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本][特工組][Solo/Mendez] Eat, Pray, Love

Fandom: 紳士密令/亞果出任務
Rating: PG-13
Pairing: Napoleon Solo/Tony Mendez 特工組
Summary: 「UNCLE少了我還是會繼續存在,但你沒有我大概會餓死在家裡。」
       一把將對方手裡的報告書與自己端著的盤子交換,Solo俏皮地眨了眨眼
棄權聲名: 他們當然不屬於我,否則看在每個宇宙的他們總是實力賣腐的份上早讓他們當場結婚了
傷痕15題:劃傷
NOTE: 亨本拉郎,不喜勿入。




  東倒西歪的宗卷佔據了每個角落,把整個不大的公寓房間搞得危機四伏,隨便一個轉身就有山崩的危險。

  「想抱怨就滾回倫敦去。」哼了聲,Mendez瞥了眼那一手端著盤子一邊扭動身子閃過一疊疊資料、看上去就像在跳華爾滋的Napoleon Solo,下意識地用指腹來回刷著紙張邊緣,不知不覺間已經將一張張報告書的邊邊角角弄得又捲又翹。

  「UNCLE少了我還是會繼續存在,但你沒有我大概會餓死在家裡。」一把將對方手裡的報告書與自己端著的盤子交換,Solo俏皮地眨了眨眼,在Mendez皺起的鼻尖上偷親了一口,下場就是差點被整盤食物給糊滿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Solo只要回到蘭利就會住在Mendez的公寓裡,剛開始Mendez想說也就幾天而已,而且Sanders看起來是恨不得Solo去睡大馬路,就權當幫同事一個小忙。那時他還不是很明白Sanders的冷哼與O'Donnell抽搐的嘴角代表什麼,而自從自己正式離婚後,Mendez就發現Solo已經不再需要他出聲邀約了。看著提著旅行包自動自發微笑地站在公寓門口的Napoleon Solo,Mendez只想一槍崩了過去的自己。

  看了眼再次回到廚房裡忙碌的背影,Mendez用叉子隨意地撥弄著盤子裡的義大利麵,不知不覺間又把視線轉向一旁小桌的報告上,甚至伸手用叉子挑起一角靈活地翻了頁。

  「我不認為O'Donnell會喜歡看到報告書上有番茄肉醬。」將一杯開水壓在報告上打斷了Mendez的舉動,Solo好笑地看著Mendez不悅地翻了個白眼,舌尖不耐煩地舔過乾燥的嘴唇。

  這不自覺的小動作讓Solo眼神一暗,但Mendez卻是毫無所查,只是輕哼了聲,扭過頭捧起盤子總算是認真地吃起了午餐。

  聳聳肩,Solo還是將水杯從報告書上挪了開來,避免Mendez迷迷糊糊地又把杯子打翻。任務之外的Tony Mendez有多迷糊,Solo那件躺在垃圾桶底裡的克什米爾羊毛外套已經捨身驗證過,即便這讓Solo心疼了一秒,但抓著報銷的外套,緊張地在起毛球的袖口捏來捏去尷尬地向他道歉的Mendez實在太可愛了,讓Solo瞬間就把那件外套的價錢給拋到九霄雲外。

  「Solo,」叫住了又要轉身去廚房不知弄些什麼的男人,Mendez嚥下嘴裡的食物,清了清喉嚨,「你不吃嗎?」

  「鍋子還沒洗完。」

  「那可以吃完飯再洗吧?」挑起眉,Mendez隨意用叉子向著一邊的椅子比劃了一下。

  即使沒有明說,但Solo很清楚這就是Tony Mendez的邀請,即使對方那過於隱晦的神情讓Solo哭笑不得,但不抓住機會的人就是傻子,所以他解開圍裙後便順著主人的意思毫不刻氣地坐了下來。

  皺起眉,Mendez看向捧著盤子臉不紅氣不喘地擠到自己身邊的男人:「這是單人沙發。」

  「反正還有空間嘛,而且我想看電視。」俏皮地眨眨眼,Solo正氣凜然地說道。

  說的好像側坐就看不了電視一樣。翻了個白眼,Mendez最後還是沒有將Solo給擠到地板上去,一方面是因為地板已經夠亂了,另一方面是幼稚的人只要一個就足夠了。

  電視不知何時被從新聞轉到了電影台,Mendez看著裡面拿著激光槍奔來跑去的角色突然想起上次見到Ian時兩人也是這樣窩在沙發上看電影,那孩子一直很喜歡科幻題材,有時也會纏著他畫一些太空飛船,那兩張在Ian四歲時送給他的千年鷹號與企業號到現在還貼在Ian臥室的牆上。

  與妻子的離婚一直都在預料之中,會拖這麼久基本上全是為了Ian著想,但當真的簽下離婚協議書時Mendez不太明白胸膛中那點心碎的聲音是為了什麼,或許是為了曾經那份宛如太陽般熱烈燃燒的愛到最後還是熄滅在時間中的遺憾,又或許是為了與那個曾經可以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自己道別。

  「Mendez。」

  聽到呼換下意識地轉過頭,還未看清楚那離自己太過靠近的俊帥臉龐,唇上的溫度就已經悄然離去。

  但那將自己牢牢捕獲的水藍雙眼卻並未放過他,專注著迷的注視就好像在欣賞一件讓他心動不已的藝術品,Mendez瞬間感覺胸膛中的那些碎片似乎全扎進了肋骨上,一時間竟然感到了窒息的恐慌。

  「噓,」伸手接過了Mendez危險地緩慢傾斜的盤子,Solo看也不看就往一旁的矮桌上隨意一擱,「你有時候實在想太多了。」

  那總是可以靈巧地解開任何緊閉鎖扣的手指帶著一點夜色的涼意擦過Mendez的耳垂,在頸側那片脆弱柔軟的皮膚上徘徊不去。Solo勾著嘴角,瞇起眼望著那在自己身前慌亂卻又倔強的謎題,撐起身子緩緩將對方向後壓了過去,柔軟的捲髮在沙發扶手上沙沙蹭著,Solo忍不住想像著它們在枕頭上摩擦的模樣。

  「Solo。」

  右手警覺地抵在男人胸膛上擺出了抵擋的姿勢,但或許Mendez早就該認清對Napoleon Solo來說越是禁止只會越激起他的興趣,所以當他的襯衫被從腰間撩起時他也沒太多意外。

  當那落在唇角的吻逐漸向下移到鎖骨上時,Mendez還是忍不住在一陣彷彿要讓他腦袋糊成一團的輕微刺痛中隨著男人另一隻手在後腰上的撫摸而拱直了背,如果不是被Solo壓著,他的整個上半身恐怕就會因此越過扶手摔到沙發下。

  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擠在單人沙發上還是太勉強了,如果好好坐著就算了,現在這糾纏的姿勢讓Mendez有一隻腳只能踩著地板,Solo的半個身子也懸空在沙發外,這讓Mendez反射地緊緊抓住他,避免這CIA最優秀的外勤特工在自己的公寓裡摔成智障的慘案發生。

  在兩人糾纏磨蹭的途中,Mendez的襯衫不知不覺間就被Solo給扔到了不知哪個角落,而Solo的馬甲也被扯開,其中一顆扣子可憐地迸到了地板上,埋沒在一堆報告間。

  兩人的體溫迅速攀升,唇上的吻從原本的試探變成了較勁,Mendez用膝蓋猛地抵在Solo的下腹上,讓男人噴出一聲悶哼,在Mendez的頸側留了一枚衣領絕對遮不住的牙印。

  Mendez在任務中總能同時記著十個撤退點與三個備用計劃的大腦在此刻完全起不了作用,短促的哼唧隨著吐氣一同在Solo耳邊響起,讓他更加興奮了起來,但那因為被壓制住而下意識反抗的特攻本能讓兩人一時間就這樣在狹窄的沙發上僵持不下。

  直到清脆的破裂聲打破了沉默。

  Mendez像是從睡夢中驚醒一樣,毫不客氣地把剛剛還緊緊抓著不放的Solo給推下了沙發,或許早就有隨時都被扔下的心理準備,Solo並沒有在地上摔得很慘,他甚至迅速地用手撐住了自己,順勢跪在了地上。

  Mendez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沒有去看Solo,就這樣赤裸著上身往剛剛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醫眼就看見了碎成片片的水杯,看來是剛剛Solo放盤子時推到了杯子,流下一片水痕後慢慢滾到桌緣,越過了界線後義無反顧地摔得粉身碎骨。

  不發一語地跪在地上,Mendez伸出手緩慢地撿起一小片一小片的玻璃,不知為何感覺自己胸膛裡的碎片又扎得更深了些。

  帶著夜晚涼意的手指從一旁探過來抓住了他的手腕,像是手銬一樣。

  眨眨眼,Mendez看著自己被玻璃碎片劃開一道道細小傷口的手掌發起了呆。

  「Mendez。」Solo抓過那隻拯救過無數性命的粗糙手掌,低下頭舔去了從劃傷中擠出的血珠,帶著石榴般的艷麗色彩,「別想了。」

  等待Mendez回過神時,他已經被Solo放上了床,緊緊包裹被單之中。

  Solo坐在床邊,兩手分別撐在Mendez的肩膀兩側,彎下身在他耳邊低喃:「寂寞就說,別像貓一樣跑不見了。」

  「混蛋。」

  Solo因為Mendez的反應輕笑了起來,「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Mendez在半夢半醒間哼了聲,感覺自己的手被拉了起來,酒精的味道與涼意在臥室裡散了開來。

  當他再次獨自一人醒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早上了,手掌受傷的地方都已經擦好藥貼上了OK繃,Mendez拿過床頭櫃上的紙條,上面只寫了兩個字。

  ——Next time。

  深吸了口氣,Mendez的嘴角終於向上彎起。

  胸膛中的疼痛也不再那麼難以忍受,反倒是頸側的牙印堅持不懈地傳來蘇麻的痠痛,讓Mendez忍不住又把自己埋進了凌亂的床鋪裡,模糊的視線裡他看著窗外的藍天攢緊了手中的紙條。

  或許他還是願意期待下次門鈴再次響起的時候,不過在那之前,Mendez還是忍不住先期待起等會兒會在廚房裡發現的早餐。





NOTE:

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篇名與《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借用

這與上一篇的Treasure Map是同樣的傷痕15題系列
整個15題的故事內容會有關聯(UST大概每篇都一樣嚴重),希望可以寫完QuQ

現在這兩人還在磨合階段,雖然Mendez很放任Solo對自己亂來,但還是處於對方大概只是心血來潮、反正很舒服自己也不會少塊肉的心理狀態
不管如何Mendez終於離婚了,Solo大概也不會太客氣了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