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BY NIGHT][有雷][觀後感] The Darkest Day, The Brightest Night

NOTE:
! 文內在第一大段無雷心得後通篇劇透,如果你有想看電影的意思,請先關掉本頁去電影院貢獻票房ヾ(*´∀`*)ノ
! 建議看過電影再回來看會比較看得懂,但如果你只是想看看這片在講什麼,當然也歡迎,我有放一大段劇情概要
! 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這部電影,並且狀況允許,可以進電影院多刷幾次,一起吸本,多吸多健康
! 作者是Ben Affleck迷妹
! 以下各種感想與分析皆為個人理解,並非官方立場
! 底下提到的台詞因為記憶問題,90%跟原句有落差,但意思90%都一樣
! 文長,請耐心閱讀,太多東西想說了可能有點凌亂敬請見諒
! 推薦BGM:Live By Night主題曲《Moonshine》




Moonshine
A little bottle of good time
Burns like Hell
but it tastes like Heaven

——MOONSHINE from LIVE BY NIGHT




  下筆前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該如何開頭比較好,所以後來這句話就成了開頭(懶

  在電影結束的當下我就有了「這部片一定會有人覺得好看有人覺得難看」的覺悟,我個人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歡,但同時也立刻覺得這是一部很難寫感想、也很難推薦的電影。

  因為雖然這是一部對外宣傳著黑幫暴力美學的動作電影,但實際上整部片卻很走心,因此如果你是抱著打打殺殺動作片的預期去看,那麼恐怕會找不到你想要的。

  這種要依賴「感覺」去看的電影實在很難去寫出個具體的什麼出來,但因為太喜歡這部電影了還是很想要推薦一下,所以依舊是硬著頭皮來寫了,希望能努力寫出我想表達的事。

  同時,因為記性不好,底下提到的台詞大多跟原句有落差,但如果我記憶的沒錯,意思都一樣。

  從大方向來說,我很喜歡【夜行人生】的畫面、配樂,以及對白。可惜那些很棒的台詞在翻譯過後力道都有些不足、也有些意思感覺被翻岔了,所以英文程度還OK的朋友我會建議盡量用聽的,字幕只是輔助。

  我也很喜歡它的故事性,需要搭配台詞一起細細體會。

  以下各種感想與分析皆為個人理解,並非官方立場。

  如果可以我會更希望你能先看過【夜行人生】後再回來看這篇,衷心希望。因為老實說沒看過電影會看不懂我在寫什麼(雖然我在下面寫了電影概要),所以快去電影院看,看完後回來看這篇,然後如果有錢有閒就再去看一次。

  預告片營造的效果其實跟電影真正在述說的故事不太一樣,預告讓人感覺這就是一部勾心鬥角有著黑暗暴力美學的幫派電影,但其實這部電影是寫給人生的一封告白信,藉著講述主角Joe Coughlin的生活,以及透過他的角度去看美國20年代的社會,看著人類在規則與狂亂中尋找人生的平衡。

  我們會跟著Joe Coughlin一起活過他最青澀愚蠢、最狂傲自信、最心滿意足的三個人生階段,同時有三個女人分別對這三個階段造成了影響,分別代表了地獄、人間、天堂。

  以下海報後開始劇透,要出去趁現在。



5mfTd85d0wmIZzlDzTbY.jpg




  為了幫助沒看電影的朋友,下面是電影概要:

  主角Joe Coughlin身為副警察總監的兒子,卻走上了搶劫的道路,在愛上了黑幫老大Albert White的情婦Emma Gould後,認為自己遇上了真愛,正當兩人計劃遠走高飛時,卻遭Emma背叛,Joe險些被White打死,而Emma也在被警察追逐時出車禍衝進了海裡。

  由於Joe在計劃與Emma遠走高飛前幹的最後一場搶案出了差錯,導致數名警察在追逐戰中死亡,Joe的父親Thomas Coughlin也無法再對他睜隻眼閉隻眼,但在一番爭取下,Joe仍然僅僅以搶劫的罪名關了三年多。

  Thomas在Joe出獄前去世了,Joe在出獄後決心報復Albert White,因此主動找上他的死對頭Maso Pescatore,要求他給自己一份工作,Maso便派他去管理私釀酒廠的佛州坦帕。

  Joe在坦帕遇上了Graciella Corrales,在他為權為勢逐漸變得殘酷時,是Graciella維持了他的人性,最後Joe更是為了Graciella放棄了黑幫老大的地位。

  Loretta Figgis是坦帕警察局長Irving Figgis的女兒,當父親不得不在工作上與各路黑幫們妥協的同時,她擁有著最純潔無瑕的人格,她的夢想是前往好萊塢成為演員,卻被壞人騙到了洛杉磯,染上海洛因毒癮,淪為娼妓。

  Joe私下將她救了出來,為她找了專門的醫生照顧,卻拿她當籌碼與警察局長談判,局長為了能帶回女兒,只得幫Joe解決自己惹是生非的小舅子,從而與妻子的關係破裂,帶著兒子離開了他。

  Loretta在回到坦帕沉寂了幾個月後,開始散播聖經教義,對於世界上的種種罪惡大加撻伐,在這經濟低迷犯罪叢生的時代,她的傳教大受信眾歡迎,但同時也阻礙了Joe讓佛州的賭博合法化的計劃,但即使如此Joe最後依然沒有對Loretta出手。而在賭博合法的計劃徹底失敗後沒多久,Loretta自殺了。

  Maso對於賭博合法失敗導致失去大筆生意感到憤怒,同時為了讓自己的兒子能接手Joe的大片江山藉此打壓Joe的勢力,他與早已被Joe逼到走投無路失魂落魄的Albert White聯手想要除掉Joe。而Joe也早有準備,他利用Emma Gould其實沒死的證據動搖了White,抓到機會進行反擊,同時他的手下也依照計劃開始攻擊,最終成功除掉了White與Maso。

  但最後他將老大的位子交給了自己的忠心副手Dion,自己則放下一切去找Graciella決心與她過完接下來的人生,並去見Emma與她好好做了道別。而他們也確實得到了幾年的美好生活,生了個兒子,幫助了許多弱勢婦孺,但失去了妻子、兒子與女兒的警察局長由於走不出傷痛,竟帶著槍來找Joe報復,Graciella為了保護兒子遭流彈擊中身亡。

  但Joe這次在失去後並未再次走上報復的路,他認真撫養兒子,為兒子與妻子同樣善良感到欣慰,聽著他述說想成為警長的夢想感到驕傲,經歷過這一切的Joe不再對這糟糕世界感到厭惡與絕望,最終愛上了它。




  - Joe: If here is Heaven, why it looks like Hell? 如果這裡就是天堂,為什麼它這麼像地獄?
  - Loretta: Because we fuck it all up. 因為都被我們他媽的搞砸了。



  首先要先知道【夜行人生】的時代背景,這部片在美國之外的地方會特別不吃香的原因之一多半就是因為沒有歷史帶入感。(參考自維基百科)

  1920年代的美國正在實施禁酒令,美國禁酒令的產生大多與宗教(清教徒)與政治(共和黨)有關,但此禁令只在於酒的製造、販賣和運輸,不包括酒的持有和飲用,因此在憲法修正案前就已經買或製造的酒在整個禁酒令時期都可以合法供應。

  禁酒令提供了有組織犯罪的獲利機會,他們接管酒的進口(私酒業)、製造和銷售,最著名的私酒業者之一艾爾·卡彭(Al Capone),他的犯罪帝國主要就是利用由從非法販酒得來的利潤建立。

  很多1920年代的社會問題被歸成禁酒時期問題,高利潤、動輒使用暴力的酒品黑市的繁榮,敲詐勒索因為執法官員的腐敗而盛行,烈酒的走私利潤較高使得烈酒反而更為流行,執行禁酒令的花費很高,又失去了來自酒品的稅收(約5億美元一年),使得國庫大受影響,1933年第21憲法修正案通過而撤消禁酒令,這使得有組織犯罪因來自合法賣酒商店的低價競爭,幾乎失去他們所有來自酒品黑市的利潤,黑幫的勢力大為降低。

  而【夜行人生】的主角Joe Coughlin在1917年時懷抱著滿腔熱血與正義勇敢從軍,卻在那彷彿看不到盡頭的死亡之中見到了地獄。對於那些遠離戰場的高官們簡單一個指令便可搭上好幾條無辜士兵性命的現實感到絕望,他在戰場上感受到雖然人們為了生活而制訂了許多規則,但當你真正聲嘶力竭地試圖牢牢抓緊生命時,那些規則根本毫無意義。一如Joe自己所言,當他離開美國上戰場時,他是個遵守各種遊戲規則的士兵,但他回來時,在這本身就混亂一片的年代裡成為了不再理會規矩的法外者(Outlaws)。

  他的年輕、他的憤慨、他的叛逆、他的衝動、他的膽識、他的愚蠢,他那希望能脫離規則的想法讓他瘋狂迷戀上了同樣被身份地位所束縛、一直渴望著自由的Emma Gould。

  Joe說自己與Emma「The fit is perfect.(我們是天生一對)」,以他當時的狀況來說,這麼說並沒有錯。

  當他的哥哥前往好萊塢追求自己演員與編劇的夢想、規規矩矩地作做正當工作討口飯吃時,他偏偏要唱反調去搶劫偷盜,當他父親要他小心Emma的時候,他只想要帶著她遠走高飛。



  - Joe: She won't pretend what she is not. 她不會裝模作樣。
  - Thomas: Maybe she just asleep. 或許她只是麻木了。



  Emma Gould的母親早逝,父親是個皮條客,伯父殺了兩個人,她是黑幫老大的情婦,在那個地位高於一切的年代裡,她不僅生活在地獄裡,對Joe來說,她就是他的地獄。

  並不是說Emma是個壞人,只是對當時的Joe來說,Emma也不屬於正面,他們毫無自覺地拉扯著彼此,越來越沉淪。

  關於Emma,Joe的父親Thomas Coughlin看的比他還要清楚,他們在餐廳裡的對話很有意思,也就是上面那一段,Joe認為自己的父親在刻意用身份去為難Emma而心生不滿,諷刺他至少Emma不像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只會戴著假面具欺騙他人,而他父親卻回答他,或許她只是麻木(asleep)了。

  asleep基本上有「睡著」與「麻木」兩種意思,用這個字眼我覺得很有意思,這社會就是個眾人皆睡與眾人皆濁的時代,那麼到底睡著的是誰?清醒的是誰?誰有罪誰又是完全無罪?

  Emma麻木於階級帶來的歧視,麻木於為了活命必須忍受成為黑幫老大Albert White呼來喚去的寵物婊子,麻木於接受這一切卻又憤恨不平的自己,麻木於自己的兒子帶給她的瘋狂熱愛。

  而當一個人對一件事變得麻木不再上心時,他隨時都可以做出「捨棄」的選擇。

  所以雖然Emma在領著Joe踏入識破兩人地下戀情的Albert White的陷阱時為了Joe拼命求情,但她最後在車禍活下來後,依然選擇了離開。

  因為對Emma來說,在這麻木不堪眾人皆睡的地獄裡,那是她唯一能清醒的機會。所以她真的了捨棄一切,捨棄了Joe,獲得自由,照她所說的去「live by day」,但她同時也真的是失去了自由之外的一切。

  我不知道她對自己後來的生活滿不滿意,但還是能在最後Joe與她道別轉身離開時露出的表情看出來,其實想念過去那段時光的一直是她自己。在得到了自由後,Emma Gould又一次陷入了另一種麻木之中。

  題外話,台灣把「asleep」翻譯成醉生夢死,我覺得不太全面。英文可以一個字包含很多意思實在很難翻,所以還是比較建議聽原文,不然有些理解很容易被片面的翻譯困住。



  - Thomas: People don't fix each other. 人們無法修復彼此。
  - Thomas: Eventually, we are what we are. 到最後,人並不會因此改變。



  Thomas Coughlin在【夜行人生】前段的出場也點出了這部片的另一個主題:報應。他告誡過Joe他現在做的一切最後都會回到他身上,而當時的Joe太年輕,體會不了這句話。

  在被Emma背叛後,Joe從重傷的昏迷中醒過來時第一句話一就是關心Emma的下落,即使被Thomas說傻但他依然愛著她,因為同樣生活在地獄的他比誰都能理解Emma的選擇,如果沒有對Emma的那份愛他或許也會對這個世界感到麻木,只可惜對Emma來說Joe不是她清醒的契機。

  看到這樣的兒子,Thomas對Joe說,「你本應該是那個修復我與妻子之間間隙的孩子,你知道嗎?」而Joe回答他「我知道你們之間有間隙。」,顯然這個修復關係的嘗試是失敗了,接著Thomas就說了上面那段話。

  當你不願意改變的時候,根本沒有人能改變你,如同那個始終以自己的出身為恥憤怒怨恨的Emma Gould,當她自己無法拋棄那份成見以自己為傲的時候,其他人也只能無能為力。

  關於「本性」的話題在後面也一直被討論,廣告說「Joe once a good man」,Joe曾經是個好人,這當然沒錯,他自願當兵報效國家,他遵照遊戲規則走,但他最後卻走上了不法的道路,他堅持不加入黑幫但為了復仇還是與黑幫合作,殺了無數敵對的對手,他最後成為了壞人嗎?

  或許是吧,但他卻始終沒有偏離自己心中的那條路,即便走岔了一些、即使跌跌撞撞,他最後依舊是走了回來。



  - Graciella: Do you believe noble people? 你相信有高尚的人嗎?
  - Joe: I don't have problems with noble people, just they're rarely lived pass 40. 我對高尚的人沒什麼意見,只是他們很少有人能活過四十歲。



  Joe的父親在他入監第三年、出獄前兩個禮拜的時候去世了。

  他也曾提過類似好人活不過40歲的言論,「早死」在這部電影裡一值被提出來,誰會早死呢?真的只有傻傻的好人最後會早死嗎?Graciella與Loretta可以說是Joe的人生中遇見過最好的兩個女性他們確實年輕時就去世了,而Emma即使活著卻也看似不盡順心,難到好人就必須早死嗎?

  Joe的父親雖然是副警察總監,但他依舊全心全意愛著Joe,也很理解他的本性,所以雖然他不滿自己兒子的人生選擇但他依然引導著他,直到Joe的搶劫出了嚴重差錯,害死了三名警察。

  當時他也不完全徇私,只是用了點手段讓自己兒子不要被判無期徒刑,在他看來那個即使被Emma背叛,但醒過來第一句還是關心Emma生死的傻兒子確實值得第二次機會。

  Joe的第二次機會就是Albert White的死對頭Maso Pescatore。他利用了Maso對Albert White的厭惡投身其下,借此報復White,而Maso也利用Joe對White的怨恨,借此拔除在他設置釀私酒場的佛州搗亂的White。

  因此Joe帶著好副手Dion Bartolo前往佛州,在那裡,他遇見了Graciella Corrales。

  他的人間美好。



  - Graciella: In the end, Pawn and King are in the same box. 遊戲結束的時候,無論士兵還是國王都是同樣的下場。
  - Joe: End? The point is not how it end, is when you play it. 結束?重要的不是結局如何,而是什麼時候玩。



  Joe開始在佛州坦帕建立勢力,這時的他不再是只想要小偷小搶的傻楞小夥子,他膽大、聰明,他知道如何應對進退,他對於種族與階級毫無意見,Albert White對待Emma那瞧不起的態度更是讓他知道了如何與私釀酒重要原料之一的古巴供應商談生意:Joe給了他們想要的尊重與足夠多的權利,唯一的條件是讓他們不再給White進貨。

  在古巴供應商Esteban Suarez與其妹Graciella考慮的途中,Joe與Graciella講了西洋棋的譬喻,有時把小兵往後挪是為了讓皇后進攻,而Graciella回答他說即便如此在最後無論小兵還是國王他們的下場並沒有區別——躺在同一個盒子裡,無論你多有權勢,死了就是死了。

  但對Joe來說過程只是微不足道的細節,滿心著重的也不是結果、甚至連結果如何都無所謂,他只是想要在對的時機下好這盤棋。

  就像Joe在下定決心展開報復之前所言,他有一次的生命,而他要轟轟烈烈的活過。

  這時的他只想賺大錢,並向Albert White報仇雪恨,他不再是無視規則,而是玩起了規則,決心變得強大,強大到足以訂立自己的規則。



  - Graciella: I want the real you. 我想要原來的那個你。
  - Joe: And I'm yours. 而我是妳的。



  Graciella Corrales雖然與哥哥一起做著走私私釀酒原料的工作,但她卻十分善良,她把錢寄回古巴改善社會與政治,她買了房子為了安置棄婦與孩子。

  她看著這糟糕的世界試圖做出改變,即使Joe曾笑說高尚的人都活不過四十歲,但她義無反顧。

  她是這世界上庸庸碌碌地認真過日子的人類之一,她在規則之間奮力抵抗,她活得比誰都要用力,都要認真,更重要的是她對Joe的愛把他從復仇的岔路上帶了回來,就在Joe變得殘酷時也是他對Graciella的愛讓他放棄了到手的黑幫勢力。

  他們同樣拉扯著彼此,但卻不是如同Emma那時一樣是向下沉淪,而是即便跌跌撞撞,依舊實實在在地生活著。



  - Loretta: How cheap is your virtue? 你的道德有多廉價?
  - Joe: What virtue? 哪來的道德?



  Loretta Figgis是坦帕警局局長Irving Figgis的女兒。

  她的出場帶著美好的夢想,如同一張白紙,如同闖進了父親辦公事那般撞進了Joe的心裡。

  Joe對Lortta抱有的並不是愛情,而更像是一份憧憬。

  那樣空白、那樣無暇、那樣柔軟、那樣美麗。

  我覺得他看著Loretta的眼神一直全片裡最有意思也是最溫柔的時候,尤其是在Loretta被假經紀人騙去洛杉磯,沉迷於海洛因成了妓女,在他把Loretta帶回來後,Joe看著把瘦小脆弱的自己投身於聖經教義中打擊罪惡的女孩,看著那個做到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阻止了他蓋賭場飯店計劃的女孩,Joe就像是在看一片不小心落下來到這世界的天堂碎片。

  Joe甚至不讓自己的手下對阻礙他們蓋賭場的Loretta出手,算是半放棄地捨棄了這個賺錢計劃,即使知道Maso Pescatore會為此震怒也無所謂。

  在他眼裡Loretta與他們所有人都不一樣,她像是這個逐漸死去的社會中最清醒的人。

  如果說Emma與罪惡一同沉淪,Graciella與罪惡達成平衡,Loretta則是指出了罪惡。

  在我眼裡看來,Loretta與其說是容忍不了罪惡,她看起來只是試圖在這個被所有人一起搞砸了的世界,像是鳥兒奮力歌唱那般高聲指出了這個世界到底哪裡錯了。

  人口販子錯了,禁酒令錯了,因為有許多工作機會而受到贊同的賭場計劃錯了,與整個糟糕的社會一同繼續苟且生活的人們都錯了。

  人類從不喜歡被別人指出自己的錯誤,所以整個聽教義的帳篷裡,Joe選擇成了清醒的傻子,他繼續在這社會中利用各種罪惡去製造工作機會,對這景氣低迷的社會造成不可否認的影響,而群眾則成了迷糊的瘋子,拒絕承認自己的所做所見所聞,因為一同伸出手指指責罪惡能活得比較輕鬆。

  因此Loretta質問信徒、質問這個世界「你的道德有多廉價?」銀行工廠紛紛倒閉,民不聊生,私酒行業卻可以讓人活得像國王,因此他們任由黑幫掌管整個城市,他們任由黑幫蓋起賭場,他們任由黑幫與3K黨在城市中掀起腥風血雨,他們的道德有多廉價?

  Dion嘟噥著「我的道德一直都很低」,Joe則嘲笑說「哪來的道德?」,這似乎就是答案。



  - Loretta: We're all going to Hell. 我們全都會下地獄。
  - Loretta: If there really is God, I hope he's kind. 如果真的有上帝,我希望他很仁慈。



  Loretta在自殺前與Joe的談話讓人印象深刻。

  Joe試圖讓Loretta重新在世界上找到生活的目標,就像他找到了Graciella,但Loretta反問他如果Graciella死了呢?

  對Loretta來說,她的「Graciella」已經死了,而誰都沒看出來,Joe也沒有。

  她的演員夢碎,她的父親在悲痛與怨恨中沉迷,她的母親帶著兒子離開了他們,她原本是與這泥淖的一切最無關的人,但她一下就被扔進了深水區,回過神就猛然發現了自己正被無數罪惡包圍,但與Emma相反的是,她不願意就此麻木,這讓她因此活得痛苦。

  還有一點與Emma的對比是,Emma的沉睡獲得的自由讓她看起來像是失去了翅膀的鳥兒被束縛在地上,但始終清醒無比的Loretta卻宛如振翅高歌的金絲雀,光明而自由。

  可最後Emma繼續了生活,Loretta卻自殺了,或許這世界對清醒的人來說就是太過殘酷,自殺對基督教來說也是一種罪,到最後Loretta仍舊無法逃離這世界的罪惡。

  但即便如此,Loretta依然在死前祈禱上帝足夠仁慈,仁慈地在地獄中寬恕所有人。



  - Joe: Powerful people dosen't have to be cruel. 有權勢的人不一定要變得殘酷。
  - Graciella: But they usually are. 但他們通常都會如此。



  最後由於賭場因為Loretta的阻礙沒有蓋成,以及忌憚Joe逐漸壯大的勢力,Maso決心與White聯手除掉Joe,讓自己的蠢兒子接手Joe的事業。

  Joe在射殺Maso前說「本來一切都好好的,你偏偏要讓你的笨兒子接手一切。」讓我想到了有趣的對照,就是同樣寵愛自己兒子的Maso與Thomas Coughlin,兩人最不同的地方就是Thomas並不是將Joe捧在手心上疼愛,當三名警察因為Joe出差錯的搶案喪命時他甚至放任自己的部下毆打Joe出氣,而Maso那什麼最好的都想給自己兒子的舉動不只讓他失去了手下的心,也丟了性命,甚至害死了自己兒子。

  Joe不是省油的燈,最後漂亮的反殺將兩邊人馬都除掉了。他確實報仇了,他殘酷地趕進殺絕,成了最有勢力的黑幫老大,但那時的Joe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

  他只想要Graciella。

  這時的狀況讓人不禁回想起在Joe與Graciella的西洋棋談話過後,他們到了一間要搭快艇能到的地下酒吧,在那裡,Graciella再次提起了「本性」,Joe問她「妳是擔心我不夠強大嗎?」,她回答Joe「我是怕你不夠殘酷。」,之後兩人便有了上面的對話。

  Graciella早就看清了當他們壟斷私釀酒後獲得的權力帶來的代價,而當時的Joe仍然不以為然。

  事實就是如果你不夠殘酷,那些權勢帶來的因果只會讓你感到痛苦。

  Joe原本一直沒有殺人,但他後來還是扣下了扳機,追殺了所有搗亂的3K黨,他用不堪的手段傷害一名父親的心,強迫他在自己的女兒與對妻子的忠誠之間選擇,到最後他甚至為了活下來只能把Albert White與Maso Pescatore兩方人馬全都屠殺了。

  現在他受夠了,他把到手的黑幫老大地位讓給了副手Dion。

  Dion對Joe一直忠心耿耿,但他也一直比Joe更懂得如何去玩這盤棋。這似乎呼應了Joe之前說的,他著重的是玩棋的時機,最後Joe把下棋的方式交給了Dion。

  而Dion最終玩了這盤棋足足八年之久。



  - Emma: I'm finally free. 我終於自由了。
  - Joe: But I don't want to be free. 但我不想要自由。
  - Emma: That's what we always wanted. 這一直是所有人想要的。
  - Joe: That's what YOU always wanted. 這是「妳」一直都想要的。



  結局前Joe去找了Emma為他們之間的感情尋找一個結束。

  這部片一直用著一些很有趣的對比。

  上面提到的好人早死的說法,電影裡Joe的父親早早去世,Graciella與Loretta更不用說,警察局長最終的癲狂,彷彿都在告示著「高尚的人總是活不過40歲」。

  但實際上Dion看著身邊的黑幫夥伴也說過「他們從沒想過要活到老」,從一開始Joe的搶劫同夥、Dion的兄弟就在警察的追捕下死去了,之後那些3K檔的成員、Maso的手下、甚至是Dion自己,也同樣沒一個人是真的活到老。

  有趣的是那些「好人」在死前或死後都有一大段的鋪陳,但「壞人」的死卻是常常是透過他人簡單告知或是Joe的旁白中帶過。

  這讓我想起了Graciella與Joe關於西洋棋的那番話,無論是誰都只會有相同的結局,但結局如何並不是重點,而是你要如何活過,這整部電影就是在下Joe Coughlin心中的那盤西洋棋。

  另一個對比就是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墨守成規的社會導致了經濟蕭條銀行倒閉城市破產,但將規則不屑一顧的黑幫們卻成了最成功的商人,那間給尋常百姓地造了許多工作機會的賭場就是個如此諷刺的實例。

  賭場在Loretta佈道時一直被點出來,作為【夜行人生】中罪惡的實例,那是一個即將要實現的惡行,但那惡行卻在當下幫助了很多人,你要怎麼選?

  在秩序與混亂中,Joe總是不斷地唾棄其中一方,嚮往著另一方,但最後賭場並沒有蓋成,秩序勝利了,可同時禁酒令也解除了,混亂勝利了。就像是Joe在電影剛開始拒絕Maso威脅自己除掉Albert White時所說的,「就算他不在了,也會有人來接替他。」 就我看來這也是一種「規則」,秩序與混亂無論哪一方都不可能完全消失,也不可能完全制霸,最終只能希望能在彼此的衝突間達到平衡。

  Joe在不知不覺間正一步步走向那個平衡,一直到他站在Emma身前,之間隔著一道鐵欄杆,他看著曾經的地獄、那一片混亂,獲得自由的混亂引誘著他,而Joe最後站在秩序與混亂並存的現實生活中與作夢麻木的Emma道別了。

  用最常見的邪惡善良秩序混亂九宮格最容易解釋每個角色與每個階段的Joe,看著他們每個人引起了沙盒(波伊市)的變化真的挺有趣的。



  - Loretta: This is Heaven. Right here. We're in it. 這裡就是天堂,此時此地,我們正活在其中。


  看某一段小班的訪談,他有提過這部片的重點之一就是「報應」,與Thomas Coughlin一開始時說的一樣。

  確實,在我們窺視到的Joe Coughlin的這段人生裡,他在得到的同時也在失去。

  愛情、自由、親情、復仇、權勢、人性。

  最後更是因為過去的一時殘酷,他失去了自己的Graciella。

  但Joe並沒有與Loretta一樣放棄,他緊握著兒子的手,把最好的生活通通給像極了Graciella的兒子,帶他看電影、帶他釣魚,然後發現在這一切過後他曾經看不起的規規矩矩的哥哥真的成了編劇,就像是代替Loretta完成了夢想,就宛如這一個小小的美好結果真的寬恕了這糟糕的世界。

  最終的最終,無論好與壞,美與醜,善與惡,束縛或是自由,他們都努力活著。

  活在這糟糕透頂又美麗得無與倫比的天堂中。



  - Sleep by day, Live by night.


  雖然這部片從預告開始就想要營造出一種舔刀口的生活,但其實就是在陪著Joe Coughlin活過他這一段精彩人生,並且透過他去看看當時每個不同立場地位與想法的人的人生。當Joe為了賭場酒店與投資商談崩時,那段針對當時人種、地位、宗教各種歧視的談話讓我覺得有些悲涼,因為感覺到了現在情況也沒有改善多少。Joe對投資商說「我很期待看到你們這些混蛋遭報應的那一天」,再看看恐怖的2016,只覺得這報應大概還在累積吧。

  還是忍不住再說一次,我真的很喜歡【夜行人生】的對白,除了我挑出來的這幾句還是有很多很多很棒的台詞,畫面與音樂也都很讚,剛開始在波士頓的場景好棒,福特汽車的骨董感好美,全片裡那幾幕利用水面營造的畫面更是美死了QQQ

  以及看到最後回頭去審視整段故事時,那股惆悵但卻滿足的感覺真的讓人莫名感動,那就是一種「啊,這就是活著」的感覺。

  小班在這部片是自編自導自演,真的萬分佩服,雖然他自嘲說要是這片搞砸了他可沒辦法推卸責任了,但我覺得他做得很棒。每個演員互飆演技也看的很舒服,雖然不是娛樂取向的片子但我真的看的很滿足。

  這並不是一片娛樂與大眾取向的片子,黑幫在【夜行人生】中從不是真正的重點,他只是藉著一個黑幫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那個年代(甚至是持續到現在)的種種社會問題以及因果報應。雖然故事說穿了並沒有非常特別,但小班的敘事手法整個命中我的好球帶。

  迷妹當然還是要來讚嘆一下,小班在這部裡面整個超級無敵年輕,很多特寫鏡頭都可以看到他的皮膚Bling Bling的,讓人想咬(欸

  加上他人高馬大走路有風出場自帶BGM的氣場,整個好適合黑幫戲啊XDDDD大佬氣息整個撲面而來,但當他每次面對Loretta的時候又好溫柔啊QQQQ整個又蘇又可愛<3

  這部片有個很有趣的地方,它每個重大的轉折幾乎都發生在白天,那個出了差錯的搶案、與3K黨談那場不愉快的生意、與警察局長告知Loretta的悲慘遭遇、Loretta的佈道、與Loretta的最後談話、Joe得知Loretta自殺的消息、與White以及Maso的最終槍戰、Graciella中槍死去的時候。

  彷彿在明亮的白晝中,所有罪惡無所遁形。

  而電影中出現的黃昏與夜晚即使同樣不盡完美,但卻都是如此美麗優雅與心滿意足。

  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一段Joe Coughlin的夜行人生。

  屬於他、也屬於我們的至黑之日與至白之夜。

  敬人生。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