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Compassion Paradox -20- And His Only

  |ATTENTION|
  ※戰後
  ※原著結局改變

  Severus Snape X Harry Potter



  那就像偌大的空間裡唯一的燭光突然熄去。

  Snape 的右手還緊緊抓著Harry 略顯骨感的左手,上一秒他還在想事情結束後他絕對要想辦法把男孩養胖一點,下一秒那與自己輕柔碰觸著的充沛魔力猛地消失了。

  好像他伸出手緊緊握住的東西,在剎那之間手心裡只剩下一團空氣。

  那實在是太突然、也太快速,簡直是作夢般的不真實。

  Severus Snape 愣愣地用著空洞的黑眸盯著那無神半掩的綠,奇怪地對那美麗雙瞳中莫名的混濁感到疑惑。

  ── Potter 又在玩什麼把戲?

  不,你這蠢才。你終於變得跟Gryffindor 一樣愚蠢、連最簡單事實都看不出來了嗎?

  Snape 的理智突然分裂成了兩半,一個幼稚得令人不齒一個理智得令人憎恨。

  而理智的那半顯然在瞬間就佔了上風,冷酷無情地在他心底結成冰。

  他死了。

  Harry Potter 死了。

  Hermione Granger 那像是要搗爛心臟的銳利尖叫夾雜著惱人的啜泣,遲鈍地重重捶在他胸口,他感覺到離自己心臟最近的部位傳來一陣空洞的冰冷。

  男人嘶啞的粗笑像是將羊皮紙撕破而發出的噪音那樣難聽,斷斷續續地迴盪在逐漸變亮的昏暗中,像是在又黑又長的隧道裡不斷反彈吹響的風聲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上,讓Snape 無所遁形。

  「咳、哈哈哈……愚蠢的救世主,那是、即死的詛咒咯呵哈哈哈──!」在發動攻擊後便立即被Auror 們打斷手腳壓制在地上的男人毫不在意自己滿口鮮血,像是抓狂的狼人那樣瘋狂地咆哮著,震得在場所有人的內心一片空白。

  大家都用著十分安靜又茫然、還有因為事情太突然而異常鎮靜的表情看著那被黑髮男人攬在懷裡看起來純粹像是昏睡過去的男孩,以及那用著一臉想責備男孩貪睡的刻薄表情愣愣地望著那蒼白小臉的黑髮男子。

  Snape 緩緩地蹲下,動作輕緩無聲地像是片枯葉那般徐徐凋落。

  他沒有鬆開握著Harry 的手,只是抽出原本收起的魔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那個被壓在地面上滿臉是血的男人劃出一個危險的半圓。

  “Crucio."

  Severus Snape 的聲音像是海豚越出海面在半空中跳出一個完美的弧形,接著又無聲無息地落入湛藍之下,掀起小小的雪白浪花迅速被海水無情吞噬。

  頓了一拍,Recdyle 開始了絲毫沒有間斷的劇烈慘叫,他掙扎抽搐得十分強烈,以至於Auror 根本壓不住他。

  但也不需要再壓制他了,男人在一個接著一個毫不留情的酷刑咒的折磨下除了倒在地上拖著痙攣的身子輾轉彈動外根本無法再有其他反應。

  他的手指痛苦地在自己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接著又用力地刨抓著堅硬的泥地直到指甲掀斷手指骨折。

  但在那彷彿從地獄傳來的淒厲哀嚎中依舊夾雜著斷斷續續的狂笑,像是著了魔似的令人心寒。

  直到男人的聲音突然像是被施了靜音咒一樣猛地消失在風雪中後眾人才回過神。

  Kingsley 迅速衝到Snape 身邊用力抓住他還持續揮動魔杖的手,並一邊壓制著想掙開他箝制的Snape 一邊吩咐他帶來的醫療小組查看Harry 的狀況。

  「夠了! 住手、Severus ! Recdyle 已經斷氣了!」看著Auror 上前查看那一動也不動像是破爛布偶一樣癱在地上的男人後對自己搖了搖頭,Kingsley 扯住Snape 的衣領大吼。

  不只是嘴巴,Recdyle 的眼睛鼻子耳朵都流出了血,還有著被詛咒般的黑魔法氣息纏繞在他身上,Kingsley 在瞬間就明白了那個詛咒恐怕是要犧牲自己才能成功。

  「不……Harry……」Hermione 被蒼白著臉的Ron 攙扶著一同站在治療師後面,用著破碎的聲音祈求地哀嚎著,兩個人看起來都像是要崩潰了。

  Snape 任由Kingsley 箝制住自己,安靜地望著治療師將各種他所知的治療咒以及反詛咒魔法一道接著一道往救世主身上送,但還是感覺到自己手中握著的手越來越冰冷越來越僵硬。

  綠色的眼睛無神地像顆玻璃珠那般映著上方不斷從灰色雲朵間落下的雪,瞳孔顏色看起來顯得有些墨綠,Snape 無法控制自己的記憶突然飄回了Godric's Hollow 那個破碎的房間。

  當時他只覺得自己的一部份也離去了、渾身難受地好像要被一股翻天覆地的情緒給撕裂。

  而此刻,他卻意外的平靜──或者該說是空白,好像他的身體還在這裡,但內在卻不知被誰給一口氣掏空了。

  他安靜地看著治療師皺著臉對他們搖了搖頭, 安靜地看著Granger 尖叫著哭了出來,安靜地看著Weasley 表情空白的臉上的淚水不斷落下,安靜地看著Kingsley 難以置信地對治療師大吼,安靜地重新將Harry 抱進懷裡。

  男孩都已經18 歲了卻還是有些瘦小,Snape 幾乎可以將他完全籠罩在自己的陰影下。

  他看著自己蠟黃枯燥的手指機械般卻又十分溫柔地撫過Harry蒼白的臉頰,緩緩搓過那柔軟卻始終不聽話的黑髮絲,指尖顫抖地往下滑到線條完美的頸側。

  彎下身,Snape 像是祈禱般又像是孩子撒嬌似地將自己的頭抵在Harry 的胸膛上。

  男人渾身僵硬地像是個大理石像,但那模樣又虔誠地彷彿是最忠實的信徒對著自己唯一的信仰進行真誠的禱告。

  Snape 不知道要說什麼,他甚至不知道要用甚麼表情去面對四周的人,打從心底湧起了一股抱著Harry 消影離開這裡、不管到哪裡都無所謂的渴望。

  但禁制區徹底讓他該死的無法這麼做,而身邊的人又嗡嗡地像是嘶鳴草一樣吵得惱人。

  「Severus,你……先放手、我們必須要盡快把Harry 送去St. Mungo ──」

  「顯然坐上部長的位置讓你本來勉強能用的腦子都可憐地在高處風化了,Kingsley。我不認為St. Mungo 有什麼針對死人的服務,不過或許可以建議他們來個按摩服務、基於我手裡的救世主已經開始僵硬了。」Severus Snape 那尖酸刻薄的刺蝟本能在瞬間又被推到了最前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死人這個字眼的。

  「Severus Snape !你……!」Ron 的聲音嘶啞並且充滿了痛苦,要不是Hermione 始終靠著他,溫熱顫抖的身子提醒著他他不能倒下,否則他大概會率先崩潰。失去兄弟的疼痛再次在心臟上鑽來鑽去鑿出一個又一個淌血的洞,聽見Snape 那嘲諷無謂的話讓他在瞬間爆發。

  而Snape 只是勾起一抹扭曲輕蔑的笑,彷彿只是在面對一個炸掉了坩堝被自己汙辱扣分的學生。

  「我怎麼?或是Mr. Weasley 認為他的好朋友只是像以前一樣因為前晚熬夜寫那注定得到一個T 的魔藥學作業而突然昏睡的嗎?」Snape 扣住Harry 的手指用力到僵硬,他無法停止自己不斷說出這些諷刺尖銳的話,「又或是Miss Granger 認為只要搖一搖Mr. Potter 的肩膀就可以讓他重新從地上跳起來再跟妳一起去攻占
某個巫師書店?」

  Hermione 啜泣地抽了口氣,痛苦地不斷搖頭,Ron 看起來要不是為了攙扶Hermione 看起來就要衝上去揍Snape 了。

  而Snape 在每一句嘲弄後並沒有一如以往得到出了口氣似的發洩舒暢,反而有著更多的痛苦壓在他胃裡,像是要把他給永遠沉進空無一物的寂靜海底。

  那裡什麼也沒有,沒有Voldemort,沒有Dumbledore,沒有Lily,沒有魔法部,沒有食死徒,沒有Wizengamot,沒有鳳凰會。

  可是也沒有Harry Potter。

  Snape 的喉嚨裡發出了像是野獸受傷的破碎低鳴,他甚至無法克制自己體內的魔力像是他做惡夢時一樣瘋狂失控地亂竄。

  如果這是惡夢就好, 如果這一切都是該死的梅林的愚蠢玩笑……

  一股魔力失控地竄出Snape 的右手指尖,一如往常地往與自己牽著的Harry 的左手流去。

  與平時不同的是那裡現在空洞一片。

  因為Harry 死了,該死的當然不會有反應──

  隱隱約約地,Snape 感覺到自己的魔力被輕輕頂了一下。

  墨黑雙眼倏地瞠大。

  他瞪著Harry 蒼白無血色的臉龐,視線滑過那無深的雙眼以及毫無起伏的胸膛──那裡有個東西在微微震動。

  「Snape !你做什麼!」

  毫不理會Weasley 驚愕的大吼,Snape 粗魯地扯開Harry 的大衣, 用力推開想要制止他的Kingsley, 並掙開架住他雙手的Elroy,在奮力掙扎之中他終於如願撕開了Harry 的襯衫。

  Hermione 像是憋氣許久終於從水裡探出頭一樣狠狠吸了口氣,紅腫的雙眼瞪著從襯衫的破洞滑出的銀色掛墜。

  女巫推開抓著她的Ron, 在他的驚呼聲中跌跌撞撞地跑到Harry 身邊跪下,視線狂亂地在那墜鍊上打量,接著伸出手就要去碰那不斷發燙顫動的墜鍊。

  被Auror 放開的Snape 迅速打開Hermione 的手, 狠瞪了她一眼,「如果Miss Granger 也想中咒而亡,我不介意妳去親那條項鍊。」

  沒有去理會接下來的女孩的反應,Snape 皺著眉仔細觀察著那原本十分清澈的紫水晶,現在水晶中正沉浮著些許混濁的黑色雜質。

  試探性地將自己的魔力傳過去,Snape 再次感覺到了輕微的反應,同時水晶中的黑色雜質跟著增多了不少。深吸了口氣,他一邊注意著Harry 的臉色一邊將自己的魔力持續平穩地輸過去,水晶裡的雜質越來越多越來越黑,直到看不出原本的紫色,墜鍊也越來越燙、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Snape 幾乎是反射地將Hermione 給往後推開,接著收回手抱住Harry 護住他的頭。

  碰的一聲,已經整條變成墨黑色的墜鍊就在眨眼間爆炸了。

  銀色與紫黑色的粉塵在空中逐漸飄散,煙霧中傳來了詛咒裡黑魔法的哀嚎,接著便什麼也沒有了。

  Harry 的胸膛上除了些微紅痕與輕微燙傷外並沒有多大的深口,Snape 鬆開了抱著Harry 的手,緩緩伸向那片白皙完美的胸膛,他在製作魔藥上一向引以為豪的穩定手指在此刻卻顫抖的宛如剛接到OWLs 成績單的小鬼。

  小力緩慢卻穩定地撞擊輕輕敲在肋骨上,透過肌肉血管皮膚傳入他的手心,震得他渾身麻軟。

  接著那打在手心上的心拍越來越大力、越來越快速,直到用肉眼就可以看清楚那胸膛微微的上下起伏。

  Snape 屏著氣看著Harry Potter 的翠綠雙眼在晨曦之中迎來陽光,逐漸變得宛如從水裡撈出來的琉璃珠子一樣清明。

  接著非常緩慢地眨了眨,像是蝴蝶輕搧翅膀。

  「…………Sev……Severus……?」

  男孩乾澀的喉嚨發出硬擠出來的微弱氣音,聽起來像是剛出生的小貓似的細細鳴叫。

  Snape 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在男孩舌尖彈動時是如此地美妙。


    ※


  Hermione Granger 發出了崩潰的驚叫,她激動地想往好友身上撲去卻在碰上救世主前被無形的牆壁擋了下來,反彈的力道差點讓她往後摔倒,幸好Ron 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

  Snape 板著臉將Harry 身上被自己扯破的衣服拽好,接著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身,讓他靠著自己坐好。

  眨著雙眼,Harry 為Snape 突如其來的溫柔感到驚嚇,反射地想冒出一句你是誰。但他看到Snape 與其他人一樣蒼白的臉色後就什麼也說不出口,只是瞪著男人緊抿的嘴角好一陣子,運轉遲鈍的腦子才緩緩想起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那一瞬間他幾乎沒感受到太多痛苦,疼痛的只有自己的魔力暴走,彷彿全部在一瞬間被抽乾一樣,貼著肌膚的魔法掛墜熱得發燙,接下來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用力吞了吞口水,Harry 嘗試動了動身體後才發現自己渾身像是剛被十幾隻巨怪踩在腳下跳繩一樣、骨頭肌肉痠痛得要命,不一會兒他就放棄移動了。

  「我……」

  「閉嘴。」Snape 狠瞪了Harry 一眼,滿意地看著他乖巧地閉上嘴巴。

  摟緊了Harry 虛弱的身子,Snape 可以感受到男孩體內的魔力正在逐漸恢復,但隨著魔力逐漸充沛也又開始了劇烈的起伏,隨時都會失控。

  Harry 自己也發現了,反射地回握住Snape 的手,並盡力讓自己的魔力順從Snape 的引導,不過沒一會兒Harry 便驚覺這身快要炸開的魔力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一樣難以控制,並且不斷大量溢出,四周的空氣接二連三地發出一連串霹靂啪啦的聲響。

  「該死!」Snape 狠咒了聲,讓因為魔力流失過度迅速而再次蒼白了臉的Harry 靠著自己,從自己大衣口袋裡撈出幾瓶以備不時之需的魔力與靈魂穩定魔藥,強迫灌入幾乎陷入昏迷的Harry 嘴裡,但卻被意識飄遠的Harry 反射地吐出來,「就算閉著眼也給我喝下去!你這不要命的蠢貨!剛剛的詛咒刺激到了你原本的詛咒、讓它侵蝕你靈魂的速度加快了!」

  像是要驗證Snape 的話一樣,Harry 感覺到一股彷彿被人徒手撕裂的疼痛綿長不斷地從體內深處傳來,讓他痛苦地呻吟出聲,握住Snape 的手也用力地像是要把男人的手指骨給硬生生扳碎。

  Harry 痛苦不堪地渾身抽搐著,嘴裡也冒出了一絲血腥,沾在他死白的嘴角上看起來十分刺眼。

  「Harry !」Hermione 驚呼著, 拽著Ron 一起衝了過來,「Snape 教授──」

  「他必須離開這裡。」Snape 的嘴角繃得死緊,他將自己斗篷的一角撕下強硬地塞進Harry 咬緊的嘴裡防止他咬到自己的舌頭,接著伸手揮了下魔杖,銀色的小鹿守護神再次從杖端靈巧地一躍而出,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臉色不比救世主蒼白上多少的主人,「你知道該去哪。」

  小鹿無聲地化為一團銀色光球迅速消失在眾人眼前,Snape 確認守護神已經送出去後便將已經渾身僵直又不斷抽搐的Harry 抱起,接著將一個Malfoy 家徽形狀的掛墜從衣服裡拿出來。

  思考一向敏捷的Hermioe 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那東西是什麼,馬上尖叫出來,「教授!禁制區還沒解除!現在整個小鎮都無法使用港口鑰!」

  「KINGSLEY !」也在同時間理解了的Ron 在Snape 發出咆哮前已經迅速回頭對著魔法部長大吼。

  「要將禁制區完全撤除需要一段時間!」Kingsley 鐵青著臉用力抓著一名看起來是住在這個鎮上的巫師的男子迅速跑了過來,「用壁爐!呼嚕網沒有限制!」

  被魔法部長強制帶來的男子在見到救世主痛苦不堪的模樣時立刻滿臉慌張,但在看清楚抱著救世主的男人是誰時,原本豆子般雙眼倏地睜大、慘白的臉孔瞬間佈滿驚恐。

  「S、Snape !他是食死徒!」男人發出了像是被掐住脖子的聲音,在看見被他伸手指著的雙面間諜頭過來的陰狠眼神後更是嚇得一句話也吐不出來。

  「Mr. Snape 的各項罪名已經全數撤銷,他是我們這一方的重要成員。」Kingsley 的聲音莊嚴沉穩,聽起來就像是法官所下的絕對裁決,「如果無法相信,就用自己的眼睛確認什麼是事實什麼
是謊言!」

  無論在哪,新聞媒體永遠都是最影響大眾觀念與想法的存在,對於非當事人來說,別人給的消息資源就成了他們判斷是非的管道,大眾輿論的力量簡直比魔法部的公權力還要強大。

  男人有些擔心害怕地看著臉色極差的Severus Snape 與他懷裡的救世主少年,四周都陷入寂靜,只有Harry 的痛苦呻吟像是水中的氣泡一樣聽起來像是快要在空氣中被狠狠碾碎。

  「Weasley !」

  Snape 小心翼翼地將Harry 稍稍扶起,指示滿臉茫然地靠過來的Ron Weasley 蹲下,替補自己的位子讓Harry 靠著。

  「教授?」

  沒有理會少年的疑惑,Snape 重新站起身,但緊握著Harry 左手的右手依舊沒有鬆開,那隻手雖然發冷但也因為痛苦而僵硬,Snape 只能加大自己的魔力輸出,盡量緩和Harry 魔力暴動的疼痛,但詛咒造成的痛苦卻無法簡單解決。

  看著眼前的男人,Snape 向前走了兩步,但維持著握住Harry的手的狀態。

  在眾人的注視以及男子驚恐的神情下,Severus Snape 緩緩地低下頭,彎下了身子。

  那個在眾人眼裡始終自傲卑劣、偏心又刻薄的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放低姿態以謙卑的模樣深深鞠了躬。

  「Harry 現在必須做緊急處理,麻煩你、請借我們使用壁爐。」

  在場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Snape 低聲下氣地拜託著那普通平民,Ron 更是一臉要昏倒的表情。

  事後大家回想起這一幕,都一致認為這句話大概是那張尖酸刻薄的嘴這輩子所講過最正常的話了,而且每次Harry 提起他都打死不承認。

  而現在,那巫師也是震驚地瞪著那傳說中的食死徒正對著自己深深鞠躬。接著他注意到了對方始終沒有鬆開的手,他可以感覺出男人的魔力正源源不絕地往救世主送去,他也可以看出那救世主顯然出了什麼事,那快要從那瘦小的身體裡炸開的躁動魔力也看得他膽戰心驚。

  可是Severus Snape 卻成功疏導了部分暴動的魔力,兩者的魔力糾纏在一起感覺起來異常和諧,沒有任何排斥的現象,這讓那巫師非常驚訝。

  「……左邊……」

  吞了吞口水,男子細小的聲音在沉默中顯得異常突出。他的臉色看起來依舊蒼白,但已經沒有了恐懼,「我家是從這方向進入小鎮左手邊的第四棟房子,壁爐編碼是RSK3637YP。」

  Kingsley 聽見後立刻將訊息送往魔法部進行壁爐連接,並鄭重地跟巫師道了謝。

  Snape 看起來似乎也鬆了口氣,緊抿的唇角鬆動了些,他對男人稍稍點頭致意,回過身重新將Harry 抱起。

  「Severus……好痛──」Harry 緊揪著Snape 的衣服,痛苦地咬緊了口中的碎布。

  「我們要用呼嚕網去Malfoy Manor,Misha 已經等在那裡了,你忍耐一下。」Snape 抱著Harry 跟在那名巫師後面往小鎮跑去,表情依舊凝重。

  雖然他有自信能平緩Harry 失序的魔力,但解除詛咒的實質方法他們一直沒有個定論。即使已經研究出幾條可能的途徑,但不是研究到一半資料線索就斷掉不然就是發現完全不可行。

  如果詛咒已經到了不能再拖的情況,他們該怎麼辦?

  Snape 緊摟著Harry 頭昏眼花地出現在Malfoy 家的壁爐裡時,他頓時有種不想見到Misha 的想法,在他被迫在現實中痛苦折磨時,他發現自己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如此強烈地想要逃避事實。

  「Severus !快出來!」治療師在壁爐冒出綠色火焰的那一刻已經站到了壁爐邊,他身邊的銀色小鹿在Snape 出現的那一刻消失無蹤。Misha 眼明手快地扶住有些跌跌撞撞的Snape,一邊揮了幾個診察咒到Harry 身上,臉色立刻暗了下來。

  他們才剛離開壁爐邊, 魔法火焰又重新竄高了兩次,Hermione 與Ron 紛紛白著臉從壁爐中衝了出來,但已經完全沒有人在意一個麻瓜出身以及紅髮的Weasley 未經允許踏入Malfoy Manor 了。

  “Anima Revelio!"

  Misha 將Harry 的身體大致檢查過一遍後便立即動手檢查最重要的部分,Harry 在疼痛中發現自己現在對魔力的流動非常敏感,就連以往只是覺得有些癢的檢查咒語都會讓他感到一股被非自身魔力強迫拉扯的疼痛,而這個魔咒竄過Harry 的體內時更是湧起了一陣劇烈痛楚,但緊接著就是彷彿有什麼東西要被硬拽出肉體一樣的怪異劇痛。

  「嗚啊啊啊……!痛……!」

  「Severus,按住他!」Misha 看著繃直了身子幾乎要翻滾起來的少年,只能高聲吩咐Snape 制止他亂動,以免Harry 傷到自己。

  緩慢浮現出的靈魂投影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口涼氣。

  白青色的光球十分不穩定,看起來像是有東西不斷從裡面向外戳一樣,而那代表詛咒的不祥黑色更是宛如低在羊皮紙上的墨水一樣不斷擴散,幾乎要吞噬掉了靈魂的光芒。

  「──不能再拖了。」治療師神色凝重地解除魔法,看向表情與其說是僵硬不如說是空白的Snape,忍不住皺起眉,「我們必須行動了!」

  「不行!」像是突然從夢中驚醒一樣,Snape 回過神來朝Misha 大聲咆哮,「我認為我們之前已經證實強行剝除靈魂詛咒有極大可能讓他靈魂崩潰、而切除遭詛咒侵蝕的靈魂部分只會讓他有可能變成下個瘋子黑魔王!他本身的靈魂就已經受損不穩了經不起這種切割!」

  「可是已經沒有別的辦法、如果現在什麼都不做,Harry 不出三個月就會被詛咒殺死!」Misha 皺著眉,看著那由原本的一小部分不斷向四周侵蝕的詛咒,堅持地說。

  「不!」Snape 拔出了魔杖,直接指在治療師的鼻尖前,喉嚨發出了兇狠的嘶吼,「你休想動他!」

  「教父!」Draco 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教父竟然用魔杖指著治療師,並將救世主整個人護在懷裡,儼然一副敢碰就攻擊的模樣。

  Misha 一時間也愣住了,伸出的手在魔杖的威脅下也只能縮回來,雖然看起來還想講些什麼卻因為那從杖尖噴出的火花而將勸說的話吞了下去。

  一時間整個大廳陷入了寂靜,除了Harry 細碎的痛苦呻吟,就連Ron 也對Snape 的舉動感到震驚無比,更不用說與他十分熟識的Malfoy 們。

  「必須說,你比我想像的還要很在乎他。」迅速從訝異中回過神的Lucius 走上前,從蛇杖中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指著Snape,「難道你真的打算用那個靈魂制換把詛咒轉移到自己身上?這我可不會
允許。」

  墨黑雙眼在瞬間變的空洞,那是大腦封閉術的表示,Lucius很確定他猜對了,Snape 在面對熟人時,如果他的心事被猜出來都會下意識地使用大腦封閉術。

  一時間四周的氣氛變得非常尷尬,兩邊都堅持不下。

  Snape 摟著Harry 的肩越來越緊,他甚至想好了要讓Harry 直接傳送到St. Mungo 的咒語。

  他該死的才不管會不會曝光!

  似乎猜測出了他的想法,Lucius 的眼神也越發凌厲,昏擊咒無聲地在魔杖裡轉著。

  五分鐘後,這一觸即發的氣氛才被打破。

  「我有辦法。」

  Hermione Granger 虛弱的聲音在偌大的大廳中聽起來像是蚊子嗡鳴,但卻清楚地傳入眾人耳裡。

  所有人轉過頭看著與Ron Weasley 站在角落,手中抱著一本不知從哪拿出來的古書的女巫。

  「我聖誕節的時候就有跟Harry 提了,可是他拒絕那個方法,要我先不要講。」

  「說出來! 我想你現在已經過了找到答案需要加分的年紀了!」Snape 看著臉色慘白的女巫怒吼著,他知道Harry 聽見了女巫講的話,因為他的手握得更緊了。

  Snape 在Harry 快要死去的事實以及靈魂崩潰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推想中感到頭昏眼花,隱約間他想起了Hermione 在聖誕節時Harry 抓進房裡談話的事。

  是那時候?

  Hermione 的嘴唇發白,顫抖著緩緩拉開,彷彿是將一張羊皮紙強硬拉扯開的難看裂痕。

  「黑魔法。」


    ※


  起居室中,魔杖揮舞,飄浮在半空中的泛黃古籍立刻翻到了女巫需要的頁數。

  Hermione 再次用魔杖點了下書頁,上面的文字與圖片立刻從書本上放大投影到半空中。

  「精靈(Genie)構成。」

  隨著魔杖輕輕滑過,部分字體散出了光芒標示出重點。

  「這是我目前找到最可行的方法了。」

  「不行!」被放置到沙發上的Harry 突然抓緊Snape 的手嘶聲低吼,猛地用力讓他渾身像是被巨龍輾過,五臟六腑似乎都要翻滾出來,他只能痛地再次頹倒,氣喘吁吁地渾身抽搐,「不行……Mione、Please ──」

  「你住口,別忘了因為你的隱瞞讓我們錯失許多時間,我想在這方面你已經沒有任何資格說不!」Snape 臉色難看地揉著男孩緊繃的背,不顧他的反抗拉開他伸過來要推開自己的右手,「繼續,Miss Granger。」

  「不──唔!」

  乾脆直接把Harry 的嘴巴狠狠摀住,Snape 點頭示意褐髮女巫繼續。

  Hermione 焦慮地看著努力睜大翠綠雙眼想制止她繼續說的男孩,躊躇了幾秒後便對他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這是我在研究靈魂與魔力之間的關聯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雖然這是用古希伯來文寫的讓我花了點時間翻譯,但也總算全部解開了。」Hermione 說得又快又急,習慣性地不斷來回踱步,「大
家都知道靈魂與魔力有著緊密連結,而在這裡寫到,魔力的使用之所以有極限,是因為有肉體束縛。身體約束著魔力的輸出,使我們可以安全地使用魔力卻不會傷及靈魂。靈魂、魔力與肉體三者形成一個環環相扣的鎖鍊,他們彼此牽制著維持一個安全的平衡。」

  「而在四世紀的時候一名阿拉伯巫師因此突發奇想,他認為要是可以擺脫身體的束縛,不就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魔力了嗎?在他努力了幾十年後,終於成功地研究出了一個既可以使魔力輸出繞過肉體使自己無限制使用,也可以使靈魂與肉體維持原樣的方法。」

  「他成功了?」Draco Malfoy 看著那浮在空中的魔陣圖案,難以置信地問。他可以從上面的一些魔紋看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東西,更不要說那些輔助魔陣儀式用的材料也都不是常見的東西。

  「是,也不是。」搖搖頭,波浪的褐色長捲髮被Hermione 甩得像是海浪,「他的確成功讓魔力擺脫了身體的約束,但由於靈魂、魔力與肉體間失去了平衡,他的身體崩潰了。失去了身體後靈魂也無法獨存太久,靈魂消失的話魔力也會消失,因此他必須另外尋找一個容器來容納自己──他鑽進了離他最近的一只魔藥瓶中。」

  「瓶子不像肉體一樣會老死,最後他得以使用無盡的魔力直到靈魂滅亡,但他再也無法離開那個容器──沒錯,他成功地人工製造出了瓶中精靈(Genie in the bottle),歷史上也曾經有許多黑巫師利用這魔陣使用抓來的巫師俘虜來製作精靈(Genie)。」

  「請問這到底跟解除我們救世主的詛咒有何關聯?」Lucius的手指搓著手中的冰冷蛇杖,銀藍色雙眼銳利地如冰錐般露骨且毫不留情地刺向那說了一大堆毫不相關的資訊的少女。

  「魔陣。」Hermione 立即回答,並沒有因為那不善的眼神退縮或生氣,他揮動魔杖放大了那個魔陣的圖案,「要讓魔力擺脫身體的束縛,他想到了一個……辦法。」女孩的表情在瞬間變得有些扭曲。

  「說。」Snape 沉著臉命令道。

  「藉由汙染靈魂──這裡說的是非常嚴重的污染──故意引發魔力暴動,在魔力一口氣衝出身體的瞬間再淨化靈魂,穩定下暴衝的魔力。說直接一點,就像是把靈魂打碎弄乾淨後再重新構築。」聽見了幾聲驚愕的抽氣,Hermione 忍不住慘白了臉。

  基本上這就是為什麼這個魔法會被歸類到黑魔法的原因。

  把靈魂打碎再重組,根本就是瘋了!

  但或許就是因為絕望才會讓人不得不瘋狂。

  「這樣即使Harry 本身的靈魂就有受損也沒關係了,因為最後都會重組。」褐髮少女挺直背脊,強迫自己繼續說明,「尤其是我研究之後發現,那個魔陣其實就是個非常精密的淨化魔法,幾乎可以淨化掉世界上最糟糕的黑魔法。」

  「呃,Mione,你的意思是要讓我們的好朋友變成一隻家庭小精靈(House elf)?」太過複雜的解說讓Ron 的腦袋暈呼呼的,他只能聽進去了開頭與結論,全部聽下來他也只聽懂那個魔陣就是用來製作精靈的。

  「當然不是!」忿忿地用力往男孩的腦袋打去,Hermione 一臉想切開他腦袋的恐怖表情,「我說的Genie 不是Elf !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在上奇獸飼育學!這兩種生物是不同的!而且我才不會讓我們最好的朋友變成任何一隻精靈!你這腦袋被食物阻塞的超級大笨蛋!」Hermione 對Ron 吼了幾句又立刻恢復冷靜,繼續說明,「當然魔陣上面還有疊加那些要使魔力繞過身體的系統,但那是在淨化後才會啟動的部分,我們只要在將靈魂淨化後停止發動魔陣就行了。」

  一旁的Snape 沒有理會他兩個前學生的爭吵,與Malfoy 一家以及Misha 迅速討論起這可能性。

  「儀式要用的材料Malfoy 家大部分都有, 有一些也可以讓Borgin 盡快弄到手。」Lucius 讓家庭小精靈送上一份Malfoy 收藏庫中的物品清單,立刻找出了大部份需要的物品,「我必須說這滿有可行性的。」

  「稍微研究了一下那個魔陣,的確一如Granger 說的一樣,是個淨化魔法,不過我想我可以再把它修改的安全些。」Misha 迅速分解著魔複雜的魔陣,抓出了幾個比較有危險性的部分。

  Snape 沒有多說什麼, 他只是看著那從剛剛Hermione Granger 開始解說時就不願意看向自己的Harry。

  他明白Harry 會排斥這個方法的理由絕對不是因為他是個黑魔法,畢竟他都可以為了救人殺掉純潔的獨角獸。那麼,使Harry 不想讓他知道的理由,那個聰明的Gryffindor 一定還沒提到。

  「Granger。」Snape 看著與Misha 一同研究魔陣的少女,他感覺到Harry 又捏了下他的手。冷笑了聲,Snape 靜靜地開口,「妳還沒講完吧。」

  Hermione 有些尷尬地看著Snape,接著視線又晃到了那拒絕看著自己的Harry,嘆了口氣。

  「──是的。」

  Harry 絕望痛苦地呻吟了聲,Hermione 只能咬牙,「抱歉,Harry。你必須明白,我不能讓你死!」

  「我剛剛說要汙染靈魂,必須是整個靈魂被汙染,但一旦那個詛咒汙染了整個靈魂Harry 立刻就會死去,所以我想出了另外一個方法。」深吸口氣,Hermione 挺直背脊,帶著堅強的眼神堅定地繼續說下去,「將詛咒集中在一部份的靈魂上,然後把那部份的靈魂……切下,但不是完全切開,必須讓那部份與主魂在魔力的循環下保持最小限度的連結。」

  「Wow,Granger,你是認真的嗎?讓救世主的靈魂跟黑魔王一樣切片?」輕哼了聲,Draco 刻意露出一臉訝異的表情,「這真的是Gryffindor 的獅子說出口的話嗎?妳沒被食死徒奪魂吧!」

  「我知道這很傷靈魂,而且我又不是說完全切斷!雖然之後要讓靈魂復原很花時間,可是這是我能想到最有可能的辦法了!」Hermione 抓著頭髮,暴躁地回瞪著那鉑金少爺,「我說了!我絕不會讓Harry 死去!」

  「總之,這樣的話我們只要針對那一片靈魂實行精靈構成即可。不過,到時候Harry 可能會很痛苦無法維持魔力循環來連接靈魂,他需要有人幫忙疏導魔力。」少女的臉又再次變得蒼白,視線卻依舊直直地落在Snape 身上,「一個能夠壓制住他並引導他的人。」

  Snape 理所當然聽懂了對方的暗示,他只是冷靜地說出答案。

  「我。」

  Hermione 倒吸了口氣,在Harry 怨怒痛苦的眼神下咬牙點頭,「對……教授是最適合的人選。現在魔法界幾乎沒幾個人可以壓制住Harry 的魔力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們的魔力不會排斥彼此,我想這很有可能是因為當時Harry 也喝下了一些獨角獸的血的緣故。獨角獸的相關傳說一直都離不開靈魂,顯然飲下了同一隻獨角獸的同一口血,似乎讓你們的靈魂有了某種程度上的連接。」

  「那不就沒什麼問題了嗎?」聳聳肩,Misha 哈哈笑地拍了拍Snape 的肩,理所當然得到了對方的一記狠瞪。

  「基本上是,但前提是教授必須能完全壓制住Harry 的魔力。要是Snape 教授反過來被Harry 牽著走,可能會被捲進魔力暴動之中。」深吸口氣,Hermione 有些難受地眨了眨乾澀的雙眼,「最壞的結果是魔力枯竭而亡,好一點是變成爆竹。」

  這下Snape 終於明白為什麼Harry Potter 會不願意了。

  他想起了在那愚蠢超市時救世主突如其來的詢問。

  ──你喜歡魔法嗎?

  終於轉過頭睜大著雙眼平靜地望過來,那翠綠雙眼似乎依舊如此無聲地詢問自己。

  看著希望自己能一口狠狠拒絕的男孩,Snape 忍不住露出一抹惡劣的笑。

  「你知道我最不喜歡的事就是順一個Gryffindor 的意。」

  漂亮的翠綠倏地瞠大,接著整張臉幾乎皺在了一起,看起來好像要哭出來一樣,讓Snape 譏諷地哼了幾聲,「動動你那難能可貴的腦、去準備那個魔陣,Miss Granger。」

  沒想到會這麼順利,Hermione 愣了幾秒,才回過神抱著書本與Ron 以及Misha 一起慌慌張張地離開。

  房內瞬間又安靜了下來,被灌下許多魔力與靈魂穩定劑並不斷由Snape 幫忙疏導魔力的Harry 已經得到穩定,雖然還是有些不舒服,依舊沒有阻撓他死抓著Snape 的衣服的舉動。

  「你確定嗎? Severus。」

  剛剛一直沒出聲的Lucius Malfoy 終於開口,他蹙著雙眉走上前,蛇杖叩的一聲抵在Snape 手邊的魔杖。

  「為了Harry Potter,放棄魔法?」

  這是個無比熟悉的問題。

  Snape 想起自己小時候,幾乎每天都會問自己的母親一樣的問題。

  他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能理解對方的心態。

  四周的人總會對他說愛是多麼美好的東西,它帶給人幸福溫暖、以及無比的勇氣,愛像是陽光也像是水,溫暖的同時又十分溫柔,也像是春天的綠草原那般舒服。

  但在Severus Snape 的眼裡,愛依舊是個使人愚笨、使人軟弱,是個無法拯救任何人的無用東西。

  他甚至不明白他對Harry 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愛,但他很清楚自己渴望著Harry Potter 的心情絕對不比愛情這種感情膚淺。

  曾幾何時開始,比起自己以及其他東西、Harry Potter 已經成為他最渴求的事物。

  Severus Snape 淡淡地露出了個小小的微笑。

  即使只有短短幾秒,但那依舊是個不帶任何嘲弄與惡意、一個單純的笑,像是個孩子般,這讓Malfoy 們都震驚地睜大了眼。

  「我沒有要放棄,Lucius。」

  並不是為了什麼而放棄任何東西。

  說到底,他還是為了自己。

  因為Harry Potter 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NOTE:

更新啦!!!!
今年結束前就更完!!!!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