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我將世界溫柔殺死

  +WarninG+
  ‧未來假設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Kill me, please."

  彷彿鮮血凝固的暗紅夾雜著一絲絲的黑,混雜著深深隱藏的瘋狂。
  那抹烙印期中的翠綠明亮扎眼地有如索命咒的光芒,而他心臟緊揪。
  蒼白的唇勾著淺淺的笑,如鴉羽折著陽光般的柔軟黑髮此刻正散著淡淡的光。

  男孩背對著太陽,像是背對全世界。



    *



  Tom Riddle對著Merlin的繡花手套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在路上亂撿東西。
  身為Hogwarts優秀負責的學生會男主席、理想男友年度投票總冠軍、最佳微笑第一名,他完全思考不出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才會遭到如此報應。
  「或許是因為你的生日願望是成為黑魔王?」
  把湯匙咬得喀啦喀啦響,坐在臉上掛著最佳微笑的學生會男主席、理想男友對面的Harry Potter眨眨湖綠色的美麗雙眼,一邊為對方解答一邊慶致盎然地再次挖起了一匙藍莓堅果口味冰淇淋,「你知道,Merlin畢竟是白巫師嘛。」
  俊秀帥氣的臉龐狠狠地皺起了雙眉,火紅色的雙眼在太陽下像是要燃燒起來一樣明亮燦爛,Tom Riddle看著黑髮男孩坐在以那瘦小的身軀來說略嫌大了些的椅子上凌空踢著雙腳,以一臉幸福的表情舔著湯匙上的冰淇淋,十分陽光地提起了他內心黑暗的計畫,彷彿成為黑魔王這件事跟要找到世界第一好吃的巧克力一樣使人發笑。
  眼前的男孩不是幻覺,這一點在幾個月前這不知從哪蹦出來的傢伙就這樣硬生生從上面掉下來壓在他身上時就證實了。
  回想起來,當時在一片混亂中遭到男孩手肘直擊的肋骨還會隱隱發疼。
  即使渾身髒兮兮像是在壁爐裡打滾過一圈,那美得驚人的翠綠雙眼依舊讓人印象深刻。
  男孩在看見自己時露出了一抹驚訝的情緒,然後滿是塵土與血跡的小手就這樣緊緊揪住他剛洗好的長袍上。

  "I'm Harry. Harry Potter."

  男孩乾淨的聲音這麼說著,然後他說他很榮幸見到自己。
  「Oh,我可以叫你Tom或是Riddle嗎?還是你比較喜歡Voldy?Hmm,我不會叫你Lord的喔,捲舌音好麻煩。」
  Riddle不是一樣有捲舌音嗎?
  未來的Voldemort強忍下不合形象的吐槽,抽了抽嘴角,連想要拔出魔杖的手指也顫抖了下。

  Well, well, well.
  看看這Merlin滑稽的玩笑,預計未來要成為黑魔王的他在路上檢到了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未來救世主。

  「Voldy,你想好要用什麼方法殺死我了嗎?」
  救世主心滿意足地吞下最後一口甜膩膩的冰淇淋,翠綠雙眼如貓咪撒嬌般微微瞇起,看著因為嘴角不斷抽搐有點破壞那帥氣臉龐的紅眸少年,笑咪咪地問。
  「也許用冰淇淋凍死你是個不錯的方式。」輕啜著手中散著濃郁香味的熱紅茶,未來式黑魔王銳利的紅眸掃過桌上那一杯又一杯的冰淇淋空杯,微微蹙起眉。
  「Oh,那麼請容我誠摯建議草莓煉乳口味,酸甜而不膩。」興奮地眨了眨眼,男孩對著店員招了招手,在Riddle滿臉厭惡的眼神下又叫了另一杯冰淇淋。
  「……男孩,試著解釋一下你對冰淇淋的熱愛?」
  「以前一直沒辦法這樣大吃特吃嘛,現在感覺就像解禁一樣——」張嘴含住迅速送上桌的冰品,Harry笑得十分燦爛。
  「很不幸地,即使如此還是有人會管你。」動作俐落地伸手搶過男孩舔了一口的冰,Riddle一個甩手冰淇淋便消失無蹤,「再吃下去你晚上又要鬧肚疼了。」
  哼了哼,Harry不滿地癟了癟嘴,反擊似地迅速搶過Riddle同樣只喝了一口的紅茶一口灌進嘴裡。
  挑挑眉,看著Harry像是炸了毛的小黑貓一樣爭著圓圓的翠綠雙眼瞪著自己,Riddle無法控制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揚。
  「幼稚的救世主大人。」
  「小氣的黑魔王陛下。」



    *



  自從在Hogsmeade被Harry Potter砸到後,Tom Riddle覺得他心目中順遂的未來計畫也被一併砸掉了,更糟糕的是連渣都不剩。
  這個未來回來的時空旅行者似乎完全不介意時空法則,一股腦地把未來的事都告訴了他,不過他還是可以敏銳地聽出對方省略掉了很多事。
  其實男孩講的,大部分都是自己與他的事。
  「Oh!Merlin的鏤空絲襪!仔細想想,我的世界幾乎全都是你。」
  Riddle還記得男孩講著講著突然皺起眉有些不滿地爆出了這句話。
  他也聽出來了,男孩從一出生就跟自己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雖然他非常懷疑男孩口中那個竟然笨到跟眼前這個無腦小鬼連結在一起還不自知的蠢貨到底是不是自己,但他還是不自覺地伸出了手,以一種自己也想像不出來的溫柔舉動撩起男孩微捲凌亂的瀏海,如蛇一般冰涼的旨指腹輕輕摩梭著那溫燙的額頭上淺淺的閃電疤痕。
  而男孩則是有些驚嚇地頓了頓身子,但隨即也就放鬆了下來,睜著翠綠的雙眼安靜地凝望進自己的血紅之中。
  最後,男孩告訴他,未來的自己被他打敗了。
  然後在他面對過多的資訊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時以一句殺了我簡潔有力地作了結論。

  「我覺得這樣滿公平的。」吃了好幾杯冰淇淋,結果肚子還真的有些不舒服的的Harry懶懶地趴在Riddle柔軟的床上,臉頰蹭了蹭摸起來十分滑順的絲綢被子,看著坐在書桌前不知在弄些什麼的學生時代黑魔王,「未來的你被我殺了,然後我被過去的你殺死,一人一次嘛。」
  「精彩的謬論,Mr. Potter。」Riddle在遇見男孩後不知第幾次強壓下自己捏爆手中物品的衝動,看著不遺餘力地滾來滾去弄亂自己床鋪的Harry,「Sorting Hat一定是補丁掉了才沒把你分進Ravenclaw。」
  「Hmm,Mr. Riddle,其實當初Sorting Hat有考慮把我分進Slytherin。」
  「感謝Merlin它還沒徹底脫線。」
  Harry對充滿譏笑眼神的Riddle翻了翻白眼,伸手抱住對方的枕頭又開始繼續蹂躪床鋪的大業。

  Riddle沒有愚蠢到對顯然想要自殺的救世主問為什麼想死,畢竟魔法界的歷史已經告訴了他答案。
  沒有人喜歡自己無法掌握的東西。
  力量過大就會被注目,接著全世界的人就像有被害妄想症一樣,害怕對方會因為自己不小心在他面前跌倒就給他一記Avada。
  紅寶石般的雙眸瞇起,以很輕很柔的眼神觀察著無賴在自己床上的男孩,瘦弱的身體承載著幾乎要滿溢出來的強大魔力,甚至連現在的自己說不定都無法贏過他。
  他完全可以想像男孩在未來碰到了什麼事,光用一招Expelliarmus就把據說在未來——轉述Harry Potter的形容——殺人如麻血流成河造成死傷無數沒有人敢提起的自己給打敗,那爆發的魔力有多驚人可想而知。
  黑魔王被救世主打敗,然後救世主成了黑魔王。
  而什麼都沒做、畢生最大的夢想只是想征服冰淇淋工廠的,他的男孩,就這樣被世界拋棄了。
  愚蠢的世界,愚蠢的人。

  『愚蠢的Harry Potter。』
  輕聲低喃著,壓低的嗓子發出了蛇一般的嘶聲。
  他把在自己床上滾到睡著的男孩翻了過來,緊抿的唇微微發白,細小的汗珠從飽滿的額頭滑落,溜過那淡淡的疤痕。
  思考了一下,Tom Riddle輕手輕腳地坐到床上,讓男孩的被靠著他的胸膛,頭顱枕在他的手臂上,那手同時繞過像是一擰就斷的脆弱頸子掐住男孩的臉頰,強迫他張開嘴。
  把手中裝著淡紅魔藥的水晶瓶湊到自己嘴邊,仰頭含進嘴裡,接著又低下頭,覆上了那蒼白的柔軟。
  把藥水渡過去的同時,為了阻止他的抵抗,Riddle將舌伸進那似乎還散著甜膩氣味的嘴裡,將努力要排斥異物的小舌捲起,輕輕吸吮著。
  「嗯……」男孩發出了細碎的呻吟,在嚥下口水的同時喝下了魔藥。
  Riddle的舌尖則在此刻略為粗暴地掃過了對方的牙齒,舔過口內的濕嫩頰肉,舌頭捲動時發出了臉紅心跳的啾啾聲。
  火紅的眸子看見男孩的眼皮顫了顫,明亮到讓人無法避開的翠綠微微睜開,泛著一層水霧,哀求似地凝視著自己。
  Tom Riddle在那比Avada還要燦爛的顏色裡看見了自己。

  氣喘吁吁,在Riddle移開他的唇後男孩貪婪地掃蕩四周的空氣,帶了點呻吟的喘息聲聽起來十分色情,Tom Riddle強迫男孩抬起臉,看著被自己啃的玩如塗上一層鮮血的唇,心情愉悅地笑了。
  感覺到嘴唇發燙又發麻,Harry Potter下意識舔了舔,意外地嚐到了一絲絲的甜味。
  「Hmm,Voldy,草莓煉乳口味的毒藥?」
  男孩的嗓子帶著青澀的嘶啞,像是蛇一樣嘶嘶喘息,聽起來有著不符合他現在外貌年紀的性感,Tom Riddle感到喉嚨一緊。
  「不。」
  Riddle的手如蛇一般滑進了Harry的襯衣內,在對方輕輕顫抖下溜過光裸的背,幼細的肌膚觸感滑膩地令人不可思議。
  他聽見自己沙啞的低喘,男孩在自己身上有些不自在的蹭動讓一切變得更加難以忍耐。
  「是草莓煉乳口味的肚痛魔藥。」
  Harry Potter先是愣了一兩秒,然後徹底放鬆地大笑了出來。
  像是嘲笑自己、嘲笑世界、嘲笑他一樣的狂笑。
  綠盈盈的雙眸眨了又眨,他看見一滴眼淚像是珍珠一樣滑過眼角後消失,迅速地像是幻覺。

  在Riddle翻身徹底擁抱男孩時,那炙燙地像是要灼傷自己的體溫從他的手心竄了過來,彷彿要將自己印在他的靈魂上。
  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未來的救世主為什麼不惜違背時空法則也要找上自己、哀求自己殺死他。
  因為男孩的世界只有他。
  Tom Marvolo Riddle,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Voldemort。



    *



  「小心那些南美箭蛙。」Riddle頭也不抬地對著一邊放空一邊幫他處理魔藥材的Harry出聲叮嚀,「你不會喜歡碰上它的後果,我的男孩。」
  「Oh,我以為你是要藉這些箭蛙把我毒死。」猛地回神,Harry適時抽回了要一把抓上那滑膩膩的青蛙的手,笑瞇瞇地對正專心混合兩種魔藥的青年吐了吐舌頭。
  「可惜,男孩,我可不喜歡我親愛的死敵死在一隻無腦的變溫動物手上。」伸手把Harry一把抱進了懷裡,惦了惦手中的重量,過度輕盈的體重讓他不滿地蹙起眉。
  「可惜,Mr. Riddle,蛇類也是變溫動物。」摟住Riddle的頸子,Harry讓自己正面跨坐上他的腿,把臉埋進對方的頸間蹭了蹭。
  「顯然,蛇的腦子比青蛙好上太多。」揉著Harry凌亂卻柔順的黑髮,Riddle感受到那細小的吐息輕輕騷擾著自己的頸子,忍不住伸手在男孩的背脊上撫著。
  Harry像是被撫慰了的貓咪一樣發出舒服輕吟,接著他也不甘示弱地含住Riddle的耳垂,輕輕吮咬著,享受地感受著對方力道加重的撫摸。
  直到Tom Riddle再也按捺不住,推開那在他耳朵以及頸子上肆虐的男孩,朝著那微喘著氣的紅唇狠狠啃了上去。
  一吻結束,Harry Potter聽著青年略微加快的心跳,覺得有些想睡覺。
  「Voldy,你還沒想到要用什麼方法殺死我嗎?」
  「相信我,男孩,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簡單。而且,實現一個Gryffindor的願望是我最不想做的事。」
  一把抱起了昏昏欲睡的Harry,Riddle走出實驗室回到兩人的房間,接著有些急躁地把對方扔上床。
  "Oh......"
  在Riddle赤裸的身體壓上來時,Harry發出了求饒似的低嘆。
  老實說,被黑魔王做死在床上實在不在他一開始的選擇範圍內。

  自從Tom Riddle把找死的救世主撿回學校已經過了兩年,當年優秀俊美的學生會男主席也已經從學校畢業,到Borgin and Burke's當了小店員,每天忙於處理著各種客人千奇百怪的訂單。
  Riddle驚訝的是,Harry似乎對於這跟他記憶中沒什麼差異的歷史走向沒有意見,甚至會主動幫他解決一些訂單中連他也不知道的玩意兒,或許是Harry害怕改變未來,所以才沒怎麼阻止他接觸黑魔法的舉動。
  不過Riddle知道歷史還是出現了一些小瑕疵,例如他六年級時就因為撿到Harry後太過混亂導致他忘記了要製作日記的魂器,現在那本普通的日記本還留在自己的行李箱最底層。
  根據Harry當初唱作俱佳的描述,他會在Borgin and Burke's工作時得到Slytherin的小金匣,而他也大概推測出了小金匣在哪個客戶手上,當Riddle若有似無地提起那個客戶的名字時,Harry也沒什麼反應,甚至有一次還提醒他說那個客戶手裡有個他想要的東西。
  Riddle對於Harry的舉動有些疑惑,他以為Harry會想要改變未來,畢竟,沒有沒魔王就不會有救世主了。
  「真可憐,我們救世主的腦子一定是被門夾了。」躺在有些老舊的床上,Riddle用手指撩起Harry汗濕的黑髮,另一隻手摟住對方纖瘦的腰部,指尖色情的在臀縫上輕蹭著,讓Harry呻吟了聲往自己懷裡鑽。
  「Oh,很遺憾你錯了,親愛的Voldy,我的魔藥學教授始終認為我的腦子被巨怪踩過。」吃吃笑了起來,Harry窩在Ridldle的懷裡放棄地任由對方用手指在他身上四處點火,洩憤地咬上對方向上勾起的優美薄唇,「希望黑魔王殺了自己的瘋子救世主,這稱號聽起來還真不賴。」
  Harry模糊地說道,讓Riddle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三天後,Tom Riddle得到了Slytherin的小金匣。
  Harry Potter以一種敬畏、懷念、感傷的表情看著那躺在Tom Riddle手中的小東西,卻唯獨沒有厭惡與憎恨。
  他安靜了好一陣子,才緩緩抬起頭。
  那對翠綠的雙眼中沉澱著無比安靜,專注地凝視著眼前的紅眸青年。
  「殺了我。」
  男孩的聲音意外地沒有哀求,只是像是在平靜的敘述一件事實。
  「殺了我,你就可以完成魂器了。」
  「然後讓自己的靈魂再次變成一堆無用碎片?」Riddle哼了聲,看著Harry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猛地理解了一切。
  用力扯過對方的領子,Tom Riddle嘶聲開口,『你為了自己的死,連我都要利用嗎?Harry,這樣的你,還真的很像無情的黑魔王。』
  『你為什麼不殺了我呢?你是黑魔王、你害死了我的父母、我的教父、我的校長、我朋友的兄長、我父親的朋友、我最尊敬的老師。』Harry嘶聲力竭地哭著,看著Tom Riddle、屬於Voldemort的血紅雙眸在沾滿淚水的視線裡化成一攤腥燙的血跡,『你為什麼就不能殺了我?』
  看著Harry揮開自己的手,Riddle聽見那像是在戰爭的煙硝中生鏽的聲音破碎凌亂地傳來。
  『就算改變了未來又怎樣、我……還是殺死了你。』
  蹲下身將自己圈在自己的雙臂中,Harry感到頭暈目眩。
  他十幾年來第一次徹底意識到自己殺了人。

  他殺了未來的黑魔王。
  他殺了過去最喜歡的人。

  他的Voldy。




    *



  Godric's Hollow的風感覺起來有點冷,或許是因為這裡比較偏僻空曠的關係。
  Harry牽著Riddle的手帶著他走走轉轉——理所當然是繞過了Dumbledore的家——來到了Potter的房子前。
  他靜靜地看著那在他的記憶裡只有廢墟殘骸的家,像是打定主意要把整個房子的模樣烙進腦中一樣用力地看著,然後微笑地撲進了一旁Riddle的懷裡。

  下午的陽光很溫暖,Harry拉著Riddle爬上附近的小山丘,往下看著整個Godric's Hollow,然後在Riddle的鄙視下在草地上滾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對方看不下去把滿身草屑的他撈起,抱入自己懷中。
  他們兩人在大樹下吻了一遍又一遍,Harry幾乎站不穩腳步,只能不甘心地瞪著還游刃有餘的黑髮青年,然後不滿地跑開。
  站在山丘頂,Harry眨著翠綠的雙眼,看著那同樣專注地凝視著自己的美麗紅眸。

  "Harry."

  薄唇輕掀,吐出的呼喊帶著濃烈的情感。
  Tom Riddle看著那被拋棄的救世主,緩緩伸出穩穩握著魔杖的手。

  「如果世界不要你,就給我吧。」

  Harry Potter感覺到陽光把他後背曬的溫暖發燙。
  而他背對太陽,面向著他的全世界。

  "Avada Kedavra."



    *



  今天是Harry的十一歲生日,Lily跟James一大早就幫他準備了一個大蛋糕,因為下午要去Diagon Alley買Hogwarts的上課用品,所以他們決定提早慶生。
  結果蛋糕有一半在Sirius跟同樣前來祝賀的Snape吵架時被當做武器互丟扔掉了。
  這讓Lily很生氣,但其實Harry沒有那麼在意,因為看見平時總是繃著臉的Snape沾滿奶油的臉還真的挺好笑的,不過他也沒膽在對方眼下爆笑出聲——尤其是對方還是他未來的魔藥學教授——只能在Snape與Sirius被自家母親一邊碎碎念一邊領去浴室清理時跟著父親以及Remus放聲大笑。
  下午時他們全部一起陪Harry去Diagon Alley買東西,雖然Snape冷著臉說他只是剛好要去買魔藥材料所以順路,不過Harry知道母親的這個好友其實是面惡心善,從以前開始只要Harry感冒或受傷他就會第一個抓著魔藥出現在Potter家的壁爐。
  他一手抓著Sirius一手牽著Snape,辦好Lily吩咐他站在兩人中間充當緩衝的任務,不過一想到自己就要進Hogwarts還是難掩興奮,好奇地東張西望。
  「注意。」握緊了Harry的手輕輕拉住他,才沒讓男孩踢到一塊掀起的地磚往前撲,Snape微微蹙起眉,看起來有些不高興男孩的魯莽,「天生的Gryffindor。」
  「Potter家一向都是Gryffindor,這是理所當然!」聽出了男人平鋪直述中的諷刺,Sirius不悅地哼了哼,從喉嚨發出低吼。
  「可是我也很喜歡Slytherin!」Harry晃了晃被兩個男人緊緊握住的雙手,有點興奮地說。
  "What!"
  Sirius驚嚇地叫了出來,而Snape雖然也有點驚訝但只是挑了挑眉。
  「Harry!你不可喜歡Slytherin!Slytherin都是一些高傲自滿又自以為是的傢伙!」Grffindor的黑狗狠狠瞪了眼笑的很刻意的Slytherin院長。
  「可是Sev很好啊,我很喜歡Sev。」Harry對著Snape燦爛一笑,有些撒嬌地往男人那邊靠了靠,得到了臉色難得放鬆的魔藥大師溫柔的揉揉頭髮做為鼓勵。
  「當然我也喜歡Padfoot喔。」
  可是這句補充已經完全被黑狗教父的怒吼徹底淹沒,顧不得Harry就走在兩人中間,Sirius再次與男孩未來的魔藥學教授展開新的一場唇槍舌戰。

  "Moony."
  Harry聰明地離開了兩個完全不顧時間地點當街吵起來的男人,走進Flourish and Bloots尋找幫他進來買上課用書的褐髮男人。
  「怎麼了,Harry?」Remus把初級變型學從書架上拿下來,看著Harry抱著剛剛買的長袍搖搖晃晃地走進來,「你不是跟Padfoot他們去買坩堝嗎?」
  「教父跟Sev吵起來了。」
  "Oh."
  Remus輕笑了起來,對Harry眨眨眼。
  "Don't tell Lily, OK?"
  咧開大大的笑容,Harry對著Remus重重地點了點頭。
  「那麼Harry,有什麼事呢?」笑瞇瞇地摸了摸男孩的頭,Remus忽然又有些擔憂地開口,「是傷疤又感覺熱熱的了嗎?」
  「沒有。」搖搖頭,Harry眨著與Lily如出一轍的美麗綠眸,用著哀求的眼神看著Remus,「我想去Florean Fortescue's Ice-Cream Parlour。」
  「又想吃冰淇淋?」看著Harry撒嬌的表情,Remus哈哈笑了起來,「趁Lily與Prongs去買你的貓頭鷹,快去快回。」
  「嗯!」

  Harry踢著石磚路上的碎石頭,開心地穿過Diagon Alley中川流不息的巫師女巫,開心地往冰淇淋店跑去。
  還沒走進店門,Harry便因為那些飄散在空氣中的甜甜香味愉悅地瞇起了雙眼。
  "Oh!"
  剛要踏進冰淇淋店,男孩便因為額頭突然傳來的灼熱停下了腳步。
  Harry的額上有個很特別的閃電形疤痕,聽Lily與James說那個疤痕從他出生時就存在了。
  沒有人知道原因,連St. Mungo的治療師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傷痕,不過因為沒什麼影響,除了連Snape調配的去疤藥膏也沒辦法把疤痕除掉之外,眾人也就覺得無所謂。
  等到Harry懂事後,他才發覺自己的疤有時候會突然傳來陣陣溫熱,有時候則是激烈的灼熱,不過並不會感覺到疼痛,當他把這件事父母講的時候,他們又開始擔心了起來,可是始終查不出原因,也只能多多觀察。
  Harry不好意思跟別人講的是,其實那陣溫暖的灼熱感覺其實就像人吻在他的額上一樣。
  每次當他心情不好、難過想哭,或是憤怒想尖叫的時候,他都會下意識地揉著自己的疤,然後感覺疤痕傳來的陣陣暖意,彷彿有人在溫柔地親吻著安撫他。
  Harry知道這個疤痕對他不會造成危害,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他很喜歡這個閃電形的小麻煩。

  按著額頭,那陣灼熱雖然並沒有如往常那般散去,但也沒那麼熱了,因此Harry重新提起精神跑進冰淇淋店,沒想到一個不住一剛巧撞上了出來的那個人,那人似乎也沒想到會有人直衝他腹部,一個不穩竟然就被Harry撲倒在地上。
  「Oh!Merlin的馬甲內衣!我很抱歉!」Harry困窘地從男人身上爬起來,頭上的熱度又再次上昇,這次意外難受地讓他有點想尖叫。
  男人沒有說話,他只是帶著同樣跌倒的Harry一起站起身,然後拍了拍Harry的頭。
  Harry抬起頭,望進了一抹美麗的血色之中。

  「每次見面都很令人驚喜呢,男孩。」

  Harry愣愣地任由長的十分俊秀帥氣的男人牽著他走Fortescue's的露天座位坐好。
  「請你吃,新口味。」男人輕笑著,將剛剛即使跌倒依舊穩穩握在手裡的冰品推到了Harry眼前,「草莓煉乳。」
  眨眨眼,Harry感覺道額頭上的疤好像要爆炸了,又燙又麻地讓他的雙眼頓時盈滿了淚水。
  看見男孩突然的哭泣,男人像是想起什麼地露出一抹充滿歉意的笑。
  「Oh,抱歉,我忘了。」
  紅眼男人小心翼翼地傾身向前,輕輕的吻落在男孩飽滿額頭上的閃電傷疤。
  疤痕立刻不痛了,Harry Potterr吃驚地眨了眨眼,瞬間羞紅了臉。

  他覺得自己似乎等了男人、等了這個吻很久很久。

  「Excuse me,先生,請問……」乾澀地嗓音弱弱地想起,Harry發現自己必須費盡力氣才能阻止自己想要衝進那個對自己笑得很溫柔的男人懷裡的瘋狂衝動。
  「我是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男人的手指輕撫著男孩柔軟的臉頰,輕輕擦去不斷從那翠綠雙眸中滾出的淚水。

  "Tom, Tom Riddle."

  曾經夢想是黑魔王的紅眼男人看著前任救世主哭的像是迷了路的小孩。
  「你可以叫我Tom或是Riddle,不過我比較喜歡Voldy。」
  " 'Voldy' ?"
  對於這個沒什麼理由的稱呼似乎有些疑問,Harry軟軟地重複了一遍。
  然後Harry Potter看見Tom Riddle笑的像是找到了他最心愛的寶物的孩子。
  薄唇微微勾起,Riddle看著被他親自標記著靈魂的男孩,翠綠的雙眼滿滿都是自己。

  「專屬於你,我的男孩。」

  這是他擁有過最美麗的世界。
  而一切都是這麼甜蜜完美。















。後記。

本篇靈感來自【TR|HP】死法的選擇*何羿無
感謝阿無畫了個如此痛痛又帥帥又萌萌的短漫wwwwwwww
愛死你了wwwwwww

魔王陛下靠張臉就可以征服世界了啦(痛哭
最後一段給教授跟狗狗教父吃了一點甜頭,雖然還是教授贏了(?
Harry在過去被殺死之後靈魂就回到了原來應該要出生的時代去
結果Voldy還是做了唯一一個魂器,就是Harry
但只是純粹標記用,沒任何其他用意,真是獨佔慾強大的老男人
因為沒有了黑魔王所以對蛇院的偏見就沒了黑巫師那一條
Harry的疤也不會痛,只是會熱熱的
最後是因為Voldy太興奮了(ry所以不小心弄痛了Harry(咦

有人說不太理解為什麼Harry還是一心求死
就阿無當初的設定與我的理解,被魔法世界排斥追殺的Harry回到過去找死的時候其實已經精神崩潰了
我讓Harry絲毫不在意歷史走向,不遵從時空守則把未來的事全說出去,也不阻止Riddle踏上黑魔王的路就是一個精神崩潰、完全放棄一切的表現
而Harry又偏偏又喜歡上了Riddle
讓Harry意識到自己殺了人、那個人還是自己喜歡的人的恐懼使他無法承受
Voldy算是幫他完成心願,也是為了救他的精神
雖然很殘忍,可是就像Harry說的
一人一次

Voldy真是無敵最戀童癖(深情
Harry二年級12歲時撿到了黑魔王50年前的青春日記本,當時黑魔王芳齡(?)16
自己加加減減就會得到恐怖的事實了(哀傷掩面

Hogsmeade=活米村
Expelliarmus=繳械咒
Borgin and Burke's=波金與柏克斯
Godric's Hollow=高錐客洞
Diagon Alley=斜角巷
Padfoot=獸足
Monny=月影
Prongs=鹿角
Flourish and Bloots=華麗與污痕書店
Florean Fortescue's Ice-Cream Parlour=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

啊欸?Peter咧?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美好的世界。

如果我告訴你,
我看哭了,你相信不?

“如果全世界不要你,就給我吧。”
還有那個粗黑體的Avada Kedavra
這裡戳中了我的哭點。
應該說前面已經累積了,結果到這裡就大爆發。

這裡後面的我沒有去看,只是大概知道了意思。
其實我個人認為那個Avada已經是很美好的結局,所以後面HE的我不看了。

***

嗷嗷嗷嗷——
我還是看了。
其實我一直認為後來那個Harry不是前面的那個Harry。
請原諒我這個想法吧。
沒有記憶了對於我來說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了,
即使靈魂上還是那個人。
作者明白嗎?

期待作者更多TR/HP的文,
你知道這個是我的本命CP。

風紫
2012·02·18

Re:

看到有人如此共鳴我真的很開心ˊ艸ˋ
真的覺得兩個人很像
即使身邊圍繞著許多人(不管好的壞的),但總有些事只有自己才懂

在如此擁擠的世界裡他們孤單一人,直到望見了彼此。

無論結果如何,遇見了就是最美的結局

其實也曾想過就停在那裡XDD
不過猶豫了片刻後來還是加了小小一段
給他們一個童話式的結局
這兩個從小就失去童年的孩子,給他們一些些補償
我才不會說繪者大人看我停在這大概會掐死我!!!

我明白喔XD
有時候我會想
轉世(?)了的Harry已經不會是那個從小沒了爹娘、童年時總是做苦工、受盡他不想要的矚目、每年都被黑魔王追殺一次的那個「Harry Potter」了
即使靈魂一樣,但又有那麼一些不同
只是啊,總會傻傻得希望他們都能幸福呢(笑

No title

嗯,請原諒我在您寫完這麼多年後才看到這篇
還是想打感想,請隨便看看:)
雖然在過去相遇,依然改不了殺了對方的事實
雖然未來改變了,但是心已經受傷的Harry還是希望被他殺死
我覺得這是個有點美麗的「一命換一命」
最後打上自己的記號,再一次和相同靈魂的Harry相遇
也許和上一個不是完全相同的人
但是我想他們依舊是那個善良且勇敢的小Harry
相信魔王大人也會努力調教的(咦?
以上:)
about me

彧絯/labbri

Author:彧絯/labbri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day.



噗浪:糖果淹沒了星球
匿名詢問:ask

about This Planet

管理人:彧絯/labbri
連絡:birth_bysleep
    @hotmail.com



同人創作為主
生活蠢事為輔

女性向|坑坑洞洞|病
歐美圈|錯字連篇|廚

入內小心腳下



ST-Spirk
AVG-Stony
DC-Superbat
KSM-Hartwin
XMFC-Cheirk
HP-Snarry
SPN-SD|007-00Q
Doctor Who
Pacific Rim



喜好混雜請尊重各CP
所有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

artical
latest artical
latest message
link
serching
be 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