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BvS][SB] Schrodinger's Cat (NC-17)

Universe: DCEU
Rating: NC-17
Pairing: Superman/Batman
Summary: 「世界上也不是每個問題都要得到回答。」
棄權聲名: 他們當然不屬於我,否則看在每個宇宙的他們總是實力賣腐的份上早讓他們當場結婚了
NOTE: 9/17 Happy Batman Day!!!美國還在過就不算遲到啦!!!!
    原本只是練個筆,結果感覺選錯主題了整個難寫,難寫到我生氣地強行飆了一小段車。
    任何不清不楚都是我的鍋,哭唧唧的大超則是戀戀的鍋(。




  太空中的早晨向來與夜晚無異,帶著夜藍色的深黑,以及泛著金屬色澤的星雲,遠遠看過去,就像是那台超人早嫻熟心底悉的戰機劃破天際時映著所有光線拉出的銳利反光,因為高速而只來得及在夜色中暈開一抹模糊的痕跡。

  耳機中傳來的嗶嗶聲拉回了Clark的視線,轉向那因為太陽而鑲上了一圈璀璨金邊的水藍星球。

  眨眼間,原來超人所在的位子便只剩下一些在絕對的真空中無聲破碎的星屑。

  「這是什麼?」

  瞇起眼,Bruce看著超人攤開的手掌中的一小塊渾圓石頭,看上去就像是一顆黯淡無光的灰珍珠。

  聳聳肩,Clark沒有回答,他只是將東西放到了Bruce面前的鍵盤上,看著他用著彷彿面對一顆未爆彈的表情瞪著那顆石頭,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Clark?」

  「只是個來自太空的小禮物,Bruce。」 牽起Bruce還帶著皮革手套的手指,拉離鍵盤,Clark低頭在那上面落下一吻,微蹙起眉:「你看起來很累。」

  Bruce用另一隻手拉下了自己的蝙蝠頭盔,露出了因為汗濕而四處捲起的黑髮,就連鬢角的灰白髮絲也像是融化了的雪那般搭在耳肩上,他看著突然重重吞了口口水的Clark挑起眉,「所以,你送了個有太空幅射的隕石碎片給我。」

  「那個幅射微小到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我在孤獨保壘檢查過了。」舉起右手比了個發誓的手勢,Clark咧開嘴露出了兩顆只能被評斷為可愛的小尖牙。

  「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硬要叫自己的基地孤獨保壘。」輕哼了聲,Bruce伸手拿起那顆小圓石頭,捏在掌心裡,像是在碇量它的重量,並驚訝地感覺到了一陣規律的鼓動敲擊著手掌。

  那感覺來的快去得也快,等Bruce想要仔細感覺時,砰砰的鼓動已經消失了。

  Clark不會拿危險的東西給他,Bruce可以想像出他在那用飛船殘骸以及AI的指示下件造出來的水晶基地裡大費周章地分析這顆小圓石的模樣,因此Bruce在幾秒的分析後便立刻把那當作是自己連續工作了二十小時後產生的錯覺。

  畢竟,與一顆隕石碎片可能有心跳這件事比起來,還有其他更值得他費神調查與觀察的案子。

  「當我想要一些私人時間的時候,我就會去那裡,『孤獨堡壘』只是打趣的小稱號罷了。」微笑著,Clark拉住Bruce的手臂將他拖離電腦前,「而你別想扯開話題,B,你又多長時間沒睡覺了?」

  「Alfred叫你當說客的?」

  「我自願的。」看著中年男人皺起的表情,Clark忍不住湊上前親了親對方鼻梁上的褶皺,然後一個輕鬆使力便把男人從椅子上抱起。

  「別撒嬌。」輕哼了聲,Bruce只是象徵性地掙扎了幾下便任由年輕人攬著自己半飄半飛地往樓梯移動。

  「我剛完成了為期兩個禮拜的深空任務,我有權要求自己男朋友的陪伴。」Clark說的理直氣壯,並在Bruce隨意又睡意濃濃的附和時輕笑了起來。

  「笑什麼?」暗夜騎士不滿地嘟噥著,原本應該使人恐懼不已的嗓音全因為睡意與疲累而黏糊在一起。

  「你知道。」

  蹙起眉,Bruce感覺到自己的腳尖掠過了書房地面的羊駝地毯,從大片落地窗外灑入的陽光燦爛地讓他在超人懷裡不安地蠕動了下,撇過臉把自己埋進那還散著太空裡冷冽氣息的深藍胸膛中。

  Clark轉過身子背對玻璃牆,為Bruce擋去了大片的陽光,卻也讓自己沐浴在一片金黃的光亮之中,Bruce瞇著眼,在模糊的視線裡描繪著金色揉成的手臂的形狀,他可以清楚感覺到那穩穩托著自己的肌肉是如何伸展,以及那溫燙的暖意透過層層布料像是溫泉那般淌過他的身體,撫平了全身上下每一吋痠痛的部位。

  他還記得超人歸來的那天,他抱著渾身沾滿塵土的男人就像是擁抱一顆太陽,滾燙的高溫在眨眼間就穿透了他的絲質襯衫,皮膚宛如燙傷一樣疼痛,骨頭在融化,與血液一同沸騰。

  那瞬間,Bruce想到了吸血鬼、以及那在上帝的光芒中哀嚎的惡魔,更多的是那些他所犯下的罪,所以Bruce將懷裡的神之子抱得更緊了,任由自己在痛楚中喘息流淚。

  當時的情景Clark記得不是很清楚,但在一片滾燙地彷彿要燃燒起來的火熱中,他清楚感覺到了一抹冰涼貼著他的眼角滴落,像是黎明前落下的雨,澆熄了他對這太龐大的世界沸騰的恐懼與疑慮,就像是在暴風雨中瘋狂漂泊的小船終於回到了港邊,在幽暗寧靜的夜裡重回家的懷抱。

  Clark記得自己啜泣著蜷縮在那抹涼意中,修長的手指有些僵硬地在背上拍撫,陪伴著他直到他再次清醒過來。

  回頭想想那實在有點丟臉,但那是Bruce,一個能夠比任何人都要理解他、理解超人的人,Clark總是忍不住想對他傾訴一切,這才是最丟臉的,他不想要Bruce認為自己是個愛撒嬌的孩子,但較年長的男人總是能在舉手投足間讓他感覺自己就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嬰兒。

  這一點總讓Clark感到沮喪,直到有一天他抱著昏睡過去的Bruce從蝙蝠洞飛回玻璃屋臥室的途中,遇上了正巧外出歸來的老管家,從對方震驚的神色中他才察覺到有什麼不同了。

  「Bruce。」Clark坐到了床邊,試圖將Bruce從自己懷裡移到床上,卻遭到了黑暗騎士的絕命抵抗,在臉頰挨了第三個拳頭後,Clark好氣又好笑地抱著他一起滑入柔軟的被單下,「你這固執的老蝙蝠。」

  低哼了聲,Bruce半夢半醒地捲過Clark的披風,把自己纏成一個紅色的大繭,「閉嘴,農場男孩。」

  「Bruce——」

  「兩個禮拜,然後只有一顆輻射石頭。」

  「那對人體無害。」嘴角噙著笑,Clark貼上Bruce的耳邊親吻著。

  嗤了聲,Bruce睜開一只眼,盯著Clark湛藍色的雙眼像是看著一小片的藍天的碎片:「你送了我一顆星星。」

  漲紅了臉,Clark輕咳了聲,更加抱緊了Bruce的腰似乎是想藉此轉移注意,但蝙蝠俠從不是這麼好打發。

  「你不該知道的!」最後Clark近乎惱羞地喊道。

  「是你太好猜,」挑起眉,Bruce順著Clark的環抱撞上他的胸膛,語氣聽起來不像是抱怨,甚至帶著笑意,「農場男孩的老式浪漫。」

  扮了個鬼臉,Clark有些沮喪地哼了聲,「世界第一的偵探,驚喜對你而言一點也不有趣,是吧?」

  「未知的事物對我而言從來就不『有趣』,Clark。」

  「控制狂。」Clark咧著嘴角取笑道。

  挑起眉,Bruce深吸了口氣,側過身放任了Clark將自己摟得更緊些,他的唇輕輕貼在Clark的頸子上,感覺著那層薄薄的肌膚底下強耳有力的脈動,在半睡半醒中低喃道:「但是我不討厭。」

  Clark的呼吸頓了下——即使他本來就不需要呼吸,但他吃驚時的反應總是如此人類——然後更加抱緊了懷裡的男人,像是懷抱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聽著他吐著悠長的氣息沉沉睡去。


    ※


  「超人!」

  神奇女俠驚慌的咆哮有如雷電一樣劃破天際,Clark立刻轉過身,正巧目睹了那抹黑影從天空急速被甩向倒塌大樓的一幕,超人想也沒想便踹開朝自己擁上的機械怪物,用一秒鐘的時間追上砲彈般的黑影,但仍然只來得及搆到那黑色披風稍微幫他減緩,一同砸進了早已空無一人的大樓中。

  在一連串崩塌毀壞的碎裂聲裡,超人可以清楚件骨頭擠壓斷裂發出的清脆聲響,一瞬間他想起了以前在坎薩斯的農場幫忙砍柴時,樹枝在自己手中折斷的畫面,使他忍不住感到一陣噁心。

  那套含鉛的蝙蝠衣徹底阻礙了超人的檢查,他只能一手緊扣住昏過去的蝙蝠俠,一手在頭昏眼花中努力以不震動到對方造成二次傷害的動做推開壓在他們身上的水泥塊。

  「超人!」Diana焦慮的嗓音從耳機中衝出,有如利劍那般斬斷了暈眩白盲的視線。

  「我沒事,」超人喘著氣,輕輕吹開了四周瀰漫的煙塵,「蝙蝠俠受傷了,我——」

  來不及多說什麼,剛掙脫了斷垣殘壁的超人再一次成了攻擊目標,那群機械怪物宛如蝗蟲那般朝他蜂擁而上,超人在最後一刻將蝙蝠俠藏進了一片坍塌的天花板與柱子形成的掩體後,便立刻被直撲而來的金屬怪物捲了進去。

  過多的機械怪物將超人緊密包圍,帶著他上下翻轉,一片冰冷的金屬之間超人已經搞不清楚到底哪邊才是天空哪邊才是地面,他試著用熱視線為自己切開一絲空隙,但那短暫的光亮很快就又被不斷湧動的金屬怪物遮掩住。

  煩躁地大吼了聲試圖用蠻力飛離這地方,但那群怪物在他脫出的瞬間便又追了上來,堅定地把他往同一個方向拉去,似乎是想帶著他不知去哪裡。

  或許就這樣順勢被帶走他們就能查出背後的主謀,超人焦躁地想,但蝙蝠俠鐵定會對他這不用腦子的戰術嗤之以鼻,尤其是從一開始這群怪物的目標明顯就是正義聯盟的情況下,不用腦袋想也可以知道這結局鐵定不怎麼好看。

  另一邊,鋼骨循著通訊器的訊號找到了蝙蝠俠,正巧看見他拖著腳從掩體下爬出來。

  「蝙蝠俠!」

  「超人在哪?」蝙蝠俠用肩膀擠著牆壁努力站起來,每一次呼吸都隨著一聲急促的喘息,鋼骨不用有透視能力都可以知道蝙蝠俠的肋骨斷了,但他仍然是搖晃地站直了身子,來到自己撞出來的大洞前看著外面。

  一大片的機械怪物籠罩了天空,金屬堆疊出一個像是銀白色的劇大蟲繭往城市的另一邊飛去。

  「那裡面,」鋼骨追蹤著那金屬銀繭歪歪扭扭的飛行軌跡說道,一邊把一個撲擁而來的機械怪物給轟開,「那些機械屏障了通訊,我沒辦法跟超人取得連繫,神奇女俠現在也沒辦法離開地面。」

  機械大軍從一開始就很清楚該如何對付正義聯盟,首當其衝便將作為主力的超人與神其女俠沖散開來,同時也在追蹤到蝙蝠俠的蹤跡後立刻以消滅為目的朝他猛攻而去,現在那群機械顯然又再次發現了蝙蝠俠,大有往這邊群聚而來的跡象。

  啐了聲,蝙蝠俠低沉嘶啞的嗓音聽起來像是地獄傳來的咆哮,往自己的臂甲上熟練地按了幾個鈕,在一陣蝙蝠機掀起的狂風中蝙蝠俠轉過頭將手裡的東西丟給了鋼骨。

  「這什麼?」一塊像是硬扯下來的金屬碎片上還沾著厚重血跡,鋼骨擦掉那抹黏稠的暗紅,看著露出的熟悉商標愣了下,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你就是為了這個故意自己衝上去然後被砸下來了?」

  「Luthor就是忍不住在他的所有物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扯了下嘴角,蝙蝠俠取下腰上的鉤爪,對著一個轉彎後急速懸停在破洞前的蝙蝠機扣下扳機,隨著捲動的繩索離開了大樓,輕巧地落在機翼上。

  或許是因為肋骨傷勢的關係,蝙蝠俠的動作看上去沒有往常那般俐落,但還是彎著腰爬進了敞開的駕駛座,鋼骨緊握著那金屬碎片看著他頭也不回地駕駛著蝙蝠機衝進那片開始散發出不祥綠光的機械雲中。


    ※


  空蕩蕩的堡壘在門打開又關上的氣閥聲後,來回迴盪著踉蹌的腳步聲,像是兩個人正踩著生澀的舞步那樣凌亂地跳著一首滑稽的舞蹈。

  「歡迎,蝙蝠俠。」電腦在識別出來者的身份後便立刻開放了權限,AI的終端無聲地懸浮在護相扶持的兩人身邊,「我檢測到超人的意識只剩下二,是否需激活救援程序?」

  「啟動治療艙。」因為發出聲音使空氣震動了整個胸腔,斷裂肋骨劇烈的擠壓讓Bruce險些一口氣喘不上來,一口暗紅滾燙的鮮血就這樣被他吐在地上,有如一朵朵盛開的花朵隨著搖晃的步伐踏過而凋零。

  「治療艙還有最後的數據調整未完成,建議使用生物池代替。」

  「准許。」

  肩上的重量讓Bruce感覺自己正撐著一座傾倒的山巔,或許這就是Clark平時舉起大樓、撐起整顆星球上生命時的感覺,汗水或著傷口的鮮血流進眼裡,伴隨著每一次的眨眼毫不留情地刺痛著,Bruce最後只能咬著牙脫去頭罩,氣喘吁吁地交替踏出早已沒了感覺的麻木雙腳。

  「B……」超人呢喃著,他在疼痛與暈眩中想要撐起自己減輕搭檔的負擔,但只是讓兩人一同腳步不穩地往牆上撞去。

  「別動了,Kal。」抽著氣,Bruce半拽半拖地將兩人殘破的身軀往前帶去,「我才為你又炸了一台蝙蝠機,別把自己搞死了害我得不償失。現在,閉嘴。」

  Bruce可以看見通往生物池的門就在前方不遠處,但他感覺自己像是花了一輩子才終於來到門邊。

  幾年前毀滅日造成的大洞早已修補好,整個生物池經過改造與整理後看上去就像一座清澈的池塘,淺藍色的治療液體閃爍著粼粼光芒。

  「你那時候還想要打掉這個房間,」擠出一聲破碎的笑,Bruce把超人放在池邊,小心翼翼地將他滾了下去,「真是如此看看你現在該怎麼辦。」

  Bruce強迫自己睜著眼,維持最後一絲意識確認超人完好地沉到了池底,由AI接手了治療程序後才陷入了黑暗。

  不知道自己失去了意識多久,Bruce睜開眼時發現眼前的一切都是水藍色的,一隻滾燙的手掌輕輕壓在他背上,順著他蜷縮起的弧度來回撫過一遍又一遍。

  模糊的交談聲從上方傳來,從被自己壓在頭下的大腿肌肉的伸展收縮可以輕鬆判斷出那隻手的擁有者似乎正忙著什麼,但那隻貼在自己背上的手依舊沒有離開分毫。

  溫暖的水流沖刷著赤裸的身軀,帶走了深埋在肌肉裡的每一寸痠痛,隨著呼吸湧進口鼻的液體則是平緩了胸膛起伏時拉扯到的疼痛,Bruce眨了眨眼,在那隻手掠過肩胛骨順著頸側來到臉前時,噘起唇輕吻了下那滾燙的指尖。

  一個小小的碰觸便讓男人停下了所有的動作,頭下的大腿肌肉彷彿凝固了的岩漿那般僵硬,Bruce深吸了口氣,無聲地轉過頭看向上方。

  水面上,Clark的臉龐隨著淚水落下激起的漣漪不斷晃動著。

  「你斷掉的肋骨插進了肺裡,插一點就要刺穿了。」Clark的聲音顫抖地透過水下的電腦監控儀器傳來,手指輕輕撫過鎖骨,「我恢復意識的時候你只剩下一口氣。」

  那抹黑色的身影就像殘破的人偶那般倒在池邊,腥紅的鮮血從他身下蜿蜒漫開,從岸邊將水藍的治療液染紅了一小片,與Clark的混在一起後一同排了出去,很快地又被重新注入的水藍給捲散,如同他的生命那般一點一滴被帶走。

  依舊受著氪石嚴重影響的Clark只來得及拼著一口氣將Bruce拉下池中,緊緊抱著他一同沉下,便又再次昏了過去。

  雖然治療系統是針對氪星人設定的,但治療液維持了Bruce血液中的氧氣濃度,即便肺部幾乎無法使用但依舊得以順利維持住了他的生命,待Clark再次恢復意識後便將治療系統設定成人類參數,然後將天花板上的遮光設定取消,讓陽光緩慢地治療自己。

  他不敢離開生物池,不是因為身上的傷口在痛而是害怕離開Bruce。

  「我總是很害怕,B,」透明的淚水從Clark的眼角落下,如同水珠那樣從天空落下,來不及結為獨一無二的冰花便在空中融化凋零,「我好害怕你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離開。」

  一圈圈的水波輕輕震動著水面,宛如一首無聲的歌。

  指尖笨拙地擦過Bruce柔軟的唇角,Clark在淚水間輕輕微笑。

  「你不需要回答我,就只是,別離開我,好嗎?」深吸了口氣,Clark知道這要求有多卑鄙,他總是在利用Bruce對自己的心軟,強迫Bruce打破他的原則,將Clark Kent硬是放在了「蝙蝠俠」與「高譚」之後。

  但他也知道Bruce會如何回答,因為他固執的要命。

  「我無法答應你,」Bruce的嘴在水面下一開一闔,他的聲音透過電腦系統在房間裡迴盪,「你永遠沒辦法成為我的優先事項,這對你不公平,Clark。」

  「而我也說過了,這無所謂,你不用回答我。」扯起沾著鹹澀淚水的嘴角,Clark呼出一口氣,「我知道你有多固執、又多不聽人勸,」指尖勾著男人鬢角斑白的髮絲,「我提出了要求,但你不需要回應,那麼這樣不管哪種可能性都存在著。」

  「這不是薛丁格的貓,Clark。」

  「世界上也不是每個問題都要得到回答。」

  Bruce嗤哼了聲,Clark知道自己看起來就像是無理取鬧的小男孩,但他不在意,因為Bruce最終是一句話也沒說地閉上眼,伸起濕淋淋的沉重手臂攬住Clark的後頸,將他拉了下來。

  等兩人都回過神時他們已經來到了臥室,Clark早在治療時將兩人的制服都脫去了,因此他只是在床上安置好Bruce後便壓了上去。

  「我夢到你送了我一顆星星。」

  Clark喘著氣笑了出來,他一腳將濕透的床單踢下床,然後堅定地打開Bruce的雙腿。

  「那是上個月的事,不是夢。」張嘴將那開始逐漸挺起的慾望含進嘴裡,Clark滿足地感受著頭皮傳來的拉扯,然後攪動了舌頭。

  「我記得,」Bruce在頂端感受到喉嚨的擠壓時抽了口氣,在感受到肺部逐漸被空氣充滿鼓起後,忍不住拱起了背脊,「我只是……」

  「Bruce?」吐出了徹底勃起的性器,Clark伸手用口水的潤滑上下擼動著,在Bruce喘著氣挺出胸膛時貼上他的鎖骨輕咬著。

  指腹蹭著那不斷流出前液的小孔,然後順著賁起的粗大血管向下滑去,來到沉甸甸的雙球間用力蹭著,Bruce咬著唇仰起脖子渾身緊繃顫抖著,卻就這樣被他硬是忍下了一波高潮。

  勾起嘴角,Clark攬住Bruce的後腰輕輕一個使力便將他的臀部抬起,「深呼吸。」

  手指探入的時候Bruce依然是忍不住抽搐了下,他直挺的陰莖終於還是噴出一小股精液,黏稠的一抹濁白從顫抖堅硬的性器上汨汨流下,然後被Clark仔細舔去,下一秒Clark便再次感覺到了頭髮的拉扯,那股不容拒絕的力道扯起了他的頭,強迫他看向Bruce的臉。

  「我聽到了你的心跳,當我握住那塊隕石的時候。」

  瞇起眼,Clark輕聲開口,「那只是一顆普通的行星碎屑。」

  「我知道,但那是你的心跳,我很清楚,」Bruce抽了口氣,鬆開了緊揪著那頭濃密黑髮的手指,任由Clark的舌頭順著尾椎溜下,「你的心跳,就在我的手心裡。」

  「Bruce——」

  「你把它給了我,Clark,」Bruce在Clark回到自己身前時伸出手攬住了對方,在感受道他進入自己時深吸了口氣,視線模糊地看著Clark的天藍雙眼,像是仰望著一片藍天,「那就是我的了。」

  頓了下,Clark用力抱住Bruce,並在他於接二連三的挺動中低喘著高潮時用力吻上那顫抖紅腫的唇。


    ※


  Clark醒過來的時候Bruce正靠著他,手指靈巧地在平板電腦上點著,似乎在繼續昨晚被自己強行打斷的工作。

  「你有睡飽嗎?」Clark瞇著眼嘟噥著,「雖然閃電俠他們總是懷疑蝙蝠俠不用睡覺,但我可是見過你在電腦前昏睡過去摔到地板上的模樣。」

  「上次吃飯吃到一半睡著,用額頭毀了我整張餐桌的人好意思說。」瞄了一眼還在床上掙扎翻滾的年輕人,Bruce嗤哼了聲,「繼續睡吧,你今天放假了。」

  「Perry沒給我假。」Clark痛苦地低吟了聲,「就算我剛在深空幫助一個星球成功抵抗了侵略,然後好不容易趕在特休請完之前回來。」

  「老闆說了算。」

  把臉埋在枕頭裡,Clark咕噥了聲,幾分鐘後才反應過來,從床上彈起身,幾乎把床單整個踢下床。

  但Clark沒有去理會,他只是瞪大了眼看著Bruce,瞪大的湛藍雙瞳像是天空的碎片吹進了他眼中,讓Bruce險些沒忍住一聲從喉嚨冒出來的呼嚕聲,幸好Clark也沒注意到。

  「你什麼時候變成星球日報的老闆了?」

  挑起眉,Bruce咧開一抹笑,並把手中的平板轉向Clark,「今天早上。」

  螢幕上是正在準點播送的午間新聞,不斷重複報導著Wayne企業在四年前的氪星人入侵災難後再次將生意手臂重新伸向大都會,第一步就是收購了大都會中以追蹤超人而著名的星球日報。

  「這就是你趁我不在地球的時候一直在忙的事嗎?」

  聳聳肩,Bruce不承認但也不否認,Clark笑著搖了搖頭,拉著Bruce一起倒回了床上,在Bruce不滿的低吼中將他的平板放到床頭櫃上。

  「所以我現在是你的了,Wayne先生?」

  捧住Bruce的臉,Clark的吻一個又一個地在男人眼角的痣、眼尾的皺紋、翹起得鼻尖、緊抿的唇上來回落下,像是大狗的撒嬌有點煩人,Bruce不耐煩地推著年輕人胸膛,只可惜鋼鐵之軀不總是那麼容易可以撼動的。

  「Clark!」

  「Bruce。」

  Clark用自己的唇堵住了Bruce的所有抗議,他知道或許Bruce一輩子都不會將答案說出口,但不用回答Clark也知道答案是什麼。

  他清楚地明白,Bruce會比他們這新生的團隊更早步入死亡,或許他與Bruce之間永遠只能小心翼翼地自欺欺人,但至少他知道Bruce Wayne這個人類男子依然能在這世界使Clark感到失望後成為自己最後的底線,直到最後一刻。

  人類依舊善良。

  即便他們無法撼天動地,依然擁有與超級英雄相同的雄心壯志,即便時間與命運使他們脆弱,但人類依舊擁有不輸超級英雄的堅強意志去盡力奮鬥、去追尋希望,並且永不放棄,永不遺忘(*)。

  人類值得拯救,那麼超級英雄就必須值得他們期待。

  而Bruce永遠是Clark Kent與超人值得的那個人。






NOTE:

9.17 Happy Batman Day!!!!

* 這段改自尼丁生的尤里西斯的一段,也就是007空降危機裡M夫人念的那一段詩:
雖然我們不如以往般憾天動地般的強壯,
我們依然擁有相同的雄心壯志。
縱使時間與命運使我們脆弱,
但我仍有堅強的意志去奮鬥、去追尋,
而不輕易放棄。

另外,輻射的石頭是星際迷航浩瀚無垠的梗,因為太可愛忍不住就用了XD

我一直覺得在這段關係裡,超人與蝙蝠俠是很難對彼此說愛的人
兩人都是雖然外表看起來平靜,但其實內心比誰都還要澎湃與火熱的類型,因此超級英雄身份帶來的責任、選擇、目標、界線以及理念的那份理性,在感性的「我愛你」面前反而顯得微不足道,所以他們說不出口
因此在感情剛起步的時候,我覺得他們不會輕易地說愛,尤其是BvS的這個人生歷練比其他人多很多的Bruce,他甚至會比其他的蝙蝠俠還要畏縮不前,亨超大概會追得很辛苦wwwwww
而當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一切都這麼自然的時候,好像不說也無所謂了(=老夫老妻狀態)
在我眼裡,這個宇宙的他們談起戀愛真是比誰都笨拙、比誰都壓抑,卻也比誰都火辣啊!ヽ(*´∀`)八(´∀`*)ノ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