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N52][SB] Here, After, Us

Universe: N52
Rating: PG
Pairing: Superman/Batman
Summary: 而那些昨日依然繽紛著。
棄權聲名: 他們當然不屬於我,否則看在每個宇宙的他們總是實力賣腐的份上早讓他們當場結婚了
NOTE: 借用了最近連載出現的普通人Clark,但故事內容完全無關,因為我也沒看,大量混用了五月天「後來的我們」歌詞,歡迎搭配食用。



  當Bruce簽下那份將星球日報賣給Lex企業的文件時,他打從心底湧起了一股報復的快感。

  對那個離開的人、對那個即便抱著遺憾依然安心閉上了雙眼微笑的人、對那個在他眼前連一點也不剩但他卻該死的一點辦法也沒有的人。

  他抬起頭看著Luthor接過公文,那雙眼閃爍著一絲他以前從未有過的正義與勝利的光輝。又一陣子後,Bruce看著監控螢幕中,拿走了超人家徽的Luthor又從星球日報的大廳帶走了超人的披風,那片熟悉的火紅逐漸消失在電腦螢幕的右下角,就在這時候Bruce才真正感覺到他失去了那個人。

  不只是超級英雄的那一部分,那個男人曾經擁有的普通生活,他糟糕的格子襯衫與眼鏡、辦公室裡那個總是被他塞得壅擠不堪的格子間,還有那股瀰漫在廉價公寓裡久久不散的肥皂味,以及數不清的街角外賣、報導稿件、驚人的加班時數、一長串的採訪名單,與好幾加侖的星球日報著名的洗手水咖啡,這一切都消失了。

  幾個月前,全世界失去了超人。

  而此時此刻,Bruce失去了Clark Kent。

  然後呢?


    ※


  「我不會飛。」男人大聲宣告道。

  蝙蝠俠坐在蝙蝠洞裡那把漆黑的椅子上,他又再次想起了莫比烏斯之椅,想起那把全知全能的椅子的形狀,想起它的溫度與觸感,還有一切問題的答案如同雷電般在腦海中閃過的爆響。但看著眼前與那個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就連蝙蝠俠也不確定自己在此時會對莫比烏斯之椅提出什麼疑問。

  為什麼離開?他是誰?為什麼我要在那時候失憶?他怎麼在這裡?為什麼總要獨自扛下一切?他之前去哪裡了?為什麼他可以微笑?他從哪裡來的?為什麼他必須死去?救救他。求你。

  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

  蝙蝠俠的腦海依然寂靜無聲,因為他最希望得到答案的不是個疑問,因為他身下的椅子不是莫比烏斯之椅,因為事實就是他看著眼前的Clark Kent回想起那些過去的日子,那些曾經精彩繽紛的冒險與戰鬥,他任由那些昨日的回憶肆虐,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Bruce。」沒有任何超級能力的Clark露出有些侷促的笑容看著眼前沉默的蝙蝠俠輕喚道,接著切換成了一片茫然的空白表情,「我知道你是Bruce,我記得……」

  「你不記得。」蝙蝠俠粗魯地打斷了Clark的話,略顯急促的喘息在偌大的蝙蝠洞中如幽魂般迴盪,在岩壁之間撞擊破碎成一聲聲扭曲變調的啜泣,「你知道,但不記得。」

  「可我記得自己是誰。」回過神的Clark有些惱怒地說,這幾天來他已經受夠了每個人反覆的詢問與質疑,因此他才會聽從神奇女俠——Diana Prince的建議來找蝙蝠俠。

  Diana從沒有告訴他蝙蝠面具下的人是誰,但就在他看見那抹黑色身影的瞬間,Bruce Wayne這個名字就迸了出來,張牙舞爪地盤據在他砰砰跳的心尖上,有如包圍在四周的黑暗那般狂傲又偏執。

  但你不再知道自己是誰。

  我們最終仍舊不再並肩。

  蝙蝠俠沒有說出口,Clark依舊可以聽見這句話伴隨著痛苦短促的抽氣與鬆了口氣的嘆息一同在腦海中響起,有如他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不斷尋找的答案。


    ※


  他是誰?

  他是Clark Kent,他的人生有個巨大的斷層,在那片原野上徹底斷開了。

  他是誰?

  他是超人,他能夠舉起星球穿梭宇宙,可也依然在那片原野上撒手死去了。

  『真可憐。』

  眼前巨大的男人全身上下都裹著繃帶,腦袋頂著天邊的一朵烏雲,每一字每一句聽上去都宛如雷鳴。

  『真可憐,Kal-El。』

  「我是Clark Kent,」他低聲說道,「我知道你,幻影王。」

  『你當然知道了。』這句話近乎憐憫,這男人就連在夢中也依然令人厭惡,『那麼你知道那個人是嗎?』

  漆黑的身形宛如一道難以察覺的陰影,又像是地底深淵的裂口,在Clark的凝視下從他腳底延伸而出,飄浮在他眼前。

  「他不是我。」Clark憤怒地喊道,「我不是他!」

  『當然不是,』幻影王乾脆地嘲諷道,『他死了。』

  「那你為何還要——」

  『你最為信賴的那個人。』幻影王的嗓音中帶著空氣擦過碎石的沙沙聲響,聽上去就像在懸崖邊肆虐的寒風,『最懂你的那個人。』黑影開始扭曲變形,雙腳回到了地面,披風變得更長,直到將身軀徹底包覆,黑暗的顏色更加深刻尖銳,宛如從第一眼就深深扎進他心底的那根尖刺,一旦分離他便鮮血淋漓,『若他死去,你會最為思念的那個人。』

  一個不合時宜的想法猛地選在此時突兀地竄入Clark腦海中,他想到自己從沒告訴過Bruce,蝙蝠俠頭上的尖耳就像貓咪一樣可愛。

  『反之亦然。』

  幻影王尖銳危險的利爪將那道黑影徹底撕碎,如同那些深埋在Clark腦海深處不曾遠去的遙遠過去,黑影伴隨著一聲淒厲刺耳的哀嚎化為粉塵隨風逝去。

  你在期待著什麼?

  你在追尋著什麼?

  昔日的超人問著現在的Clark Kent。

  Clark在這瞬間醒了過來,呆愣地看著蝙蝠面具下那對鋼藍色的雙眸中閃過一絲水潤反光,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要拼命尋找答案,為什麼明知道會被眾人質疑也要回來。

  那句超人應該要說卻再也說不出口、只能由Clark代為轉達的話。

  「別回頭,Bruce。」微笑地顫抖著,Clark Kent溫暖的手指擦過對方泛紅的眼角,在沾到一點濕潤時他也忍不住模糊了視線,緊緊抱著Bruce Wayne像是抱著他上輩子最深刻的遺憾,「你自由了。」

  或許某個宇宙的他們不曾分離。

  或許某個宇宙的超人與蝙蝠俠一輩子都是世界最佳搭檔。

  在那裡,超人留下了。

  在那裡,蝙蝠俠不曾失去。

  另一個超人與蝙蝠俠代替這裡的他們一起走到了亙古永恆的盡頭。


    ※


  Bruce看著桌上簽好名的收購文件,一邊想像明天Lex Luthor會如何暴跳如雷、新聞雜誌又會如何狂歡慶祝,一邊雙眼發直地出著神。

  這是很少有的事,但現在他不是蝙蝠俠,所以這可以被原諒。

  與Diana去見另一個超人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最奇怪的經歷,尤其是看到他與另一個Lois組成了個完美的家庭,還有活潑好動的Jon——總之還是很奇怪,Bruce看著他的臉像是認識了他一輩子,但交談後才又驚覺原來他們從沒真正相識過。

  就算是Bruce也無法猜測正義聯盟接下去的走向,他就連自己能否順利與這個超人搭檔都仍抱持各種疑問,雖然Diana不斷安慰他想太多了,但他是蝙蝠俠,總應該要能想到一切可能會面對的問題,即便他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考慮到所有事。但是,依然,他可是蝙蝠俠。

  開門的聲響拉回了Bruce的思緒,他看著Clark背著沉重的公事包抓著滿手被Perry退回的稿件愁眉苦臉地走進來,然後在看見Bruce時露出了驚喜的笑容,像是一顆星星就在剛剛那一眼中被點亮了。

  「我以為你有個小行星要處理?」

  Clark愉悅地說道,他把手上的東西一股腦地全扔在了老舊的沙發上,快步走到書桌前彎下腰,吻了吻Bruce皺起的眉頭。

  哼了聲,Bruce像是貓一樣從喉嚨發出低沉的咕嚕聲,半是嘆息半是炫耀地回應道:「早處理好了。」

  咧開一抹大大的笑,Clark使勁地把Bruce從木椅上拉起。

  「Clark。」這聲呼喚與其說是警告,不如說是好笑的無奈。

  「我在外面跑了一天的採訪,你又忙著在打碎那顆幅射隕石,快來跟我一起洗澡,省水費。」眨眨眼,Clark厚著臉皮說道。

  「我不覺得你身上的臭味跟我身上的輻射能夠靠那點肥皂洗掉。」

  「不試試怎麼知道?」哼著隨意亂邊的小曲子,Clark在脫掉Bruce的上衣時挑起了眉,「你剛剛在讀什麼?表情凝重的像是拆彈指南。」

  聳聳肩,Bruce的視線滑過Clark腰間上那個被今天採訪對象一個暴怒失控踹出來的瘀青,再在肋骨上正緩慢褪色的吻痕上流連不去,淺淺地勾起嘴角。

  「沒什麼。」










NOTE:

這是我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雷劈到的腦洞。
我一直對於N52超死了結果pre52超現在必須補上他的位置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不是負面的那種,但就是感覺一口氣卡在那裡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痛不過最熟悉的陌生人。

先去掉戀愛的同人濾鏡,徹底擊碎我的是在蝙蝠俠刊高譚與高譚女孩事件最一開始,老爺正站在飛機上方努力以人類之力螳臂擋車地試圖拉住一架正在墜毀的飛機,在一切他正準備犧牲自己保住飛機的瞬間,飛機被從下面托住了。我們看著高譚與高譚女孩為蝙蝠俠托住了飛機,但從他的角度什麼也看不到的蝙蝠俠卻輕輕喊了一聲「Clark?」

即便親眼看著超人在自己眼前灰飛煙滅,他仍舊會在這充滿希望的瞬間第一個想到Clark。
一口血整個要噴上螢幕啊有木有!!!!!!!!! 我!!!!!!!!最無法忍受這種痛!!!!!!!!!!!!!!!!!!!![(淒厲][(淒厲][(淒厲]

我整個為N52老爺就這樣失去了他的大超卻必須天天與一個長得跟他一樣但又不是他的大超搭檔難過,我知道反過來想pre52超的狀況也一樣,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整個地球也失去了他自己的蝙蝠俠(真是謝謝你啊三巨頭刊!!!!!!好大一把刀!!!!!!!),但至少他還有Lois與Jon。

說回這篇無料,普通人Clark是N52超的一部分,簡單粗暴的說就是他人類的那部份,但不是前世今生,有點像是N52超失去了超能力的狀態下,但超人的記憶變得模糊遙遠,這次他真正地作為一個人類陪著Bruce走到最後,覺的壽命梗就被這樣填平了也不錯甜啦,我真心希望N52宇宙可以這樣結局
不要問我普通人Clark怎麼回來的,腦洞不講求邏輯

文中提到的漫畫相關劇情:

1. 蝙蝠刊 End Game 最後老爺因為酒神因子整個人被原廠還原,不只身上的傷都消失了,做為蝙蝠俠的記憶也消失了,大超剛好在那段時間失去超能力還被暴露小記者的身份,正在全國逃走中,雖然有來找過老爺但老爺啥都不記得,阿福也因為很希望老爺能這樣平凡安全過完一生所以不願意讓其他人嘗試恢復老爺記憶

2. 正聯刊 Darksied War 中,蝙蝠俠坐上了原本屬於密特隆的全知全能的莫比烏斯之椅,甚至成了知識之神。只要提出疑問椅子就會回答,老爺曾詢問椅子小丑是誰,得到的答案是小丑有三個

3. N52斜線刊最著名的反派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一話,總之就是有人以大超身邊重要的人為目標,大家就分頭保護起了一些人,老爺則是以與大超有曖昧的Lois(實際上沒有,N52超是跟神奇女俠配)作為誘餌帶她到高聳的懸崖邊準備誘出敵人,結果子彈硬生生在Lois面前轉彎射中了她身後的蝙蝠俠,老爺呃啊一聲墜落懸崖,大超立刻公主抱撲救,幻影王還很得意的大喊我本子看的多別想騙我!!!!文中幻影王的那幾句台詞就是出自這一段

4. N52斜線漫,老爺問大超「你不是還有顆小行星要砸嗎?」,大超帥氣逼人地坐在老爺後面說「解決了。」,文裡的安排是故意的,有種今非昔比的感覺(自己虐自己

5. 正聯刊達叔之戰後,Lex Luthor收購了星球日報,還拿走了原本放在報社大廳紀念的N52超披風。對,現在星球日報不是老爺的了(崩潰
文裡老爺把報社賣出又買回的意義算是一個徹底的結束以及新的開始,我希望rebirth刊之後也能真的買回來啊啊啊啊啊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