靜靜等待著一湧而出的時機。

  或許他永遠都不會承認,Spock對此感到害怕,那種理智潰堤一切最終都將徹底失控的恐懼。可恐懼也是一種情緒,是他不應該要去感受、在意的情緒。Vulcan人將情感深埋,他們掌控自己。

  母親的手指帶走了最後一點點顫抖,人類的手不如Vulcan人那般敏感,但那微量溫柔的撫觸總能恰到好處地給予Spock所有美好甜美的支持,帶領著他應付每個害怕顫抖的夜晚,宛如奇蹟。

  可他從來沒有好好理解過那些溫軟親暱的碰觸。

  他掩蓋那些他羞於承認的害怕與喜悅,在自己給自己圈出來、不屬於Vulcan也不屬於人類的國度裡稱王。


    ※


  Spock睜開眼,望著上方的白色天花板,花了1.3秒確認自己的所在處。

  星艦平穩地在無垠的宇宙中行進,十層甲板之下,引擎輕聲嗡鳴,微微震盪著Spock的平衡感。

  光線維持在他休憩前5%的亮度,一般情況下,這種等級的亮度會在感應器偵測到生命特徵大幅度移動時自動調亮至30%以利人類的雙眼辨清事物。為了安全著想,當然。但這對Spock來說是完全不必要甚至會造成他不適的無用功能。

  Vulcan人的視力讓他可以在低光源的情況下也看的十分清晰,光線在瞬間突然升高反而會給他的視網膜造成過多不當的刺激。這個問題很快就被Enterprise的艦長聯合輪機長解決了,在經過長達21.4天的編程與測試後,現在原本單純的感應器已能與電腦一樣精準地分辨出整艘星艦上的所有生命物種,並給予適當的系統回應。

  不只是燈光,還有其他許多系統都為了艦上的成員們改變了不少,而Spock的艙房理所當然是完完全全配合他的生理設計改進的。

  溫熱的空氣溫柔的炙烤過他裸露出來的肌膚,彷彿太陽的熱能那樣細密地擦拭而過,讓Spock不免回想起那一片消失在黑暗與星辰間、乾燥火紅的沙漠。電腦系統肯定是偵測到了房內空氣已抵達的乾燥指數最大值,因為等Spock回過神時加濕器已經嗡嗡運轉了起來,他甚至可以嚐到飄散於空氣中的細碎水珠,緊密地服貼在他的毛細孔上直至完全吸收。冰涼的觸感使他耳邊甚至可以清楚聽見水流拍打的聲音,牽引著那湛藍一片的海岸線,沿著舊金山港灣延綿而去。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站在金門大橋上向下望去時的景象,就彷彿在陽光下不合常理地閃耀著星光的水面隨時都會把他完完全全吞噬一般。那瞬間,他感覺到了無可名狀的恐懼,足以使他的Vulcan理智劇烈顫抖。他羞恥於自己想要逃跑的念頭,但也是在那一剎那,他意識到自己不在Vulcan星上了。

  這裡是他母親的故鄉、水的國度。而他光是看著那片與天空相輝映的美麗湛藍就宛如被蠱惑般,隨時都準備要沉溺其中。

  而現在,即使他已離開了那被茫茫大海溫柔包裹住的星球,依舊逃不過那總是能將他的理智沖刷而去的漂亮鈷藍。Jim只要用一個眼神便能掏空他全部的內裏,剩下的全是那些一如沙灘上留下的破碎貝殼一樣碎裂的邏輯殘骸,堆疊出歪斜扭曲又脆弱易傷的防禦之牆。

  Jim。

  Spock想著,那簡單的音節在舌尖反覆碾轉,品嘗著那彷彿永遠不會消失的濕氣,潤澤了他乾枯的身體與心靈。

  與隔壁相連的浴室傳來了一聲聲咚咚咚的聲響,Spock俐落地挪動步伐來到門前,即使無故闖入實在有失禮儀,但通常他的艦長從不會在三更半夜發出這種會打擾到他的噪音,反常的現象讓Spock在敲了幾次門未得回應後強行進入了浴室。

  他在敲門與開門間的短短幾秒間曾預想過自己會面對什麼,但從沒有一樣會是眼前這個畫面。

  浴缸裡放滿了水,沒有即時關上的水喉持續流出的熱水漫過了邊緣向下傾瀉,在地板上淹起了淺淺一層積水。

  Jim就背對著Spock側躺在那裡,躺在白色並在水面下扭曲的地磚上。一動也不動任由那些積起的水緩緩淹上他的頸子,如海浪輕打在岸邊似地輕輕拍打在緊貼在他身上的黑色底服上。

  Spock會以為Jim睡著了、或昏倒了(基於他倒在浴室地板上水又流了滿地的理由),或是更糟糕、因為鼻子壓迫在水中而溺水了,要不是Jim正一手握拳在地板上敲敲敲,發出了響亮的咚咚聲與嘩啦嘩啦的水聲。

  他看著Jim躺在那層淺淺的水中,彷彿要讓自己隨波逐流,人類的身軀曲線被那件貼身的底服勾勒的一覽無遺。Spock的視線不可自制地沿著著那裸露出來的蒼白頸子緩緩滑過,掠過窄緊卻結實的肩膀、順著身體線條向下收窄溜到凹下的腰豁,再緊貼著擠壓壟起的臀部畫出一個圓潤的弧,接著繼續拂過有力精壯的大腿沿著筆直的小腿收束在赤裸精緻的腳踝上,最後消失在那泡在水面下的腳指尖。

  沙金色的短髮在水中了無生氣地晃動,幾綹髮絲貼在水面上,隨著從浴缸的方向流過來的水流向前方掙扎地拉扯。Jim似乎很想就這麼沉沒在水中,但他最終仍舊是被困在這個在太空中飄浮著的密閉星艦上。

  Spock踩過那片濕氣,光裸的雙腳在接觸到溫熱的清水時微微顫抖了下,但他仍然是一步步跨過了那淺淺的汪洋來到他的人類身邊。

  「Jim。」

  那不斷敲著地板的拳頭停止了動作,Spock蹲下身,手指不由自主地撩起徹底濕透的髮絲並將之梳理整齊,指尖撚著濕潤的水珠輕輕勾勒過人類圓潤的耳朵,拇指摩娑著那片沾著大量水氣的後頸。他滿意地看著人類在他的碰觸下微微顫抖著,彷彿隨時都要碎裂成塊。

  出水口還在嘩嘩地流出大量熱水,將整間浴室蒸騰地白霧濛濛,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覺到大量的水份充沛了整個肺部,給Spock自己正沉在水底下的錯覺,但他全部的注意仍然全數放在了Jim的身上。Jim就這樣、躺在這裡,在他廣袤又深邃的精神世界中無比清晰地浮現而出,直到佔據了他整個腦海。

  「Spock。」Jim小聲地呼喚道,聲音因為困倦又因為水聲而模糊不堪,但Spock依舊聽見了:「Spock。」

  眨了下眼,Spock花了5.4秒便將自己完全平躺在地板上。

  熱水滲進了他的Vulcan睡袍,浸溼了他的肌膚,直到變的與Jim一樣又濕又滑。

  他伸出手溫柔卻堅定地將人類拉了過來,放置到自己懷中,讓他緊貼著自己的胸膛。

  Spock的手環過Jim的腰側,伸進那失透的襯衫底下,撫摸著他腹部光滑結實,同時濕滑又柔軟的皮膚。

  破碎舒服的呻吟從Jim的嘴角溢出,隨著水流拍打在他耳尖上的熱度一同竄進耳中,帶給他一陣顫慄。

  一陣嘩啦嘩啦的水聲後Jim轉過了身子,將自己蜷縮進Spock的胸膛上。人類溫暖濕潤的呼吸噴在他的鎖骨上,Spock偏過頭將臉埋進那濕透了的金髮中,深吸了一口飽含著水氣與過於飽和而有些黏膩的柑橘香。那是Jim慣用的洗髮精的味道,雖然Spock始終無法理解人類製造並使用這些人工香精的必要性,但不可否認這香氣的確非常適合Jim。

  一股灼熱的舔拭追逐著從他頸子上滑下去的水珠來到微微敞開的睡袍領口,Spock試圖控制自己逐漸加快的呼吸,掙扎地鬆開了腰上的繫帶,同時Jim的舌尖也吸舔著來到了他起伏不定的胸膛,滑溜地捲過沾著水珠的乳尖。

  喉嚨深處發出了嗚咽低鳴,Spock喘著氣揚起頭,抽搐地用力呼吸著,但每一口吸進的全滿滿的水氣,使他更加呼吸困難。同時他的雙腳也漫無目的地踢動著,激起片片水花,拍打在牆上與Jim和自己身上。Spock花了9.6秒終於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原本扣在人類腰窩上的手溜了下去,修長敏感的手指緊緊抓住Jim圓潤的臀瓣,將他往自己身上擠壓,讓兩人的胯部能緊密地貼著磨蹭。

  濕透的布料感覺非常厚重又粗糙,給了他另一種奇異的快感。Spock的陰莖很快就半勃了,Jim則是早就完全硬了,他此刻正在Spock胸前哽咽著喘息,雙手慌亂又笨拙地扯開那片早已不怎麼具有實質作用的睡袍,一邊擺動腰臀與Spock磨蹭著一邊將自己的上身貼了上去。

  因為濕透的貼身底衫而突出硬挺的乳頭擦過Spock胸前的毛髮時讓Jim終於忍不住哆嗦地發出了一聲綿長顫抖的哭喊,嘶啞黏膩的嗓音傳入Spock的耳膜後直直向下抵達他的陰莖,Spock原本捏在Jim屁股上的手向下來到他跨間強硬地將他雙腿分開,讓他能將他完全勃起的陰莖挺入他的雙腿間,一下一下抽送模擬著交媾的節奏。

  「Spo……Spock——!」Jim因為這大力的衝撞而僵直了身子,嘴唇撞上了Spock的下巴,任由自己的身體在Vulcan人的怪力下擺動著,一邊斷斷續續地抽氣著舔過Spock的嘴角咬上他的嘴唇,直到自己的飽滿腫脹的下唇被顫抖著緊緊咬住。

  Jim的雙手像條滑溜的蛇那樣靈活地溜過Spock的腰側,來到他胸前,粗魯又挑逗地捏著Vulcan人漲綠的乳尖,Spock抵著Jim的唇發出一聲低吼,更用力地挺起腰部,隔著褲子及睡袍下擺與Jim的臀部用力磨蹭,在最後一個突刺後Spock抵達了高潮,射出的精液很快就消失在那早已濕透的布料中,但Spock仍可以感覺到自己腿間一片令人失控的黏膩。

  Jim呻吟著總算是揚起了頭,那對迷茫的水藍雙眼像是飽和了整間浴室的水氣,彷彿只要再眨動一次就會傾洩而出,將Spock徹底淹沒。

  修長的手指用力按住人類堅強脆弱的後頸,Spock將Jim的呼喊與呻吟一同吞了進去,當那條濕軟的舌頭與自己糾纏起來後,Spock原本支撐著人類雙腳的手再次來到腰間,伸進了褲腰中。

  當他敏感靈活的手指帶著熱水的濕意與精液的滑膩插進Jim顫抖不已的後穴時,Jim的雙眼隨著他拔高的尖叫向後翻去,抽直了背脊彷彿隨時都會崩斷,自始至終一直被困在褲子裡的陰莖痛苦又甜蜜地射了出來。

  他們的手緊緊交纏著,Jim掙扎地窩回Spock懷中,在穩住呼吸後發出了一聲介於大笑與抽咽的喘息。

  「我還以為我這次是真的要粉身碎骨了。」

  水龍頭的水還在不斷流出,Spock提醒自己應該要起身去處理,否則他們會把這個月的熱水配額一夜間花光,但他最後只是繼續躺在這層淺淺的積水中,緊緊擁抱住他還因為高潮而顫慄不已的人類。

  「那麼我會與你一同落下。」

  他幾乎沒有經過思考就這麼說道。這很符合邏輯,畢竟他們就這樣緊貼在一起。

  幾分鐘後,Spock聽見Jim模糊地啜泣了聲,然後將臉埋進他的頸間處低聲笑了起來。

  「喔,Spock。」那聲嘆息就像他母親小時候在他床邊因為他不願承認的惡夢而發出的輕嘆,像水一樣從四面八方將他團團包圍,「你不會。」


    ※


  Nyota的味道就像沙漠裡捲起的風暴。

  苦澀又辛辣,成熟地使人上癮。

  當Spock發現自己被人類女性吸引時,他在對母親的懷念之下隱藏了更多的羞愧。

  他並不厭惡人類,但人類的血統確實引響了他的成長,更不用說對於情緒與感情的拒絕。當時他詢問Amanda會不會因為他接受了Kolinahr(2)而認為他在否認人類血統、甚至是給與他該基因的Amanda Grayson時,他母親只是笑著。

  「喔,Spock。」

  Amanda眨著那雙與他無意的雙眼,乘載著幾乎要滿溢出來將他滅頂淹沒的寵溺喜愛與些許的歉然,對他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

  而他現在正在他母親的星球上生活,甚至對一名人類女性有了感情。這一切都非常地諷刺,或許應該說即使他當時真的進入了苦修最後也會失敗,失敗於他甚至自己也不能明白、對於人類詭異又扭曲的執著。

  人類女性比Vulcan的女性更加柔軟與脆弱,但他們的心靈卻可以堅強地不輸給任何一名Vulcan人。Nyota有自己的理想與規劃,自從進入星艦學院後她便一步步向著夢想前進,而他的母親,更是突破種族藩籬與各種政治因素成功嫁給了一名連他的家族姓氏都念不出來的異星男性,義無反顧地將這生機勃勃的水色星球拋諸於幾外光年之後。

  Nyota的情緒就像她的味道一樣濃烈又突出,只要輕微的接觸他就能感覺到源源不絕的情緒從相觸的地方傳來,在他的心靈中繚繞繾綣成一個沙漠風暴,夾帶著大量的喜愛/欽慕/甜蜜/眷戀重重敲擊著他的精神防壁。

  一開始Spock並不是很能適應那麼強烈明顯的情感,但所幸Nyota非常尊重他的種族與能力,因此也始終禮貌地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他們第一次上床時是因為喝醉了。至少,Nyota醉了,酒精對Vulcan人沒什麼作用,因此實際上Spock全程保持著應有的清醒。強烈的快感與愛慕透過他們緊密貼合的肌膚席捲而來,幾乎要砸碎他的防護,而在他為此退開過不了多久Nyota柔軟先細的身子又貼了上來,他在精神上逐漸崩潰的理智與身體上得到的快感之間掙扎地喘氣,翻過身將人類女性更用力地擠壓進凌亂不已的床鋪中。

  那些從Nyota那裡得到的情緒在他心靈中總是待不久,只消稍稍的休息與冥想,他又可以重新建築起完美的精神障璧,將自己與其他所有得一切隔絕在遠遠的兩端,讓中間留下一大團空虛。

  他又一次開始躲避各種碰觸,Nyota在他提出保持距離的要求時對他露出了一抹寵愛又悲傷的笑容。

  「喔,Spock。」

  她說,就像他母親那樣溫柔又抱歉地看著他。

  或許他那時候不該鬆開手。

  Nyota是一名優秀聰慧的女性,無論心理與生理上都與他的適配度非常高。當他的「時間」來臨時,他知道T'Ping會放開他,T'Pring對他很好,他們也相處地十分愉悅,但他一直都知道她更喜歡的人是誰,而Nyota可以成為他的唯一。

  可是一想到那沙漠風暴般的情緒,卻又讓他放下了那些溫軟、甜美又辛辣的甜蜜美好站在安全距離之外,一直到Vulcan星的陷落,他佇立在懸崖邊,看著那過去一直佔據在他心靈中那純粹溫軟的愛錯過他伸直的手指向下墜落。

  他的心靈在那瞬間彷彿要撕裂一般地疼痛著,他的精神尖銳地哭喊吼叫,想要將Nero撕裂成碎片、想要對那從沒展現過任何愛的Sarek大吼大叫、想要把那因為恐懼而拒絕著一切情感的自己從金門大橋上推下去,讓一切淹沒。

  Nyota的悲傷又一次席捲了他,而他依然害怕著後退,一直到自己失足摔落在那片幾乎使他無法呼吸的湛藍之中。

  他將那片明亮的、代表生命的色彩壓制在操控台上,在那一剎那彷彿有什麼在他心中轟然爆炸。

  他害怕著,一直不肯承認自己始終恐懼著,他害怕那些感性的情緒會接管自己的身體,而當他真的這麼做時,他的理智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純粹與清晰。

  他愛著自己的母親。並不是如這名人類學員所說的那般,他是真真切切地愛著Amanda Grayson,愛著。

  而他的母親在更早之前、在他還是個還會做惡夢的孩子時就已經明白這一點了。

  那因為呼吸困難與疼痛而眨著水光的湛藍色始終緊盯著他,Spock又想起了地球舊金山的港灣。那遼闊遙遠的海平面緩緩朝他迎面而來,帶著冰涼的飽和濕氣與清爽的柑橘香氣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粉碎了他的界線,闖進他小小的王國,將他溫柔包圍,直到他整個人淹溺在湛藍的水色之下。


    ※


  Jim不相信沒有贏的局面。

  他看到機會在那裡,管他多不合理、機率多渺小,總而言之就是管他的Vulcan大副會不會念他個三小時二十分,他都會放手去做。

  所以當他看到那扇門在那裡時,他想到的不是幅射甚至不是Khan,唯一浮現在他腦海的只有他要打開它,然後爬進去,爬進他銀色女孩的心臟裡。

  他曾在河濱鎮船塢看著工人們打造這艘最先進的憲法級星艦,他看著這抹美麗的銀色身影一點一點地填滿宵藍色夜空,一點一點地點亮黎明前最黑暗的夜,然後在朝陽下反射著驕傲自信的光采。

  他愛了她這麼深、這麼久。

  所以他爬了進去,忍受著幅射造成的灼燒,以及全身的肌肉血管與內臟彷彿要融化的疼痛,爬到了那虛弱不已的美麗心臟邊。

  當他爬上那蜿蜒的管線時,他曾想過如果是Spock的話說不定能想出更聰明的辦法,但他知道要是萬不得已,Spock肯定也會自己打開門爬進來。

  因為那是Spock,Jim知道的,即使Spock自己也不曾發覺、或是不願承認,但在他那不通人情的狗屁之下,Spock一直是那麼善良美好。他會為了拯救一顆史前星球遵從Jim不何邏輯的指揮往爆發中的火山裡跳,他甚至毫不猶豫地啟動了那見鬼的超級冰塊,不管Enterprise究竟能不能把他給弄出去,他依舊成功拯救了那些Nibiruian的全世界。

  他或許比Spock知道的還要理解他,因為要理解Spock並不難,他的思考單純耿直,就像Jim知道Spock也會這麼做。這很符合邏輯,如果成功了他可以拯救全星艦的所有人,如果失敗了……無論如何都好過站在門外不去嘗試。

  他頭眼昏花地踢著校準框架,汗水滑進眼睛裡刺痛著灼傷的眼角膜,Jim氣喘吁吁地感覺自己回到了那顆也曾經美麗無比的星球上。他在那裡很快樂,那段日子是他童年裡最快樂的時光,即使之後的地獄到了現在依舊讓他痛苦不堪,但最折磨的回憶仍然是那個為了食物放棄了衛星通訊器的自己。

  那一天他也像現在一樣在乾枯到龜裂的路上大步狂奔,奔跑到每一次呼吸都感覺到自己的肺好像就要被那夾雜著腐爛臭味的熱空氣煮沸,似乎只要再多呼吸一次他就要被滾燙的大地與乾燥的空氣給風乾絞碎成細沙。

  如果有衛星訊號就能讓聯邦更早知道事情的發生,但那一天什麼都沒有,夜晚的天空裡只有一閃一閃的星星與藍色月亮,甚至連蟲子鳴叫的聲音也沒有。

  Jim拽著兜裡的食物,忽略從後面傳來的士兵們的嘲笑,他跌跌撞撞地跑回隱蔽的小屋裡,將食物分給叔叔一家人後,自己窩在角落大吐特吐。

  那是大屠殺的第一天,死了378人。

  從那之後,Jim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會再轉身逃跑,不會再假裝身後什麼也沒有,不會再覺得沒有辦法去拯救自己其實可以緊緊握在手裡的一切。

  他不再相信沒有贏的局面。

  眨眨眼,Jim查覺到自己正躺在一團乾燥溫暖的毯子之間,一條手臂有力且強硬地將他牢牢固定住,Vulcan薰香的味道繚繞在鼻尖,他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緊接著一股推力將他整個人掀了過去,視線模糊的晃過後他便與那抹柔軟的巧克力色碰上了。

  「嘿。」勾起嘴角,Jim擺動自己與Spock交纏的雙腳輕蹭著,心滿意足地看著他平時Vulcan大副總是精明自制的表情因此出現裂痕。

  「Jim。」Spock悄聲低吟,摟在人類背部的手再一次施加了壓力,讓Jim能整個人貼到他身上,緊密地彷彿他們本就該融為一體,「你安好嗎(Are you well)?」

  Jim把臉貼在Spock的鎖骨上咕噥了幾聲,自嘲地哼了哼:「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恐慌症發作了。」緊接著Jim突然又笑了出來:「上帝啊、要是我每次恐慌症發作都能得到這讚透了的高潮,我不介意多來幾次。」

  「我誠心地認為這種狀況依舊越少越好。」挑起眉,Spock原本貼著Jim的背脊上下滑動的手指蹭進了褲腰,沿著柔軟炙熱、並且還帶著一點濕氣的臀縫滑了下去,「但我不會拒絕能使你愉快的性解放。」

  Jim倒抽了一口氣,他向上挪動了些,扭動著腰臀讓Spock的手指能鑽得更裡面一些,並發出讚嘆的呻吟:「喔,Spock……你的手指、真是天才——」

  現在換Spock將嘴抵在Jim的頸窩處,那裡還帶著些微的濕潤,Spock承認自己的擦拭沒有進行得很徹底。他喜歡看Jim濕漉漉地躺在自己床上,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濕滑的皮膚使他必許更用力地抓握,留下比平時更清楚的紅痕,而這一切都讓Spock感到興奮。

  Jim比他之前碰到的人都還要特別,他的情緒起伏特別明顯,但他卻能將自己的感情藏的極深,當Spock與他接觸時,傳來的始終是不會造成Spock太大困擾的淺層情緒。

  Spock無法理解Jim Kirk。

  他為他訂下了無數「Kirk規則」,只為了能讓他在任職間保持完整,不會把自己的血灑在艦橋上。但他依然無視一切自己跟著離艦小隊一起出各種大大小小的任務,然後也因為各種大大小小的傷口躺著進了醫療灣。他甚至想盡了辦法也要違背大自然、拯救那甚至連輪子都還沒發明出來的星球。

  而當他們站在Pike的辦公室、在Jim知道Spock遞交了報告時,他雙眼中的震驚彷彿大海掀起了滔天巨浪,那一瞬間好像Jim所有的信念都被沖毀,讓Spock的心靈感覺到一陣刺痛。

  之後他仍然用著艦隊的規章應付每一個Jim的質問,一如他小時候緊縮在Amanda為他圈出的安全區度過每個孤單害怕的夜晚。

  他不該感到恐懼,一如他不該為了Jim的受傷而心痛

  在原本安穩的日子整個顛覆的一夜過後,Jim仍舊能夠在疼痛中使所有人驚艷,彷彿正目睹一顆恆星在眼前爆炸開來,即將持續它往後幾千萬年的炙烈燃燒。

  而當Spock在甲板上奔跑時,他才醒悟到Jim的引力有多麼沉重,他早就被Jim的牽引著無法再離開,從出生開始他就一直被地球的藍天與海洋給溫柔地深愛著,他一直以來都在往下沉溺。即使向上出了宇宙,他也不斷在向下。

  而Jim是唯一在他腦海中浮現的。

  只要他深手用力剝開那些害怕的情緒,在那些層層疊疊宛如荊棘般刺傷他雙手的恐懼之下。

  Jim在那裡。

  ——『Spock。』

  呼喚著他。


    ※


  「Jim。」

  Spock喘著氣,任由人類溫軟精壯的身子在自己身上摩擦。

  那雙帶著淚水的湛藍雙眼,看上去晃蕩著粼粼波光的海面,而他即使在幾百年後經過輪迴轉世也會永遠記得這個畫面。

  Jim發出了一聲近乎哽咽的抽氣,連結傳來的隱隱疼痛逐漸在Spock的撫慰下平息,人類掙扎著翻到Spock身上,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向下壓住他。

  殷紅的嘴角扯出一抹微笑,Jim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描繪過Spock的鼻尖,滑過顴骨後來到那尖尖的耳朵尖,輕輕捏揉著。

  「我會找到你。」Jim突然發出一陣哄然大笑,在Spock身上顫抖著緊緊擁抱住他的Vulcan人。

  不管多少次,不管他們在哪個宇宙裡。

  「我還是會愛上你。」他抽了口氣,然後吐出一聲長長的呻吟,「所以,不要跟著我。」

  Spock沉沒著翻過身,將他的人類壓在身下,直直望進那讓他無法掙扎只能不斷下下沉淪的水色。

  我想要你。

  Spock在連結深處小聲地說道。我渴望你。

  Jim又掙扎了起來,但這次Spock不再鬆開力道。

  他用腳打開Jim的雙腿,原本就半掛在臀部上的褲子往下溜了開來,讓Spock的視線毫無阻礙,Jim終於忍不住興奮地顫抖了起來。

  「Spock……」Jim在Spock的手指上翻騰著,在他的碰觸下緩緩打開自己身子,他嘗試攪緊了下Spock邪惡又天才的手指,在Vulcan人的呼吸開始混亂時咯咯笑了出來,用力擠出沉積在眼角的淚水,「Spock——」

  他知道Spock在害怕什麼。

  每次恐慌症發作時,連結讓Spock也能感覺到Jim回憶起的一切。

  這也是Jim一直拒絕與Spock搬到一塊兒的原因,他們越親近連結就越強穩,能夠傳遞更多會使Spock害怕的一切。

  而Jim厭惡這些。

  「否定的。」Spock喘著氣挺身插入Jim的身體裡,炙熱滑順的緊窒讓他忍不住奮力衝撞了幾下,讓Jim發出那足以擊潰他所有邏輯理智的哭喊。

  Jim抽著氣,雙手胡亂在Spock背上抓出一條條淡綠色淺痕,在Spock填滿自己的頂撞下扯開嗓子呻吟出聲,「Spock——」

  他們的雙唇在空中找到了彼此,Jim的舌頭吸吮著Spock靈活的舌尖,而Spock則用力啃咬著Jim飽滿的下唇,兩人像是要把彼此給拆吃入腹似地用力親吻著。

  在最後一個用力的抽插,Jim感覺到一股炙燙的濕意灌滿了他的體內,與在堆疊的快感中持續蹭過前列腺的衝次刺激下終於讓他也忍不住喊叫地射了出來,濃稠的白液沾滿了他與Spock相貼的腹部與胸膛。

  「我害怕的是你不再需要我。」

  Jim在高潮的白光中喘著氣,準確地尋找到Spock那宛如融化的巧克力般甜膩的雙眼,他伸手用力拽住Vulcan人的下顎將他狠狠拉近,用力吻上那說需要他、那個如此絕望地渴求著他的Spock。


    ※


  Spock看著Scotty與安全部人員將Jim動也不動的身體拖了出來。

  Nyota在他身後持續啜泣著,除此之外Spock幾乎感覺不到其他人。

  他伸出手,動作慢到彷彿錄像被按了慢播鍵,好像花了幾十億年他的指尖才終於要碰上Jim已經閉上的眼。

  Spock沉在水裡。

  他下沉著,不斷向下、向下。向下。

  一直到McCoy將Jim救了回來,他終於來到了那冰冷刺痛的最底端,看見了Jim刻意丟失了的心。

  他看著Jim的心跳指數,一遍又一遍毫無意義卻無法停止地數著。

  那瞬間,過去那些折磨著他的恐懼與害怕都不算什麼。

  因為他愛著Jim。

  愛了這麼久、這麼深。

  而從這之後,所有的一切將永遠不再相同。
















|爆炸吧 爆炸吧|

其實用Let It Go的旋律去唱還滿順口的
試著把字放大,說真的為啥預設字體都這麼小啊###


註1. Ko-mekh:瓦肯語的母親
註2. Kolinahr:瓦肯人的感情格式化修行,TOS裡大副曾經嘗試過,但卻因為他的Jim、他的T'hy'la使他分心所以失敗了(哪裡不對)附帶一提這裡是T'hy'la這個官方逼死同人的詞首次出場

我終於寫到SK的肉啦(放鞭炮慶祝
想想前幾天才在跟瑚瑚說我寫到現在竟然還沒寫兩人滾床單著實不科學09842403949608105d3adbdfcda1c11f_w48_h48.png
沒想到今天就吃起肉來了
這篇原本沒有吃肉的打算啊,到底09c0efc1097eec8b76683c82892fc358_w48_h48.gif
果然人不能亂說話(ry

其實這篇的第一大段寫好很久了,可是一直沒有動力繼續寫
沒想到經歷了這麼長的時光(?)竟然與瑚瑚做的SK剪輯Explosions所要表達的主題不謀而合,就妥妥填坑啦b2725b7346e934595cc7e24840e4c658_w48_h48.gif



底下是歌詞與讓我腦漿沸騰了的大致翻譯

Explosions - song by Ellie Goulding

You trembled like you'd seen a ghost  And I gave in
你像見到鬼似地害怕顫抖 而我只能因此退讓
I lack the things you need the most, you said where have you been
你說 我這裡缺少了你最需要的東西 而你到哪裡去了
You wasted all that sweetness to run and hide  I wonder why
拋下所有的甜蜜美好跑去東躲西藏 我想知道為什麼
I remind you of the days you poured your heart into
那些日子裡我提醒過你要傾注全心全意
But you never tried
但你從沒去嘗試
I've fallen from grace Took a blow to my face
失去了你的注意 給了我一記迎頭痛擊
I've loved and I've lost I've loved and I've lost
我深愛過也失去過 我曾愛過也曾迷失

Explosions...on the day you wake up
一切都轟然爆炸 就在你醒悟過來
Needing somebody and you've learned It's okay to be afraid
需要某人的那天 而你終於知道 感到害怕是沒關係的
But it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t will never be the same
但所有一切都將與過去不再相同 所有一切都將徹底改變

You left my soul bleeding in the dark So you could be king
你留下我一人在黑暗中淌血 讓你可以主宰一切
The rules you set are still untold to me and I lost my faith in everything
你對我訂下了無數規則讓我對一切失去信心
The nights you could cope, your intentions were gold
你打著漂亮的晃子應付過每個夜晚
But the mountains will shake I need to know I can still make
但即將就要地動山搖了 我需要知道我仍然能

Explosions...on the day you wake up
將一切徹底引爆 就在你醒悟過來
Needing somebody and you've learned It's okay to be afraid
需要某人的那天 而你終於學會 感到害怕是沒關係的
But it will never be the same
但所有一切都將與過去不再相同

And as the floods move in
當世界氾濫成災
And your body starts to sink
你的身體開始向下沉沒
I was the last thing on your mind
我是浮現在你意識裡的最後一個畫面

I know you better than you think
我比你所想的還要理解你
'Cause it's simple darling, I gave you a warning
因為理解你很簡單 親愛的 我曾經給過你警告
Now everything you own is falling from the sky in pieces
如今你擁有的一切都變成碎片從空中墜落
So watch them fall with you, in slow motion
那麼就看著它們跟你一起緩慢落下

I pray that you will find peace of mind
我祈禱你的心能得到寧靜
And I'll find you another time
而下一次我仍舊會找到你
I'll love you, another time
再一次 我依然會愛上你

Explosions...on the day you wake up
一切都轟然爆炸 就在你醒悟過來
Needing somebody and you've learned It's okay to be afraid
需要某人的那天 而你終於明白 感到害怕是沒關係的
But it will never be the same
只是所有一切都將與過去不再相同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