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B][魔王勇者!AU]Hello, Dear.

Universe: DCU
Rating: PG
Pairing: Superman/Batman
Summary: 當勇者為了消滅邪惡的威脅而前往魔王城的那時候,其實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魔王。
棄權聲名: 他們當然不屬於我,否則看在每個宇宙的他們總是實力賣腐的份上我早讓他們當場結婚了
NOTE: 魔王勇者AU,靈感與設定皆來自於戀戀的魔王與勇者AU系列,內有些許私設,文後解釋。




  Bruce轉過身去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男孩 。

  男孩甚至沒有費心要躲藏,他跪在滿是碎石瓦礫的泥濘上,彎下腰翹著屁股像是個天殺的靶子,試圖從坍方的房屋殘骸下抓出什麼,而他對於自己身後正站著摧毀村莊的魔王渾然不覺。

  「出來啊!」男孩嘶聲叫道,右手深深地探入一個由破裂的門板與梁柱的一部份支撐住天花板碎片的死亡三角縫細中,「沒事了,Tracy,快出來!」

  殘骸終於支撐不住地搖晃了下,Bruce把男孩拉開的時候門板正巧哀嚎著斷成兩半,天花板徹底塌了下來,激起一片帶著潮濕霉味的塵土,差個幾秒就要把男孩的手臂如樹枝般夾斷。

  大概是嚇到了,男孩被Bruce粗暴地扯著後領像是拎小貓一樣,卻一語不發、動也不動地直直盯著剛剛自己跪著的地方。

  「你在這裡做什麼,男孩?」挑起眉,Bruce鬆開了手,在男孩要跌倒時又順手扶了一把,「為什麼沒有跟其他村民一起去避難?」

  黑髮男孩似乎一直到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己身邊有個人,他彈到了一邊,迅速上下掃視著Bruce,然後雙眼在看見Bruce頭上那兩支不容忽視的彎曲尖角時睜得更大了。

  「別叫。」Bruce伸出右手握了拳,男孩立刻發現自己的嗓子發不出聲音了。

  出乎Bruce意料之外的事男孩並沒有因此驚慌失措,他只是瞪大了眼直直看向Bruce,那對天藍色的雙眼在黑夜中閃閃發光,讓Bruce一瞬間感覺自己被天空徹底捕獲,下意識地鬆開了握拳的手。

  「我才不會叫。」眨眨眼,找回了聲音的男孩嘟起嘴小聲說道,「爸爸說我很勇敢。」

  「是啊,勇敢又愚蠢,只有你會在魔王肆虐的時候還傻傻地待在這裡玩泥巴。」哼了聲,Bruce可以聽見村莊裡魔王們四處破壞的聲音,還有那些魔物互相交談時發出的尖銳啼叫,與往常一般總是像鑽子一樣惹人頭疼。

  男孩就在此時皺起了臉,雙手緊緊摀住耳朵就好像他也聽到了那叫聲,但這該是不可能的事,魔物交談時所發出的聲音是超出人耳所能接收的範圍,但眼前男孩的表現也不像是騙人的。

  抬起了原本收束起的蝠翼,Bruce稍微張開了自己的領域,將男孩包裹其中,果不其然他立刻就放開了手,似乎很驚喜聲音突然消失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Bruce忍不住吃驚地小聲低喃道,幾百年的時間見識過的東西也夠多了,現在能成功激起Bruce興趣的東西可以說是不存在了。

  或許自己錯了,Bruce想。

  他看著男孩微笑著看向自己,他那全然的信賴與愉悅的表情就好像Bruce是這世界上最好的人:「Clark,我叫Clark Kent!」

  挑起眉,Bruce看著那那隨意交付出自己名字的人類幼崽,忍不住伸手彈了下他的額頭,「好吧,Clark Kent。」Bruce任由那個名字柔軟地彈出自己的舌尖,「沒人教你不要隨便把名字告訴陌生人嗎,Clark Kent?」扯了下嘴角,Bruce瞇起眼,「尤其那個陌生人還是個邪惡的魔王。」

  皺了皺鼻子,Clark Kent不滿地揉了揉額頭,「可是你救了我,你是好人!」

  「我不是,Kent,我甚至不是個人。」細長的黑色尾巴如長鞭那般在身後呼呼地甩了兩下,尖銳的頂端甚至將四周的房屋碎片打得更加破碎,「你到底在這邊做什麼,玩泥巴?」

  「才不是!是Tracy,」Clark嘟噥著,伸手指了指一旁垮掉的房屋,「Lana養的貓,她們家匆匆忙忙離開的時候來不及帶走她。」

  啊,為了一個女孩,多麼典型。人類男性的通病,為了女孩兒,多麼愚蠢的事都做得出來,例如揮舞著無用的長劍闖入魔界、大聲呼號著虛假的口號討伐魔王,或是在魔王肆虐的時候跑回來找一隻貓咪。

  「你甚至不知道牠是不是還活著。」

  「Tracy還活著!」Clark高聲說道,「我看到她在那下面發抖!她很害怕!」

  嗯哼了聲,Bruce走向Clark指的方向,稍微回憶了下男孩剛剛跪著的地方,伸出手。

  「再往前一點。」Clark在Bruce身後探出身子說道,「對,就在那下面!」

  心底好奇著男孩究竟怎麼「看到」貓咪的正確位置,Bruce微彎下腰,一個使勁指尖便輕鬆刺破了瓦礫與木樑,眨眼間半隻手臂就埋在了殘骸中。

  等到他將手臂拉出來,一隻髒兮兮的大花貓正病懨懨地被Bruce拎在手上。

  「Tracy!」Clark激動地叫道,伸手接過了Bruce遞過來的貓咪,開心地咧開了嘴,「謝謝你,先生!」

  「下次再試圖在女孩面前當勇者的時候,記得先保住自己的命。」Bruce諷刺地說了句,雖然這對一個孩子來說實在太嚴厲了,但對於生命的價值來說,這點斥責是必要的,畢竟下次可就不一定有Brcue來幫這男孩照看他的小命了。

  「我不是Lana的勇者,」Clark嘟噥著,抱著顫抖不以的大花貓試圖用自己也沾滿了泥巴的衣服幫她擦乾靜,但搞到最後一人一貓看上去都一樣髒兮兮的,「媽媽說勇者是為了魔王存在的。」

  輕哼了聲,就連Bruce都沒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覺間上揚的嘴角,但就在來的及做出任何會讓自己驚訝的舉動前,那從遠方迅速接近的氣息讓他警覺地完全張開了黑色的翅膀,巨大如船帆的黑色革翅在眨眼間拉伸開來,帶起的強風甚至吹斷了一旁早已燒焦的樹幹,但Clark小小的身影依然安穩地站在Bruce身後,被他寬闊的後背與翅膀給徹底遮掩住,如蛇一般的細長尾巴靈活地繞住Clark的頭,將他的嘴捂得結結實實。

  Clark可以嗅到尾巴上那層細毛沾著的煙硝味,嗆鼻又熱辣,但就與他眼前的藍眼魔王一樣,奇怪地令Clark感到安心。

  「Wayne。」

  尖銳粗糙的嗓音聽上去就跟碎玻璃摩擦一樣,矮胖的男人搖擺著走來,他頭上的犄角像是折斷的樹枝那般緊緊貼著腦袋,讓他的頭看上去又圓又重,翅膀在地上像快破布那般脫拉著,男人看上去就像隻飛不起來的企鵝,「你為什麼沒有加入狂歡?」那片嵌進眼窩裡的鏡片反射著四周的火光,玻璃珠般的眼睛在後面散出邪惡的光芒,「你把領域張開了,是發現什麼好東西不願分享?」

  Clark的身子忍不住驚嚇地震了下,但很快就被Bruce的尾巴給制住了,他被固定在原地,天藍的眼珠轉動著,在那企鵝般的魔王一搖一擺地在Bruce身邊繞圈時,他被尾巴牽引著以維持在Bruce身後的姿勢跟著Bruce一同轉了一圈,技巧地避開了那邪惡的視線。

  「這裡什麼也沒有,Cobblepot。」緊蹙著眉,Bruce伸手往在天上盤旋著的魔獸比了下,「只是那些畜牲吵得我沒辦法專心。」

  「我看是吵得你沒辦法偷懶睡覺吧。」被稱為Cobblepot的魔王尖銳地笑了起來,刺耳的笑聲與那些魔物的鳴啼互相呼應,「Wayne家也墮落到這個地步了,你的父母知道了想必會哭的吧。」

  「滾出去,Cobblepot,不然就別怪我動手了。」高高揚起的翅膀威脅地揮舞了下,四周原本還勉強支撐著的斷垣殘壁立刻應聲碎裂,摧枯拉朽地倒了一地。

  「嗤!你真是魔王的恥辱!Wayne!」Cabblepot張開了原本一直緊握在手裡的黑傘,整個人就這樣搖搖晃晃地飄了起來,向上飛去,魔物在他身邊繚繞著,「我會查出是誰跟人類通風報信的!小丑可是對那個人很感興趣呢,咯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那麼搖晃的身軀消失在視線後,Bruce才鬆開了尾巴,並且收起了翅膀讓它們浮貼地安置在後背。

  「你就這樣讓他說嗎?」

  稍微睜大了眼,Bruce看著因為惱怒而緊咬著嘴唇的Clark,「他污辱了你!」

  「而他最終只會自取其辱,」Bruce冷靜地說道,「Cobblepot不是什麼需要讓人費心的角色。」但小丑就不一樣了。可Bruce並沒有將這句話接著說出口,他僅僅是撩起了男孩因為汗水而糾結在一起的黑髮,看著那一小搓捲捲的瀏海固執地搭在額頭上。

  「可是、可是——」

  「你該離開了,Clark Kent,」手指抵在男孩紅潤滾燙的嘴唇上,Bruce輕聲說道,「這裡已經成為魔王的領地。」

  Clark眨了下眼,望著那對鋼藍色雙眼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不要再回來了。」

  這就是Clark對那個黑髮藍眼的魔王最後的記憶,對方充斥著憂傷與溫柔的嗓音在他耳邊繚繞不去,一直到Clark在Martha與Jonnathan的懷抱裡醒過來時,他依然能感覺到嘴唇上沾著的如黑夜般的涼意,像是一個未能來得及完成的吻。

  站在他們新家的院子裡,Clark望著一排迎方揚起的衣服,想起了那對機乎遮住了半邊天幕的黑翅,他回想著那對翅膀是如何優雅地伸展,感覺自己的背後一片火熱的滾燙。

  Martha的叫喊換回了Clark的注意,他順著自己母親驚訝的視線扭頭往自己背後看去,正巧看見那對半透明的羽翼從自己的肩胛骨上如雪花般散落,消失在半空中。

  那陣從山坡上吹來的風捲走了Clark眼角的濕意,他用力眨掉不斷湧出眼眶的淚水,抽著鼻子抹了把臉,對著朝自己跑來的Martha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

  「我決定了,媽媽!」Clark在那股感覺要在胸膛中如煙火那般爆炸開來的激動、快樂與憂傷中放聲大喊道,「我要成為勇者!」







NOTE:

私設:

1. 魔王是種族的一種,不是職業
戀戀的魔王勇者系列一路看下來感覺應該是這樣,但因為她沒明確說過所以不確定,就放在私設裡了

2. 魔王可以張開領域,一但張開,領域範圍內的土地會暫時成為自己的屬地。
在自己的領域中不會受外物打擾,除非是被力量更強的人破壞或是主人允許。魔王本人可以控制領域的強弱,文中Cobblepot可以進到Bruce的領域中就是因為他本來只是想要擋掉魔物的交談聲、同時為了不引起其他魔王注意,所以只張開了很弱的領域


本篇故事背景其實文裡算是交代得滿清楚了,總之要詳細說出來的話,就是有一天閒閒無事的魔王們決定去佔領Clark在的人類村莊,不齒於這種缺德娛樂的Bruce提前偷偷跟村莊通風報信了所以實際上沒造成什麼傷亡,Clark則是因為Lana一家逃走時來不及帶走貓咪所以偷偷折回去幫Lana找貓,剛好被Bruce發現

Cobblepot就是Oswald Chesterfield Cobblepot,也就是眾人熟知的企鵝人,他的背景有滿多版本的,依據阿卡漢系列的設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Cobblepot家族在以前與Wayne家相同都是建設高譚市的貴族家庭,但後來沒落了。因為如此,就讓他在這裡與Bruce以同樣的地位出場打醬油了

阿卡漢系列裡的企鵝人右眼上標誌的單眼鏡片並不是普通的眼鏡,而是一個崁在眼窩裡的玻璃瓶底,遽聞是因為他父親拿酒瓶毆打他時插進去的,這裡沿用了此設定

戀戀的魔王與勇者系列超級萌!!!!!!!
大家快去看啊!!!!!!!!!!
戀戀啊,這篇就給妳吃了,保佑妳能健健康康地生出個長篇本,阿門(合十(淦




|小後續|
#狗糧 #魔王生子設定提及 #歪歪膩膩二人組


  熱辣的太陽照進臥室裡的時候,大床上的那團棉被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動了動。

  呻吟著從棉被中伸出一隻手,對著窗戶一個彈指,厚重的遮光窗簾便唰地一聲迅速拉上,阻隔了那熱辣的溫度。

  一股不容忽視的沉重重量壓上了床,朝那團棉被緩慢前進,最後整個壓在了上面。

  「滾開。」床上的人惱怒地嘶聲威脅道。

  「該起床了,現在已經中午了。」小心翼翼地撥開那層層堆疊起的棉被,勇者幫把臉埋進診頭裡的魔王梳理著那頭亂糟糟的柔軟黑髮,「起來吃午餐,補充營養,你現在一人吃兩人補呢。」

  「老天,少說兩句,我已經有一個Alfred了,Clark。」睜開一隻眼,魔王惱怒地往那朝自己伸來的手指咬了下去,然後在勇者瞇起眼時刻意地吸吮了下。

  「Bruce!」指尖上的柔軟濕意讓勇者脹紅了臉,最後他失控地直接扒開了那層層疊疊的棉被,一隻手輕輕撫摸著魔王微微鼓起的腹部,忍無可忍地低頭咬上了他噙著笑意的唇。

  「自制力真差勁啊,勇者先生。」

  「只因為你,魔王。」在接吻的途中喘了口氣,Clark微笑地看著屬於他的Bruce,「誰讓我是為了你而存在的呢。」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嗷嗷嗷嗷嗷小後續好甜(๑´ڡ`๑)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