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柯南][安柯/降柯] 月下獸

!非人類設定,世界上有非人種族,但人類依舊占大多數
!黑衣組織:全員非人類
!工藤新一:工藤一家為吸血鬼世家,因長期與人類結合血統早已淡薄,工藤優作雖然會喝血但不會有渴血現象或其他吸血鬼特性。新一在15歲以前卻有十分嚴重的反祖現象,一度讓優作與有希子傷透了腦筋
!赤井秀一:原為人類,為了臥底黑衣組織自願成為不死者
!降谷零:狼人,稀有的白金狼


  這不是柯南第一次見到那頭野獸,但他確實是第一次被對方猛地出現在臥室外的狂亂氣息給驚醒。

  毛利小五郎還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真該感謝自己的人類身份以及睡前的那五瓶啤酒,才沒有被突然出現在自己窗邊的巨狼剪影嚇死。

  柯南從地鋪上站起身,昏暗中眨著的雙眼透著一絲隱隱血紅,看著那黑色晃動的影子向上跳走,柯南也疑惑地離開了房間。

  確認小蘭也安穩地在自己房間安睡後,柯南悄然無聲地離開了毛利家。

  今天的夜色昏沉,柯南的血紅雙眼有如兩簇眩目火花,在深黑的天臺上飄飄蕩蕩,而那頭猛獸則在月光中閃閃發亮。

  柯南望著牠感覺就像是在在注視月亮本身,燦爛的金色中揉雜著奪目的亮銀,宛如天上的月光全都集中到了眼前,銀色與金色交織錯雜,最後在午夜的襯托下編織成一匹孤狼的形狀。

  牠看上去明顯地焦躁不安,粗喘著的紊亂氣息像是剛經歷過一場激烈爭鬥,亂七八糟的長毛讓人想伸手撫順,柯南敏銳地嗅到了埋藏在那之下的淡淡血腥,這讓他不禁緊張了起來,但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那不是對方的味道,這才讓他鬆了口氣。

  那對冰藍色的雙瞳如針尖般銳利,宛如劃開了黑暗的月光,蘊藏其中的憤怒與痛楚刺痛著柯南的視線。

  「安室先生?」

  柯南踏著無聲的腳步、幾乎是用飄的靠近了那正低喘著的巨狼,在伸出的手就要貼上對方毛茸茸的頸子前,那比柯南大了三倍的狂獸猛低頭猛地一頂,直接將柯南給撞翻在地上。

  待柯南從頭昏眼花中回過神時,那頭巨狼已經由上而下籠罩住他,滾燙的吐息從鋒利的齒間竄出,噴灑在男孩稚嫩的臉龐以及幼小的肩頸上,驅走了夜晚的寒意,並讓柯南本身較低的體溫逐漸沸騰。

  任由濕漉漉的鼻尖用力推擠著自己,柯南在一次眨眼間恢復了原本的湛藍雙眸,直直對上白金的狼那對與自己相似的眼眸,並在對方抗拒地想要扭頭跳開時緊緊扯住了牠頸邊糾結的長毛。

  「逃走是不行的喔。」將巨狼毛茸茸的腦袋向下拉著,柯南將自己的臉深深埋進那依然帶著煙硝鐵鏽味的長毛之中,並在巨狼低咆著想要掙脫時更加用力地貼緊了對方,「我不會被嚇到的,安室先生。」

  兩人在天臺上一來一往地較著勁,在地上滾作一團,最後他直接整個人坐在了巨狼的背上,整個人貼著那溫暖健壯的背脊,將自以徹底埋在白金色的長毛之中,雙手摟著狼的頸子,在對方放棄地乖乖趴下時輕笑了聲。

  「讓我看看你。」

  無聲的沉默在天臺上蔓延,然後是一陣從喉嚨滾出的低吼與喘息,片刻過後身著一身灰西服的安室透出現在男孩身下。


    ※


  看上去價值不斐的西裝以然全毀,一道道被利刃割過的綻裂以及子彈擦過的焦痕率先毀了縫補的可能,那些怵目驚心的血跡更是破壞了挽救的最後機會。

  安室透翻了個身仰躺在地板上,高高豎起的狼耳覆蓋著一層與白金短髮同色的短毛現在也已經被鮮血浸染的黑紅一片,更不用說他還伸著利爪的雙手,在尖銳的爪縫間殘留的碎肉血塊讓柯南的眼睛開始在鮮紅與湛藍之間來回轉換。

  「這可真是……」

  很少見到安室透如此狼狽的模樣,即便是波本這似乎也不同於他平時的任務類型。琴酒顯然對於他的身份依舊存疑而想下馬威,安室透向白羅咖啡廳請的假越來越多,好不容易見到面時柯南總能從他身上嗅到不少與煙硝金屬摻雜在一起的血腥味,不難想像他請假的那些時間都去做了些什麼。

  柯南無法對對方的臥底任務提出任何協助,這讓他每次在面對安室透時總感到些許挫折,也因此他總是會放任安室透對自己的各種索求。可那個愛黏著他鬧著他玩的男人此刻看上去卻恨不得原地消失,累積在他身上的壓力顯然是到了極限,如果柯南放著他不管,這個習慣把真實的自己隱藏在面具之下的男人,鐵定就會這樣在某個柯南不知道的角落中被黑暗吞噬。

  穩穩坐在安室的胸膛上,柯南壓下身子將那在男人頭頂的狼耳上糾結成塊的血塊舔去,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梳開了纏在一起的頭髮,然後在男人開始掙扎的時候狠狠往耳朵上咬了一口。

  安室透倒抽了口氣,被咬的耳朵又麻又痛,但那被柔軟的小舌細細舔過的觸感更是難以忽視,顧不得手上還沾著乾涸的血跡就直直壓在男孩的前胸想將他推開。

  「柯南君——」

  「沒事的,」被推開的男孩緊緊按住那屬於狼人的爪子,低下頭,鮮紅冰冷的舌頭從銳利的爪尖滑過,舔去了卡在上面的血肉。藍色的雙眼中透著一圈血紅,像是要燃去所有狼狽與痛苦的火焰,直直瞪著男人,「已經沒事了,零哥哥。」

  那聲呼喚就像是鬆開了禁制的項圈。

  安室透猛地坐起身,反過來將柯南壓在身下,他急促地喘著氣,焦急地舔吻著男孩的面頰與雙唇,舌尖一下下擦過對方瞇起的眼角,舔過又小又柔軟的耳殼,順著頸子的弧度一路向下。

  雙手已經不能控制地撕開了男孩的睡衣,吸血鬼微涼的體溫似乎更激起了安室逐漸沸騰的渴望,在喉間滾動的低吼像是失控的野獸,原本轉回人類的雙眼也再次變化,柯南看著自己的倒影就像是被那細長的冰藍瞳孔俐落地一刀兩半。

  勾起一抹淺笑,在安室的指尖探過來時再次探出舌尖舔過。抱著那毛茸茸、巨大又危險的狼爪,柯南輕喘著從掌跟處緩緩向掌心輕舔,將厚重粗糙的肉墊上的血跡一一舐去,小小的手掌輕握住安室的食指,搓著與長毛糾結在一起的肉末血塊,挑眼看向男人因為隱忍而猙獰的臉色,那對冰藍雙眼明顯已經失了焦距,似乎完全是靠著人類方面的克制在維持最後一絲理智。

  又圓又大的月亮在男人身後從烏雲間探出頭,灑落在男人淺金色髮絲上的光芒閃閃發亮,柯南像是被吸引了一樣鬆開了原本緊握住對方雙手的手指,伸長手臂向安室的臉龐緩緩伸了過去。

  細小的手指在男人嘴角擦過,摸過了佈滿汗水的脖頸,最後停在那頭耀眼的短髮上輕輕揉弄著。

  安室再次低下了頭,他在柯南身上四處嗅著舔著,像是要把自己的氣味完全覆滿男孩全身,柯南緊緊摟著安室的後頸,放任他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手指有意無意地撩著那柔軟的髮絲,感覺自己握了滿手月光讓柯南感到一陣目眩神迷。

  等到毛茸茸的尾巴擦過大腿時柯南才發現自己的睡褲不知何時也變成了碎布,突如其來的赤裸讓他猛地漲紅了臉,雙腿反射地夾緊卻把那條尾巴給夾在的腿間,長毛擦過肌膚的觸感激的他忍不住喘了起來。

  「等、安室先生——!」

  低沉的輕笑夾雜在停不下來的喘息中,柯南扭著身子轉身想要爬走卻被毛茸茸的大手抱了回來,滾燙的體溫貼在身上就像是火焰,從被舔拭的鎖骨開始蔓延全身,經過胸膛滑過腹部蜿蜒地向下,柯南低喘著緊緊抱住安室寬闊的肩膀卻無法停下那逐漸攀升的溫度,就連月亮都彷彿鑲上了一層薄紅,隨著滾燙的呼吸融化在黑夜中。

  「我不會做什麼的。」嘶啞的嗓音就像是低嘯,安室摸著柯南小小的臉龐,看著他不自覺地磨蹭著自己軟毛的模樣挑起眉,「深呼吸,柯南君。」

  「什——」

  猛烈的吻就像是隨時都要窒息,那感覺就有如落入了水裡無法呼吸,柯南在舌頭交纏的空隙間搶奪著空氣,可每一次的舔吮只是將他更往那無底的深淵之下拉扯。

  柯南感覺自己就要這樣在血與火的熱度中,一絲不剩地融化在白金色的月光裡。


    ※


  安室透擁有的其中一間公寓離毛利小五郎的偵探事務所沒有多遠,但除非是第二天要去白羅打工他其實沒有多常使用,依照最近不斷請假休班的情況來看,這裡也只是繳房租積灰塵用的。

  男孩小小的身軀深深埋在柔軟的棉被與枕頭中,身上的睡衣是剛剛從衣櫃裡找出來的,事先每了幾套與柯南本來穿的同款的睡衣放在公寓裡果然是正確的決定。

  放下了擦頭髮的毛巾,安室透抖了抖頭頂的狼耳,一腳踢開床腳邊那團註定要進垃圾桶的破爛西裝,看著男孩在月光的襯托下熟睡的臉龐。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撐在那瘦小身軀的兩邊,低下頭卻沒有接觸到對方,輕輕嗅了下。

  瞇起野獸的眼,在確定男孩身上嗆鼻的菸草與槍枝特有的苦澀潤滑油漬混在一起的、屬於某個討人厭的傢伙的味道已經被自己的完全覆蓋過去後,安室透滿意地勾起嘴角。

  「安室先生……?」

  搖搖頭,安室親了下男孩的鼻尖,「抱歉。」

  柯南從棉被裡伸出手摸上安室還帶著水氣的臉龐,輕輕搓著那頭濕漉漉的柔軟髮絲,「沒事了?」

  「我真是糟糕的大人吶,竟然讓柯南君這麼擔心。」蹙起眉,安室抱歉地歪過頭親了親男孩柔軟的掌心。

  「才不是這樣,」輕笑著,柯南呼了口氣翻過身,貼著安室坐在床邊的身軀閉起眼,「只是如果我不看著安室先生,安室先生總有一天會不見吧。」

  他們都是騙子,無論是安室透或是江戶川柯南。

  屬於他們的一切都是微笑著說出口的謊話,不斷累積堆疊直到真假不分、直到他們真實存在於彼此的謊言中。

  任由男孩在自己身邊熟睡,安室透拿起在床頭櫃上震動的手機,點開了傳來的最新訊息,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

  『不知道你又在打什麼主意,但基爾要我警告你別再搶她的工作了。』

  挑起眉,迅速回覆過後刪掉了訊息,安室靈活地翻身躺下,伸手將柯南嬌小的身軀緊緊摟進懷裡,讓男孩能緊密地貼在自己胸膛上。

  「我果然,很糟糕呢。」

  饜足地閉起眼,安室透在柯南頸邊深吸了口氣,原本軟軟搭在床沿的尾巴緩緩地在空中搖了起來。

  







NOTE:

再說一次,緋色柯真的萌炸,嚶
養了兩隻不聽話的猛犬的柯南真是太萌
我把猛犬當同伴猛犬只想上我床該怎麼辦,急,在線等

這篇安柯跟赤柯的《夜鶯與玫瑰》同個世界觀,總之是個公安吃醋的故事
雖然他不知道昴=赤井,但因為柯南身上都是赤井的味道他就炸了
故意去搶基爾的工作弄得一身狼狽,琴酒ㄉㄉ順理成章背了黑鍋
貴為高中生名偵探還是鬥不過狡猾的大人,腹黑的公安惹不得,塊陶啊(ry

私設狼人有全獸型與半獸型
雖然設定降谷是稀有的白金狼,但仔細一想身為一個臥底這麼招搖真的好嗎??
回想起來黑衣組織的臥底也都很囂張啊,又是女演員又是知名主播,安室透還是個萬能帥哥,我不懂(ryyy
果然人正真好v(´∀`*v)

原作裡安室透對柯南簡直寵到不行,風見整個被上司逼著幫忙追老婆
這樣是可以的嗎公安!!!!!!!!
雖然他們兩人之間沒有赤柯那樣心連心的深入,
但彼此間似敵似友的張力卻比赤柯還要刺激
大萌QQQQQQQ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